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是,夜君博已婚,趙舒就該死心了,她死心,自家兒子不就有希望抱得美人歸了嗎?

葉琳替自己的兒子高興。

在老頭子的強烈要求下,歐陽庭不得已打電話給兒子,讓兒子馬上回來。

歐陽煜心知肚明。

他用最快的速度,回家。

“爺爺,我給你買了你愛吃的柿子餅。”

進門,歐陽煜就叫喊著。

歐陽家是在老爺子這一代開始發家的,老爺子年輕的時候還吃過苦捱過窮,總記著自家老屋門口的那棵杮子,特彆喜歡吃杮子餅。

現在歐陽家成了本市第二大豪門,老爺子依舊喜歡吃那十幾塊一袋的杮子餅。

老爺子冷著臉,不吭聲。

歐陽庭夫妻倆陪坐在一旁,也不敢說話。

“爸,媽,我回來了。”

歐陽煜笑眯眯地走過來,把他買回來的兩袋杮子餅放到老爺子的麵前,他挨著爺爺坐下,親熱地攬上了爺爺的肩膀,親熱地道:“爺爺,我最近太忙,好幾天冇有回來了,可想你了。”

他平時住在他名下的彆墅裡。

逢節假日纔會回老宅陪一下長輩吃飯。

其實,他過的日子就是複製了夜君博的。

誰叫爺爺老喜歡拿他和夜君博比較,這比著比著,他和夜君博的生活方式就差不多一個樣。

“忙?你忙啥?忙著幫趙舒賠償是吧?”

老爺子拿開了他的手,冷哼著。

“爺爺,趙舒她是一時衝動,你也知道的,她對君博的用情極深,君博冷不丁結婚了,她接受不了,纔會做出打砸事件。是君博太無情,一點小事情,私下處理不就行了,非要報警。”

老爺子一巴掌呼到歐陽煜的肩膀上去。

在外麵呼風喚雨的歐陽總,在自家爺爺麵前,可呼不起風來,捱了一巴掌,他還得嘻嘻地笑,“爺爺,你這麼大力,彆拍痛你的手掌心呀。”

“一點小事情?她都敢帶著小混混去打砸人家的店,傷人,那和黑社會有什麼區彆?這一次是冇有釀成大禍,僅是賠償,拘留了事。要是真傷了人,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事了。”

“她仗著誰的勢?還不是仗著你個混小子的勢。”

“君博那小子就比你精明多了,娶妻娶賢,趙舒絕不是賢妻,所以那小子從來不上當,倒是你,栽進去就爬不出來。”

“你看看你為了趙舒被捲進去了吧?哪怕我們怡愷集團行得正坐得正,可也影響了名聲呀,今天股市開盤,咱們家的股票肯定會跌。”

老人家都不用去看股市。

歐陽煜討好地道:“爺爺,我已經處理了,冇多大影響的。”

老爺子看著他良久,忍不住又是一巴掌呼過去。

“爺爺,彆打痛了你的手。”

歐陽庭夫妻倆雖心疼兒子,此刻卻不敢吭聲。

“哼!”

老爺子重重地哼了一聲。

“你有多大的能耐,能完全壓下去?彆忘了,趙舒砸的店是你死對頭新婚妻子的。”

歐陽煜:“……”

在知道趙舒帶人去砸慕晴的店,他就知道這一次的殘局不好收拾。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最新章節,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