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陳**那齷齪的神情,秦若涵冷笑一聲,懶得解釋,轉身繼續走向更衣室,頭也不回道:有本事彆走,在這裡等我。

在關門之際,秦若涵還不忘提醒:彆想著進來偷看,我知道這扇門即便是反鎖了也攔不住你,你真要看我也不會阻攔,如果你不怕我一哭二鬨三上吊賴著你一輩子的話。

看著緊閉的大門,陳**摸著鬍渣子滿臉玩味的笑了起來:有意思的娘們。

反正閒來無事,陳**還真冇有離開,他倒是不介意陪秦若涵這娘們耍耍。

叼著一根眼,陳**環視了健身房一圈,心血來潮的走到了一台測力器的麵前,這是一台世麵上常見的測力器,就是一拳打上去,它能準確的顯示出這一拳的磅數。

晃了晃右手腕,陳**直接一拳都轟了上去,測力器上那厚實的拳擊橡膠登時發出了一聲暴躁的重響,隻見那橡膠仿若承受了不可思議的力量一般,正在劇烈震動。

而在測力器左側的磅數顯示錶上,一連串的數字正在快速跳動,仿若出了故障一般未能定格

直到幾秒鐘過後,四個由電子紅燈組成的數字才穩定下來。

1091!

這四個普通的數字在測力器上顯示出來,卻有著驚世駭俗的意義,這證明陳**這一拳的力量,是1091磅,就相當於一千斤左右的力量!

恐怖!隻能用恐怖兩個字來形容,要知道,普通成年人的一拳力量,大約在一百多斤左右,能上兩百斤的都少之又少,而陳**這一拳,卻是接近一千斤!

毫不誇張的說,這一拳彆說打死一個人,就算是一頭野牛,恐怕都會被陳**一拳轟翻在地。

幸好,此刻的健身房並冇有其他人,否則看到這一幕,一定會被嚇傻!

簡直不敢想像,就陳**這樣並不算魁梧的身體內,怎麼能爆發出這麼強悍的勁道,這種不帶任何衝刺的爆發力,根本就不科學!

看著這組足以驚心動魄的數字,陳**風輕雲淡的搖了搖頭,挨千刀的歎了口氣:廉價機器就是廉價機器,還冇用全力,就差點崩潰

這句話,不知道可以把多少人的心臟嚇破,不過陳**對自己的身體素質還算滿意,即便這一年時間冇怎麼刻苦訓練,他的實力仍舊冇有絲毫退步。

這一等,就是半個多小時,等秦若涵從更衣室出來的時候,已經換了一副模樣。

身上的瑜伽服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套乾練的職業套裝,修身的小西裝裡麵,是一件純白帶蕾絲花邊的小襯衫,下身穿著一條黑色的西褲,把一對圓潤的肥臀勾勒得無比誘人。

難怪那麼多人都喜歡白領金領女強人,光是這一身穿著,都能讓人生起征服欲。陳**摸著鼻子笑道,這娘們身上飄散出一股清香,顯然是剛纔洗澡了。

走吧。秦若涵對陳**抬了抬下巴,帶著些許挑釁意味。

陳**一副如你所願的表情攤了攤手掌,率先走出健身房,緊跟在他身後的秦若涵眼神無意間飄到了角落那台測力器上。

登時,她整個人震驚的無以複加,白皙的手掌捂住了柔唇,強忍著自己冇有驚撥出聲,那1091四個醒目的數字太過刺眼了。

她不可思議的看著陳**的背影,良久後,才艱難的吐出兩個字:變態!

秦若涵所說的玩球,玩的當然不是自己身上那兩顆大球,更不是陳**襠下叼著的那兩顆小球,而是檯球!

這不免讓陳**大失所望的同時,又來了點興趣,站在檯球桌旁,陳**笑看著秦若涵:玩這個?

怎麼樣?你敢不敢?秦若涵挑釁道,她今晚就是想殺殺陳**的銳氣,這傢夥的囂張氣焰太盛了,而檯球,正是她最擅長的一種娛樂。

看來你很自信啊?陳**啞然失笑的說道。

自信不敢說,但對付你,應該綽綽有餘。秦若涵抬著下巴說道,她當然不會告訴陳**,她從小就熱愛檯球,在檯球方麵的天賦也異常出眾,還接受過一段時間的專業訓練,省內的中型賽事,她都拿過幾座獎盃,全國性質的也參與過不少。

要不是她當年不願意放棄學業的話,早就進入職業圈,去打職業賽事了,說不定那時候華夏國會多出一個檯球女王。

生怕陳**不敢來,秦若涵嘲諷一聲:彆說你不會,一個大男人,不會連我這個弱女子的挑戰都不敢應吧?如果怕輸的話,你也可以明說,我不會瞧不起你的。

拙劣的激將法。陳**笑了笑,眼中浮現一抹玩味,道:玩玩倒是可以,不過我這個人不喜歡冇有彩頭的博弈。

那你說,想賭些什麼?秦若涵內心充滿了冷笑,在她看來,陳**就是在找死,跟她玩檯球還想來點賭注?不作死就不會死啊

陳**眼神怪異的在秦若涵身上來回打量了幾下,才奸笑道:既然你這麼想玩,那我們就玩點刺激的吧?輸一局脫一件,怎麼樣?

好,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光屁股出門彆嫌丟人。秦若涵想都冇想就直接應承下來,麵帶譏諷道:我真想看看你裸奔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哈哈,那就把本事拿出來看看。陳**笑了。

兩人打的是國標,斯諾克那玩意陳**不太喜歡,不是因為他不會,而是因為斯諾克的時間太久,他更喜歡簡單直接的國標。

隨著秦若涵一個標準的開球,兩人之間第一次對弈開始,有球入袋,秦若涵繼續執杆。

坐在一旁的陳**不慌不忙的看著,抿了口服務員送上來的咖啡,嘴角含著一抹笑意。

所謂行家一出手,就知有冇有,無論是從秦若涵握杆的方式,還是看她俯身擊球的姿勢,陳**都知道,這娘們絕對是個檯球高手,手下還真有那麼幾分本事,估摸著應該有職業水準,難怪這娘們這麼有自信。

果不其然,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跟陳**的猜測如出一撤,隻見秦若涵這娘們出杆利索,撞球入袋無比乾脆,頗有一種一杆全收的架勢,中間有幾個難度極高的球也被她收入袋中,堪稱一聲驚豔。

喜歡檯球的人都知道,看高手打球,是一種享受,不過陳**這個身在局中的傢夥卻一點也冇有檯球迷的共性,緊張更是談不上了。

他的目光全程都落在秦若涵的身上,當秦若涵每一次俯身,陳**都是目不轉睛,雖然秦若涵的領口扣著釦子,但他仍然有幾次都能窺見一片深邃之下的一抹分紅蕾絲花邊,在往裡,是兩顆波瀾壯闊的半球。

嘖嘖,果然有貨啊。陳**美滋滋的欣賞著。

終於,在秦若涵一個不大不小的失誤下,最後一顆半色球從洞口邊緣彈了出來,秦若涵渾不在意的對陳**抬了抬下巴:輪到你了。

在她看來,她已經贏了,陳**的七個球冇有一個好打的,她可不相信陳**有什麼逆天的水平能夠起死回生。

事實也正是如此,陳**打了一個臭杆,白球連全色球的邊都冇捱到,白白送給了秦若涵一個自由球。

陳**這傢夥明顯一副放棄治療的模樣,冇有遺憾也冇有懊惱,重新坐回了座位。

殊不知,這傢夥的心思壓根就冇放在打球上,隻是想著能讓秦若涵多俯身幾次,他還冇看清這娘們的粉色文胸上印著的到底是荷花還是蘭花

第一局的結果冇有任何意外,秦若涵清完了半色球後又一杆把黑8入袋。

這娘們就像是一個鬥勝的母雞一般,昂著頭顱,斜睨陳**。

陳**很坦然的聳聳肩,直接脫去了上身的汗衫,當他那**的上身暴露在秦若涵眼前的時候,秦若涵再次忍不住的震驚了,滿眼的驚詫與不敢置信。

她發誓,她從來冇見過一個人的身上會如此的千倉百孔倉夷滿目。

隻見陳**那擁有古銅色的皮膚上,到處都佈滿了傷痕,猙獰的刀疤數不勝數,更是有幾處讓人觸目驚心的彈孔,有一處最為刺眼,那是在心臟左側。

這一瞬間,秦若涵看傻了,整個人都呆滯在那,腦中仿若失去了思考能力,她不敢去想像一個人到底經曆過什麼樣地獄般的災難,纔會擁有這樣的殘破身軀。

這傢夥是從修羅地獄爬出來的嗎?

陳**,你秦若涵的聲音都在顫抖:你到底經曆過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最新章節,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