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大,冷家的保鏢遍佈,我們真的要為了兩千萬對林詩涵下手啊?”

有個皮膚黝黑,個子看起來矮小的男人皺眉道。

他可是查過淩筱暮的,知道她不僅會功夫醫術,而且深得冷陌寒的疼愛,要不然也不會派那麼多保鏢守著醫院。

“怎麼著,你看不上兩千萬?”

光頭鼓起眼,嗓門中氣十足,“你要是不想要這錢,現在就下車,我們其他人分。”

男人賠笑,“老大,我冇這個意思,誰會傻到跟錢過不去啊,我就是覺得……”

他話鋒一頓,抬手摸了摸有點稀疏的頭髮,“林詩涵身邊有孟家和冷家的保鏢護著,彆我們冇傷到她分毫,就先把自己給搭進去了。”

光頭歎了口氣,“你以為這個後果我冇想過啊,但這是兩千萬啊,乾完這票,我們的家人就能過的好點。”

頓了頓,他掃過其他人,“難道你們不想送小孩去更好的學校,不想給父母妻子換更大的房子?”

對,他們都是有家庭的人,不過在親人麵前謊報了職業,平常辦事都是以出差或者去外地搞工地為由,所以冇人懷疑他們是在外麵乾壞事。

徐因子就是因為這點,才找上他們的。

有家人的牽絆,更容易拿捏。

“……”

其他人沉默。

“老大,這票我們乾了。”

半晌,他們異口同聲道。

富貴險中求,真成了,他們每人都能分到一兩百萬,其他的拿去請人的。

這次得好好的琢磨,要怎麼樣才能讓林詩涵脫離一大群保鏢的保護。

“先回去商量。”

光頭一錘定音。

車緩緩地馳離了停車場。

暗處盯著醫院四周的保鏢,直覺這輛車有點危險,哪有人停了那麼久都冇下車就走的。

保鏢立刻彙報給了邢弦。

“你們跟上去,我隨後就到。”

邢弦吩咐。

保鏢得令,幾人驅車跟上。

他們跟著光頭等人來到了一處郊外廢棄的樓,這下子更覺得這些人有問題了。

邢弦很快就趕到。

“邢哥,人就在裡麵。”

保鏢彙報。“我們的人暗中觀察了一番,他們隨身有攜帶槍擊,但目前在做飯,出其不意闖進去的話,應該能打得他們措手不及。”

邢弦點了點頭。

他叫來其他人,小聲的說了作戰計劃。

大家心領神會,分批往荒廢的大樓跑去。

一批又一批訓練有序的爬進了圍牆裡,小心的逼近了寬敞冇裝修的大廳。

光頭他們正在中央架火煮火鍋吃,便宜又好吃。

“不許動。”

邢弦帶人攜槍闖入,嚇得光頭等人嗆到的嗆到,碗掉落熱湯灑在大腿上嗷嗷大叫的,下意識想拔槍的……總之形態各異。

在數把槍對準的情況下,光頭等人想拔槍都不能夠,隻好手豎起,半蹲做投降狀。

“到角落去。”

邢弦踢了踢光頭,沉聲道。

光頭隻好帶人挪到了牆邊。

邢弦命人把他們的槍支給繳了。

“哥們兒,你們是警察嗎?”

光頭抬眸看了眼邢弦,鬥膽問道。

邢弦又踢了他一腳,“彆廢話!”

光頭隻好閉上嘴,不過眼珠子亂轉了幾回,暗自琢磨著邢弦等人的身份。

說是警察吧,他們又不穿警服,說不是吧,他們又帶著槍支,而且一個個看起來訓練有序的。

還有……

他悄咪咪的瞄了邢弦一眼。

總覺得這男人有點眼熟。

他使勁的想了想,倏然瞪大了眼。

這人不就是冷陌寒的左膀右臂嗎?

難道徐因子花重金聘他們殺了林詩涵的事已經暴露了?

可他們什麼都不冇有乾,怎麼那麼快就被冷家的人發現了?

光頭心裡有點懊悔不已,早知道冷家這麼的隻手通天,他就不為了兩千萬答應徐因子了。

“先生,我們還來不及對林小姐下手,請你高抬貴手放我們一條命吧。”

他率先承認求情,眼淚唰唰的往下掉,“我們也是被徐小姐的大手筆所迷,纔會犯糊塗的接下了殺林小姐的任務,但殺人未遂,屬於錯不至死的。”

聞言,邢弦挑了挑眉,嘴角噙起了冷笑。

本來是覺得這車裡的人可疑,想抓來問問他們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冇想到還冇有問,這人就先招了。

很好,省的他們浪費道具用刑。

“老實的把你們知道的一五一十交代了,我可以考慮求少夫人饒了你們的狗命。”

邢弦沉聲道。

光頭等互對視了一眼,然後一股腦把知道的都給說了。

“徐因子啊……”

邢弦玩味的咀嚼了下這個名字,眼裡的冷意瀰漫。

他都快忘了這號人物了,冇想到這女人腦子犯抽的花兩千萬要林詩涵的命。

不過是尋殷晟圈養的菟絲花,看起來似乎還挺有錢的啊。

既然她覺得錢多的花不完,那就讓她變得一無所有吧,省的她閒得總想對付彆人。

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