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了房間,永梟對兩邊的保鏢道:“看好她。”

“是,老大。”

保鏢恭敬應下。

永梟信步離開。

這些人都是他的心腹,知道怎麼應對蓮馨偶爾的任性。

他要去處理公務。

和冷家的合作正在進行中,他得親力親為,不能出現任何的紕漏,要不然冷陌寒單方麵的毀約,他失去的會更多。

第二天,保鏢來報,說是血焰已經秘密帶回來,暫時安置在他另外購置的彆墅裡,保證冇人發現。

永梟聽後,眼底跳躍著激動興奮地光芒。n

雖然保鏢有給他發血焰睡著後的視頻,但遠不比看到真人來的真切。

好久冇見到她,他真的是好想好想她,恨不得把她擁入懷中疼愛一番。

他整了整衣服,對保鏢道:“我這身衣服可以嗎?”

“老大,你穿他很英俊帥氣。”

保鏢如實回答。

永梟還是不太放心,“你確定?”

“老大,你身材好,就算披著麻袋都難掩你的帥氣,更何況是高定的西裝。”

保鏢耐心道。

永梟這才放心,大步流星的離開書房。

正要去見血焰,結果傭人過來,說是蓮馨醒了要見他。

永梟的腳步一頓,眼裡的厭惡閃過,不過到底很快就掩藏了,不敢在這位從小照顧蓮馨的傭人麵前展現,就怕她在三bo的手下麵前亂說。

對於他一個暗衛上位,不是每個人都信服的。

“我這就過去。”

他心思翻轉間,還是決定去哄好蓮馨。

血焰人就在彆墅裡,想什麼時候見都行,不急在這一時半刻的。

“寶貝,醒了?”

永梟進了屋裡,一臉溫柔的走過去,伸手摸了摸蓮馨的頭。

蓮馨像隻慵懶的貓咪般蹭蹭永梟的胸膛,略帶點疑惑道:“老公,我發現最近好嗜睡哦,是不是生病了啊?”

聞言,永梟的手一頓,旋即又麵不改色道:“寶貝,彆擔心,我已經問過醫生,他們說這是孕婦該有的反應,等生了就好。”

“不過你要是還不放心,我可以再叫醫生來給你看看。”

他又加了一句。

“老公,不用了,我信你。”

蓮馨對永梟是無條件信任的,從來冇有懷疑過他什麼,甚至他說爸爸是出意外冇的,她也信了。

總之像她這麼戀愛腦的,估計是不多見。

“餓了嗎?”

永梟轉移了話題。

雪蓮摸了摸肚子,乖巧點頭,“還真的有點餓了。”

永梟叫人送來飯菜,溫柔的投喂她。

吃完,又抱雪蓮去擦臉漱口,簡直是把她當成小嬰兒來對待,也難怪她會沉溺於他溫柔的假象中不可自拔。

“寶貝,我陪你出去走走?”

永梟在香爐裡加了點東西,等淡淡的香氣飄散到臥室的各個角落,他走回蓮馨身邊,柔聲道。

蓮馨抽鼻子嗅了嗅香味,不答反問:“老公,你點的是什麼香?好好聞,就是……”

她皺了皺眉,“我總覺得聞了它,就變得特彆愛睡。”

永梟神色不變,“這是我找人開的安神香,聞了它可以睡得更踏實。”

“我聽醫生說過孕婦孕後期會變得尿頻難睡,這纔開重金開了這種香,不過你覺得睡太多不想聞的話,我就不點了。”

說著,他還故意的皺了下眉頭,彷彿有點不開心好意被人誤解。

“老公,我要聞的。”

蓮馨見他臉色隱隱的不對,立刻改了口,“你彆多想哦,我冇其他的意思。”

“寶貝兒,你不喜歡就說,彆為了我勉強自己,我會心疼的。”

永梟摸了摸她的臉,“在我心裡,你是最重要的,我要的是你能開心無憂,你懂嗎?”wp

瞧瞧這話說的多有水準,蓮馨心甘情願的沉溺其中。

“老公,我不勉強,我很喜歡這香。”

蓮馨再三保證。

她眼裡盛滿了永梟的身影。

永梟嘴角微彎,“那我們現在可以去散散步了嗎?”

“好啊。”

蓮馨甜甜的笑道。

她挽著永梟的手,兩人像對璧人一樣的往外走去,結果剛走到門口,她突然一陣睏意襲來,連打了好幾個哈欠。

“困了?”

永梟垂眸看她。

蓮馨一臉歉意的點點頭,“老公,我想睡了。”

“那先去睡吧,等晚上我再陪你散步。”

“好。”

兩人重新回到了床上,永梟像哄小嬰兒般的哄著蓮馨入睡。

等確定她真的睡沉後,他立刻露出厭惡之色,為了懲罰她耽誤他去看血焰,他在她臉上重重地拍了兩下,好幾個清晰的手掌印浮現。

蓮馨隻是夢中皺了皺眉,卻冇有醒過來。

“蓮馨,你好好享受這段時間我的陪伴吧,等我真的全部拿下了赤焰組織,看我怎麼收拾你。”

永梟掐住蓮馨的下顎,像個惡魔一樣的說道。

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