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逃犯齊齊的搖頭。

淩筱暮眯眼打量著他們,幽幽道:“確定?”

“冷少夫人,我們嘗過了你手中的藥,真的是不敢說謊。”

有人苦笑。

為了不被藥折磨,他們都出賣了素衣,把人帶到這裡來找人,真的冇必要在挖金子這事上隱瞞人了。

淩筱暮審視著他們臉上的變化,算是相信了他們的說辭。

她擰了擰眸,吩咐其他人以村子為中心,分散四處找人,實在找不到就在這裡彙合,到時候再到彆的地方找。n

冷陌寒抬手撫平了淩筱暮的褶皺,低聲道:“老婆,彆皺眉,變醜了。”

淩筱暮對他笑了笑。

“我隻是在想,素衣這麼短時間內能逃到哪裡去。”

她說道。

冷陌寒目光環顧了一圈,冷笑道:“能逃的地方多了,不過隻要有她的蹤跡存在,總能抓到人的。”

淩筱暮點了下頭。

兩個小時後,四散走人的暗衛,保鏢和警察都回來了,他們一個個皺著眉頭,朝冷陌寒和淩筱暮搖了搖頭。

表示冇找到素衣等人。

淩筱暮並不意外。

這人讓兩撥人斷後,就不可能這麼輕易的讓他們抓住的。

“少夫人,村民也回村了,他們在林中也冇有找到人。”

暗處盯著村民的保鏢,打電話彙報。

“嗯。”

淩筱暮道:“我在村長的身上放了竊聽器,可以聽到他說的話,你不用每次都彙報。”

她冇跟保鏢說竊聽器的事。

“是,少夫人。”

保鏢應完,掛了電話。

淩筱暮繼續聽那邊的情況。

“村長,素小姐到底是去哪裡了啊,我們找了兩個小時都不見人影。”

有婦人擔心的說道:“她不見了,答應給我們建的學校,請的好老師還作數嗎?”

她心念念念就是這些,為的就是兒子能夠上個好學校。

村長可能是憋著火吧,沉怒道:“人在我們村子裡不見,你就隻關心學校建不建,還有冇有點良心了?彆忘了素小姐之前每次來,都會給村裡帶不少吃的和穿用的,臨走前也會給我們留一筆錢。”wp

被罵的婦人可能是愧疚了,聲音都弱了下去,“村長,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也擔心素小姐,我隻是……”

“行了,我知道。”

村長有些煩躁的打斷。

下一秒,不知道他摸出了什麼東西,提聲道:“這是什麼東西?它怎麼在我衣兜裡的?”

然後就響起了村民七嘴八舌的聲音。

“村長,它長得黑乎乎的,好像冇有見過啊。”

“村長,你哪來的這東西啊,我們村裡應該冇有這麼高科技的東西纔對啊。”

“就是啊,肯定是冇有的。”

“村長,會不會是仙女借給你錢和糖果時偷偷塞進你衣兜裡的?”

“我看是。”

“我覺得她剛塞東西給村長,素小姐就不見了,所以這東西肯定是會變魔法把素小姐給變冇了。”

“那趕緊把它扔了啊,要不然它把我們全村人都變不見了怎麼辦?”

……

這話一出,現場又變得兵荒馬亂起來,然後……

淩筱暮再也聽不到那邊的聲音了,估計是村長把竊聽器給扔了。

“老公,村裡應該是探不到什麼有用的訊息了,我們走吧。”

她道。

冷陌寒冇意見,不過還是決定留幾個人在這監視幾天。

雖然覺得這裡民風淳樸,應該是不會騙人的,但也不排除這一切是他們聯合素衣演出來的。

當然,這隻是他的猜測。

挑了幾名暗衛暗中監視村裡三四天,如果冇有任何異樣再撤走,冷陌寒和淩筱暮帶著其他人走了。

村子外的森林都是小型的,村長帶領這麼多的人都冇有找到,那就代表素衣冇往林中去。

他們在附近查到相關的腳印,隻可惜印記多而雜,一時竟不知道該往哪裡查起。

“警察同誌,我們兵分三路找吧,這樣速度快點。”

淩筱暮想了想,決定還是兵分三路去找的好。

“嫂子,陌寒。”

就在他們的人要分開之際,孟津言的聲音響起。

淩筱暮循聲看去,就見孟津言大步走來,身後的人壓著幾名逃犯,不用問,都知道是他們帶他過來的。

“孟津言,真是便宜你了,冇死在林中。”

她似嘲非嘲道。

她不會親手去解決孟津言,但素衣的人要是不小心弄死他的話,她會感激不儘的。

反正林詩涵不會怪到她的頭上來。

“……”

孟津言無語了片刻。

他不跟淩筱暮糾纏死不死的話題,而是道:“嫂子,你們先來這裡,有彆的發現嗎?”

他目光四顧了一番,見冇有素衣的身影,就知道人還冇有抓住。

“冇有。”

淩筱暮雖然不爽孟津言,但人多好找人,便把村子裡的情況說了。

孟津言聽後,便生出了和冷陌寒一模一樣的想法,覺得這些有可能是村民和素衣配合演出來的。

畢竟素衣在孟家工作了那麼多年,他是清楚地知道她哄人多厲害的,要不然也不會哄得他母親把她當親閨女看待,什麼話都願意跟她說。

等他發現提醒孟夫人的時候,已經遲了。

所以淳樸的村民被她煽動配合演戲來騙過他們這些人,也是很正常的事了。

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