-

[]

深夜,養心殿。

寬大龍床,儘是白皙,瀰漫著曖昧。

幾番**和嬉鬨之後,眾女都疲倦的睡去了。

冇有睡去的,此刻也是美眸緊閉,臉頰微紅的裝作熟睡。

因為龍床中央,蕭皇後還在低沉的咿呀咿呀。

雖然她捂住嘴巴,但寂靜的夜裡,肯定是無法完全避免的。

一聲又一聲,極度曖昧,伴隨著秦雲的大口的呼吸聲,共同譜寫了最完美,最香豔的樂章。

約莫半炷香之後。

秦雲終於偃旗息鼓。

從背後緊緊抱著蕭雨湘,回味無窮,輕輕細語:“湘兒,怎的越來越白了?”

她美眸半睜半閉,透著慵懶,額頭和鬢髮有細密的香汗,臉頰通紅,顯得極為動人。

現在,她連抬抬手指的力氣都冇有。

紅唇微微上揚,輕聲道:“陛下不是喜歡白的嗎,所以臣妾就格外注意,就算去禦花園賞花,也都包裹的嚴嚴實實,定不會讓日光曬到。”

聞言,秦雲心中一暖。

蕭雨湘就是這麼一個溫柔,百依百順的皇後。

隻要自己說什麼,她都死死記在心裡。

就算是一件不起眼的衣服顏色,她都會按照自己的喜好穿。

難能可貴!

“噢對了,陛下。”

“今天您帶回來的那名女子,臣妾已經妥善安置。”

“她是誰?看著很有儀態跟容貌,臣妾都有些自愧不如。”

“宮女例行了檢查,說她是處子。”

聞言,秦雲眉頭一挑,微微驚詫。

司徒靜成為王妃這麼久,還是處子?

他下意識開口:“那是王……”

說了一半,立刻又收了回去,說王妃有點不合適,也難以解釋。

想了想道:“一個朋友。”

蕭雨湘翻身過來,縮在他懷中,猶如溫順小貓,從酥肩到鎖骨,大片肌膚曝光。

長長睫毛煽動,眯著眼調侃道:“陛下上那去認識這麼一個漂亮的女人做朋友,還帶回了皇宮。”

秦雲愕然,隨即苦笑。

用手颳了刮她精緻鼻梁。

“一段日子不見,你也敢跟朕這麼開玩笑了?”

“趕緊睡!”

蕭雨湘丹鳳眼閉上,紅唇勾出一個幸福的微笑:“臣妾遵旨。”

就這樣,養心殿徹底陷入安靜。

夜深人靜,蕭雨湘也緩緩睡去,實在是被折騰的太累。

可秦雲望著房梁的月光,久久無眠。

他睜大雙眼,一動不動,腦中回想著順勳王秦賜的事。

連帶著還有門閥的事。

王敏未除,又添一塊心病。

“唉。”他輕聲幽幽歎息,想不出什麼好的解決辦法。

忽然!

他的腳背一癢,察覺有人在輕踢自己。

秦雲抬起頭看去,一眼就在黑暗中鎖定了竇姬。

她青絲披散,穿著薄如蟬翼的褻衣,卻怎麼也掩飾不住那傲人的身段,特彆是她身上醞釀出的那一股風韻猶存的氣質,格外迷人!

隨便一個姿態,都性感勾人極了。

秦雲咧嘴一笑,輕輕鬆開懷中熟睡的蕭雨湘,而後躡手躡腳,挪動到了竇姬身邊。

將其抱住,完美貼合她的s線。

“乾嘛,還不睡?”

竇姬察覺到他的手上動作,抿了抿紅唇,微微一笑,風韻無比!

輕聲道:“臣妾跟陛下一樣,睡不著。”

秦雲吻了一口她白皙側臉。

“為何?”

竇姬淺笑道:“今夜,姐妹們都有份兒,就臣妾一人冇能承受帝恩。”

秦雲一愣,抓了抓頭髮。

他自己都忘記今晚臨幸過幾人,但似乎好像的確忘記了竇姬。

“那你剛纔為何不來朕的麵前?”

竇姬翻了一個風情萬種的白眼,尊貴成熟中帶著點俏皮。

“臣妾一把年紀的女人,哪好意思跟妹妹們爭寵。”

“那不是讓她們看笑話嗎?”

秦雲與她耳鬢磨腮,五指肆意妄為,道:“誰說的?”

“你這個年紀就是最美的年紀,朕喜歡的緊。”

說到這裡,竇姬也是冇忍住,笑了一聲,對於秦雲喜好姨這件事有所聽聞。

她平日裡也感覺到,秦雲對自己似乎有一種特殊的嗜好。

她不免暗自高興。

突然。

她抓住秦雲的手:“誒,等等陛下。”

“怎麼了?”秦雲眼神逐漸火熱。

竇姬無奈一笑,解釋道:“平日裡臣妾跟陛下都冇有說話的時間,那怕您夜宿千福宮,也都很少交談。”

“最多您趴在臣妾身上賣力,賣完倒頭就睡。”

“臣妾想跟陛下說說話。”

秦雲聞言,鬆開手,認真道:“好,朕陪你聊聊。”

竇姬紅唇上揚,淡然一笑,道:“陛下不用如此認真,臣妾就是想跟你聊聊而已。”

“你握著說話,也是可以的。”

秦雲忍不住笑出聲:“握著那?”

竇姬臉頰微紅,但也不羞澀,畢竟不是什麼小姑娘,抓著他的手就握住了正確位置。

嬌軀微微滑動,道:“陛下,這次回來了,還會去西涼嗎?”

秦雲暗自感歎好軟,下意識回道:“暫時不會,就算跟邊境開戰,也是等開春了。”

“盤城收複,已經達到了朕的初期戰略目標。”

竇姬點點頭,咬了咬紅唇,猶豫道:“陛下,臣妾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秦雲嗅她的體香,道:“說。”

竇姬看著埋頭的他,溫柔道:“您不該去邊疆。”

“您想想,彆說太子,就是子嗣也冇有一個,如果出了點什麼事,大夏怎麼辦?”

“臣妾在深宮多年,見多了陰謀詭計和風風雨雨。”

“所以,特彆擔心您。”

秦雲聞言,冇有反對,她說的很有道理。

也隻有自己纔敢這麼做,大臣們其實在暗地裡也抱怨過此事。

想了想道:“好,朕答應你,若無子嗣,定不去邊疆征戰。”

竇姬露出笑容。

“如此,最好。”

“陛下若是不嫌麻煩,抱著臣妾去那吧,側室有張軟床,不至於吵著姐妹們。”

秦雲挑眉:“這就說完了?”

竇姬微笑點頭:“臣妾就想說這麼個事。”

她轉身,在秦雲耳邊吐氣如蘭:“其他的,都冇有承陛下雨露重要。”

“嘶……”

秦雲倒吸一口冷氣,感受到她的微涼玉手,頓時心中燥熱。

“你這是惹火啊,今夜!”

說著,他已是將竇姬豐腰抱起。

竇姬先是做了一個噓的動作,示意彆吵著她人。

而後紅唇上揚,青絲如瀑的披散,美豔動人。

“惹火就惹火唄。”

“反正今晚陛下也夠累了。”

“臣妾不怕。”

“最好,年末,讓臣妾腹部隆起,步履蹣跚。”

聽完,秦雲口乾舌燥,呼吸一緊!

竇姬,從來不以媚態和姿勢來勾人,如果是那樣,秦雲得夜夜投降。

她僅僅是說三兩句話,就能瞬間挑起他的火焰。

不虧是風韻猶存的女人!

“好,朕今晚捨命陪君子!”

秦雲惡狠狠的說道,而後三步做一步,抱著她衝向側室。-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最新章節,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