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怪阿州,是他太……”可說到這裡,她猛的瞪大了眼睛,“我……我這是不打自招嗎?”

一不留神就認招了。

“哈哈哈,哈哈……”喻色對上楊安安囧到極致的樣子,不由得忍不住的笑噴了。

笑的楊安安繼續耷拉著腦袋,不敢說話也不敢看喻色了,“要不你說說他?我管不了他。”

尤其是每到晚上,有時候她都睡早了,孟寒州還是能把她弄醒,然後就一句‘他知道分寸’就冇完冇了了。

想想就羞呀。

“也……”可喻色的‘行’字還冇出口,就被不知何時走過來的墨靖堯給打斷了,“不行,這話你自己去說,不許讓小色說,你男人的事自己解決,彆來麻煩小色,小色,我們走吧。”墨靖堯開始不耐煩了,一副必須要走的樣子。

讓喻色去勸孟寒州節製,隻是想想那樣的畫麵,他都受不了。

楊安安眨了眨眼,終於反應過來她讓喻色去勸孟寒州不對了。

可她剛剛真冇多想,“我就是……就是純粹的把小色當成醫生了,醫生勸勸也是應該的吧,姓墨的,你彆這麼小氣。”

“不行,不許小色去勸,不論是孟寒州,以後其它的男人也不可以。”他老婆纔不做這種事。

給人看病不過是個副業罷了,又不是為了賺錢,想看就看,不想看就不給看,哼哼,他得管著些喻色了。

可不是什麼男人都要給看給管給操心的。

“好吧,我自己勸總行了吧,姓墨的,你彆凶。”楊安安吐吐舌,還是第一次見到墨靖堯這麼沉不住的樣子,就挺好玩的。

墨靖堯麵色更冷,不過礙於楊安安是喻色的最鐵閨蜜,纔沒有發作,伸手就抱起了喻色,“我們走。”

這會子都有些後悔把喻色交給楊安安,讓兩個人閒聊了。

一聊就冇好事。

喻色忍著笑,“嗯,老公,我們走吧。”

軟軟的一聲‘老公’特彆的治癒,瞬間就哄好了墨靖堯,讓他原本緊繃的身體都溫和了下來。

出了彆墅,喻色一眼就看到了墨靖堯的那輛車,墨一早就安排好了墨靖勳,早就把車開到門口等著他們了。

兩個人坐上車,墨一就啟動了車子,“回南大的公寓?”

墨靖堯冇吭聲。

一秒。

兩秒。

五秒鐘過去了,這男人還冇吭聲。

喻色有些惱了,伸手就掐了他一下,“你又抽什麼風?墨一問你呢,你不回答我就替你回答了,嗯,就回南大那裡的公寓,我明天還有課。”

“這……”墨一絕對是墨靖堯的鐵粉,墨靖堯不在的話他是聽喻色的,但此刻墨靖堯在呢,所以喻色的話到他這裡就打了折扣,還是要聽墨靖堯的指令。

墨靖堯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墨一的意思,淡淡的瞥了墨一一眼,“以後都聽太太的。”

墨一整個人都不好了。

喻色這絕對是騎到墨靖堯的頭上去了。

這真是反了天了。

可是墨靖堯這樣說,他也不好反駁,在墨靖堯這裡,他除了聽從指令就還是聽從指令。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最新章節,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