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時他就站在二樓的雕花欄杆處看著,看著跪在雪地裡的她。

她不認識他。

他卻很早就認識她了。

所有的記憶都倒退回了很多年前,那時的陸司爵二十歲,柳瓔珞十二歲。

他第一次見她,是在醫院裡。

她一定不知道,她十二歲的時候,他就見過她。

那天她媽媽在醫院裡,需要動手術,要很大一筆錢。

柳招娣的媽媽來了,將一疊錢用力的砸在她稚弱的身上,罵她是賤人生的小賤人。

那些錢散落了一地,她低腰去撿。

迴廊裡很多圍觀者,對著她指指點點,她卻麵無表情,清冷淡漠的將地上散落的錢一張又一張的撿了起來。

在人群裡,她很特彆。

他多看了兩眼,那天她穿了一件白裙子,低腰撿錢的時候烏髮的秀髮披散下來,他看到了她露出的半張側顏,尚且稚嫩卻已堪稱絕色。

那時的陸司爵已經20歲了,20歲的男孩子,長大了,他的朋友都開始談戀愛,暗地裡還偷偷摸摸的將片兒給他分享了,但是,他毫無興趣。

直到遇到她,這個叫做柳瓔珞的女孩兒。

他的眼睛流連在她半個側臉,她還小,但是稚嫩的五官已經清麗絕色,縱然見慣了美人的他,雙眸裡也閃過驚豔。

當時一張錢掉在了他的腳邊,被他踩到了,她過來,是半蹲著撿錢的姿勢,她將小臉抬起來,一雙清冷的翦水秋瞳望著他,“先生,你踩到我的錢了。”

這是她跟他說的第一句話。

他將腳移開,她撿了錢,然後就走了,當時她就跟他擦身而過,但是她的目光冇有再他身上多停留一秒。

陸家的君主陸司爵,站在哪裡都是最矚目的焦點,那些女孩子看著他就兩眼冒著粉色泡泡,但是她抓緊了手裡的錢,頭也冇抬的就走了。

第一次見麵,她看都冇有多看他一眼,她眼裡都是手上那疊少到可憐的錢。

但是,她彷彿在他心裡落了根,他回去就讓管家去打聽,管家說她叫柳瓔珞。

柳瓔珞。

並不是柳招娣。

陸司爵那時就知道柳家有兩個女兒,進行了一場換位人生。

柳瓔珞的生母是一個賣藝不賣身的歌女,被柳父醉酒後強占的,當時懷了孕,生下了柳瓔珞。

柳瓔珞的生母有心臟病,常年住院,為了母親,她進了柳家,成為了柳招娣的影子和血灌子,柳家給她錢,給她母親治病。

柳瓔珞。

好美的名字。

像她的人。

後來,他26歲,已經一手締造了陸氏帝國神話,常年在洛杉磯,有一天,那個跟他分享片兒的哥們找他玩,兩個人在酒吧的豪華包廂裡---

“司爵,你都好些年冇有回國了,我跟你說,這些年帝都城可熱鬨了,帝都出現了一個絕色的第一美人,這位第一美人還是一個天才少女,剛創立fly珠寶。”

“這個天才少女就是柳家的女兒……柳招娣。”

柳招娣?

時隔六年,他再度聽到她的名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最新章節,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