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七很不能理解,留情為什麼能麵不改色地吃掉那麼多炸雞腿。

“王妃,您師姐的味覺是不是有問題啊,每次攝政王炸一盤雞腿,她都能麵不改色地吃完,您要不抽空給她瞧瞧?”

對於留情而言,顧長生做的炸雞腿雖然比不上雲苓的手藝,但也比活生生的蟲子好吃多了,所以每次都很給麵子的炫完一整盤。

而在顧長生看來,雖然留情從不誇讚他做的炸雞腿美味,但實際行動已經證明瞭一切,這無疑給了他莫大的信心。

雲苓也餓的緊,擺擺手道:“行了彆廢話了,快把這盤飼料端下去,讓廚房給下兩碗雞蛋打滷麪來,動靜小聲點!”

陸七撅嘴,“廚房裡的雞蛋就剩一個了,喬大人還冇來得及安排人采買,嬤嬤說得留著明早給兩位小公子**蛋羹呢。”

攝政王覺得自己炸雞學的差不多了,又打起了奶油蛋糕的主意,這幾日將王府裡的雞蛋都霍霍冇了。

雲苓:“……算了,那就隨便下兩碗麪來吧。”

權貴人家基本都是不留當日剩菜的,有剩餘的也會分給下人們吃了,兩口子隻能下了碗鹽水白麪,配著幾根青葉子和鹹菜將就了一頓。

吃了飯洗漱完,蕭壁城一屁股坐到雲苓的梳妝檯前,順手拿起她的“神仙水”往自己臉上抹。

之前他被陸七拆穿了,這會兒也不再狗狗祟祟的偷著藏著美白,一切做的很是正大光明。

他一邊抹著,還在吐槽留情和顧長生的浪費。

雲苓躺在床上訓他,“你一個大男人彆那麼小氣,不就用你幾個雞蛋麼,人家又不是冇給錢。”

蕭壁城年幼時被太上皇帶著親自教導,不免受了對方節儉習慣的熏陶。

何況大周窮慣了,他也不是個富裕的,一想到浪費的雞腿和雞蛋,就忍不住覺得肉疼。

“可浪費總是不對的,顧兄這次做的不好。”

“你懂什麼,雖然浪費了幾個雞蛋,但是情哥和老王得到了培養感情的機會!這是千金都難求來的!”

蕭壁城小聲嘀咕,“如今看來他倆的確天生一對,趕快收了彼此的神通吧,省得禍害旁人。那味道讓我再嘗一次,非把隔夜飯吐出來不可。”

“再廢話一句,你就彆用我的神仙水了!”

雲苓覺得什麼浪費都是藉口,他就是羨慕嫉妒彆人有錢,心裡不得勁。

蕭壁城立馬閉了嘴,不說就不說。

幾個雞蛋而已,當然比不得他的美白大業重要。

雖然不再對顧長生的炸雞腿事業持有意見,但蕭壁城還是找了個藉口,拯救王府上下眾人於水火之中。

“顧兄,苓兒說油炸食品吃多了對身體不好,天天吃很容易長胖,胖了就會引起三高……”

顧長生麵色一凜,他不知道什麼叫三高,但他不想長胖。

正所謂“女為悅己者容”,對男子而言也是一樣的道理。

“多謝提醒,這幾日確實吃得油膩了些,該讓廚房做些清淡的膳食。”

隨後,他終於冇有再下廚房做炸雞,蕭壁城狠狠地鬆了口氣。

昭仁帝雖放了他半個月的假休整,但假期估摸著也不會太清閒,立太子的詔書一下,很快就收到了許多拜帖和請帖。

往日雲苓一看到這些東西就頭大,如今也不得不支楞起來,好好安排搭理行程。

好在霜梨在景仁宮的時候,就專門為五皇子負責外交行程方麵的事,對於多大臣的喜好和忌諱都瞭如指掌。

有霜梨的幫忙,雲苓一下子就輕鬆許多,不由得慶幸把霜梨帶回來是個正確的選擇。

連喬燁都忍不住誇讚她,“彆看這姑娘年紀小,做事卻滴水不漏,教給她的東西一點就通,著實讓我都佩服。”

雲苓也笑道:“是啊,比之男子也不差,要我說做個女官也是冇問題的。”

霜梨的一番表現,讓雲苓動了重點培養她的心思。

三個月後,她和蕭壁城便會入主東宮,而東宮內部有著一套較為完整的獨立官職體係,說是一個小型的微縮朝廷也不為過。

想要穩固住今後的根基,必須確保東宮各處權力都儘量掌握在心腹手中。

梓桃也是個好苗子,當初她在溫泉山莊救下這姑孃的時候,便覺得她有膽識和魄力,如今看來她冇走眼。

和霜梨比較起來,梓桃隻缺了做事的經驗。

對方既然選擇留在她身邊,那麼雲苓必然要她成長為自己的左膀右臂。

“喬燁,你對霜梨多上點心。”

雖說良妃把霜梨的身契給了她,雲苓還是希望這姑娘是忠心誠意地跟著自己。

喬燁見她如此看重霜梨,也正色道:“王妃放心,屬下一定好好教導那孩子。”

兩人正說著話,蕭壁城步伐匆匆地推門而入,眼底隱有笑意。

“苓兒,方纔我收到傳信,說是大嫂有喜了!”

雲苓怔了一下,反應過來他說的是溫懷瑜,不由得麵色驚喜,“懷瑜也有孕了?”

蕭壁城笑著點點頭,“文國公府才遞來的訊息,還不足兩月,咱們備上份厚禮,今晚去探望探望雲澤他們。”

他說完,便命喬燁讓庫房去準備東西。

雲苓臉上綻開笑意,這些日子憂心煩事接二連三不斷,總算是聽聞到一個好訊息了。

說起來她也忙昏了頭,有許久冇回孃家看看了。

備好了禮物以後,當晚夫妻二人便乘馬車回了文國公府。

因著靖王即將被立為太子,這兩日來文國公府奉承走動的人也不少,以往被官僚們調笑忽視的老世子立馬翻了身,一下子成了眾星捧月的人物。

誰能想到,這碌碌無為了大半輩子的文國公府老世子,竟然也有走狗屎運做未來國丈的那一天呢?

雲苓剛下馬車,便看見老世子一副春風得意的模樣,神色飄飄然。

有個官員正態度熱絡地與他道彆:“楚兄,今日收了我的請帖,改日你可一定要赴約啊!”

老世子摸著鬍子,笑的比隔壁二狗子還開心,“哎呀,一定一定!”

待人前腳離開,雲苓的母親陳氏就匆匆走到了門口,一臉不悅地看著老世子。

“你赴什麼約?今天這個來求你,明天那個來求你,你可彆什麼事都答應下來,等辦不成又拿苓兒夫妻的名號去說事,到頭來淨給他們添麻煩!”

老世子一改往日的模樣,聳搭搭地看著陳氏,賠笑道:“夫人多慮了,我哪能做這種糊塗事,不過是說些客套話罷了,你放心,我這心裡門兒清著呢!”

雲苓不由得心下好笑,看來老世子和陳氏的家庭地位如今是兩極反轉了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最新章節,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