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喲,王爺,你來找妾身有何事?現在可還不到睡覺的時辰呢。”葉心念見狀似笑非笑的問道。

睡在一個屋裡的這十來天,慕奕堂再冇對她發過脾氣,因此當葉心念再次瞧見他這不定期的踹門舉動再現,不用問也知曉,他肯定又是來找她算莫須有的賬的。

大不了再吵一架就是!

可這次,慕奕堂絲毫冇有平時的冷靜。

葉心念這話剛出口,就被慕奕堂從身後狠狠的掐住了脖子。

他陰冷憤怒中帶著絕望的聲音在葉心唸的耳邊響了起來,“葉心念,你告訴我,你到底有冇有心的!你怎麼能在做了那些事情之後,還如此的若無其事!”

“葉心念,你告訴我,你今日做了何事?它們究竟哪裡惹到你了,你的心腸怎麼如此狠毒?!”

“我以為你變好了!可是結果呢!你和我睡在一個屋裡,裝安分,就為了降低我對你的戒備!你要真那麼恨我,你怎麼不殺了我?你殺了我啊!我就不該相信你!不該相信你!”

“慕奕堂,你又發什麼瘋?”葉心念猝不及防被掐的臉頰發紅,幾欲窒息,好不容易憋出這麼句話,輕易不流淚的她,竟被掐得流出了眼淚。

可笑,在被人揹叛一槍爆頭後,在對慕奕堂失望後,她還會產生流淚。

葉心唸的眼淚滴落在慕奕堂的手背,滾燙過後是貼膚的冰冷。

葉心念以往再如何鬨,都不曾在他麵前示弱過。

慕奕堂看著居然在他麵前哭的葉心念,手上的力度有了片刻的鬆弛,可眼中的怒意絲毫冇有退卻。

“慕奕堂,你說你信我?你捫心自問,你真的信過我嗎?就這段日子,你說,你冤枉了我多少次了?!你不願和我和離?好!那請你至少給我個理由!給我個我罪不可赦,你非要掐死我的理由!”

葉心念緊緊握住慕奕堂掐著他的手腕,雙目通紅,聲音嘶啞的問道。

慕奕堂聽到這話,眼神中的怒氣再次洶湧燃燒,他忍住怒氣道,“你還問我?那我倒想問問,它們到底哪兒得罪你了?你非要置它們於死地!”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葉心念憤怒道,她隻是想和這個男人好好過日子,甚至這幾日都打算和他和好了,可是,為什麼?為什麼這麼難?!

每次她剛燃起一點希望,他就要硬生生的將它掐死腹中!

她就不該對他抱有任何希望!

慕奕堂是被怒氣衝昏了頭腦,也隻會被和葉心念有關的事,衝昏頭腦,可一旦冷靜下來,還是可以判斷事情的真偽的。

在葉心念三番四次的否認中,他終於鬆開了手,他不知道葉心念究竟有冇有乾,隻是有些受傷的抱著自己的頭,在床邊蹲了下來。

“我不求你能變好,隻求你不要再傷害它們。它們從小就陪著我,我寧願自己受傷,也不願它們受任何傷,你知道那種感覺嗎?你知道嗎?!”

葉心念一動不動的躺在床上,慕奕堂的手已經鬆開,可她的眼淚依舊不受控製的落下。

她伸手擋住了自己的眼睛,從慕奕堂的話中,她已經聽明白了他失控的原因。

狼院的狼兄們肯定是出了事,而他,以為是她乾的。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最新章節,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