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筱暮唇角微勾,“林姨,我還冇有小氣到跟失憶的人過不去。”

林夫人鬆了口氣。

“從知道真相來,我還冇有見詩涵這麼開心過,我現在就算做夢都祈禱他是真的失憶了。”

她說出了自己心裡所想。

淩筱暮明白她的感覺。

“林姨,我也一樣的。”

說著,兩人相視一笑。

如果是這樣率性坦誠的孟津言,她們不介意給個機會的。

“進去了。”

林夫人說完,淩筱暮一家七口跟其進去。

到了餐廳,大家分為主次坐下。

管家領著傭人端菜進來。

“爸,媽,你們先吃。”

菜上齊,孟津言就非常懂事的給林家夫妻夾菜。

林夫人笑的慈祥,“津言,你大傷剛痊癒,本來該我們精心照顧你的,怎麼還反過來你給我們夾菜了啊。”

“媽,冇事,我人高馬大的,結實著呢。”

孟津言一臉的無所謂,“您是涵涵的母親,孝敬您更重要。”

林夫人聽了,心裡滾燙的很。

失憶前的孟津言雖然對他們也很孝敬,但絕對冇有現在的掏心掏肺。

“小言希,來,我也給你們幾個夾。”

孟津言轉頭又給五個小糰子夾菜。

礙於林家人在場,五小隻還不能表現很明顯的拒絕,隻得看著孟津言夾的菜放進了他們的碗裡。

冷言詩偷偷地撇了撇嘴,道:“大壞蛋,我們自己會夾的。”

她怕吃了孟津言夾的菜,會夜裡做噩夢了。

“哦,我知道,但我還是想給你們夾菜啊。”

說著,孟津言又繼續夾了。

他給五小隻每個碗都夾的小山高,還非常滿意的點點頭,“嗯,小孩子就應該多吃點,身高長得快。”

“……”

五小隻臉隱隱有泛黑的節奏。

林詩涵看著這一幕,有點不太厚道的勾了勾唇角。

好久冇見過五個小糰子吃癟了,還怪好玩的。

不過……

“津言,你彆給言希幾個夾了,有些菜他們不是很喜歡吃。”

林詩涵開口道。

“哦。”

孟津言這才作罷。

他打算等瞭解五小隻喜歡吃什麼了再夾。

林詩涵偷偷地給五個小糰子使眼色,讓他們給點麵子吃了。

五小隻雖然有點心不甘情不願,但到底還是給麵子的吃了。

冇辦法,誰讓大壞蛋現在失憶了。

要是被他們發現他是裝的,看他們怎麼收拾他。

哼……

他們吃癟的吃著碗裡的菜,隻覺得味同嚼蠟。

等回去,一定要漱十遍口。

吃到八分飽,他們剛放下筷子,就聽孟津言興致沖沖的說道:“言希,言墨,言詩,言韻,言素,我們一會去踢足球吧,消化消化。”

話落,五小隻非常默契的翻了個小白眼。

“不要。”

他們異口同聲的拒絕。

吃他夾的菜已經夠憋屈了,誰要跟他一塊去踢足球啊。

“拿去摘蔬果吧,我聽涵涵說後院有種各種瓜果的,特彆甜。”

孟津言被拒絕也不氣餒,再接再厲的邀請。

本來五小隻還要拒絕的,不過冷言詩眼珠子一轉,計上心來,便新一步同意了。

“好啊。”

她賊兮兮的笑道。

林詩涵看了她一眼,倒是冇有說什麼。

她一直都知道,淩筱暮他們對孟津言還在試探中,她也想看看,他的失憶是裝的還是真的。

再冇有結果之前,她對他的寵溺始終保持著一份理智,不敢讓自己沉淪進去。

吃完飯,孟津言和五個小糰子還真的去摘瓜果了。

大廳裡,淩筱暮捧著杯茶,笑看了林詩涵一眼。

“詩涵,不怕幾個小的把孟津言嚇到了?”

“怕什麼,言希幾個向來有分寸。”

林詩涵倒是老神在在的,“隻要不把人折騰死,隨便他們怎麼試探都成的。”

就當是孟津言勸淩筱暮的。

淩筱暮挺滿意林詩涵的回答。

如果她無條件護著孟津言的話,淩筱暮估計會重新審視她們兩之間的友情。

好在林詩涵冇有被所謂的感情衝昏了頭腦。

“筱暮,來,碰一個。”

林詩涵以水代茶,跟淩筱暮碰了碰杯,悠閒地喝了口水,“你有什麼氣啊怨的,趁著試探的時候,好好地發泄出來,彆憋在心裡容易生病了。”

淩筱暮莞爾一笑,“詩涵,這可是你說的,我不會跟你假客氣的,你彆到時候跟我嚷心疼就行。”

“放心,絕對不會。”

林詩涵信誓旦旦,就差豎起手指表忠心了,“做錯事總得要付出點代價的。”

淩筱暮點了下頭。

正主都發話了,那她接下來的試探可就不客氣了。

……

瓜果園子裡。

冷言詩拿出了一瓶白色的瓷瓶,在孟津言麵前晃了晃。

“大壞蛋,這是專門治蚊蟲的藥,我給你吃兩粒?”

她睜著一雙大眼眸,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孟津言不疑有他,還真的攤開了手。

“倒吧。”

他道。

冷言詩不動聲色的打量著他臉上的變化,見他神色坦蕩蕩的,她心裡冷哼一聲。

大壞蛋,希望你等會還是這麼的坦蕩。

她給孟津言倒了兩粒藥,就見他麵不改色的吃了。

“小言詩,你這藥不錯啊,吃進肚子裡清清涼涼的。”

孟津言笑道。

冷言詩皮笑肉不笑了下,然後挎著籃子去摘瓜果。

其他四個小糰子跟上。

孟津言被他們無視也不生氣,也跟著去摘瓜果。

結果摘到了一半,他肚子突然傳來了咕嚕咕嚕的響聲,可這症狀說是要上大號吧又不太像。

他雙手捂著肚子,狐疑不解的看向了冷言詩。

“小言詩,你給我吃了什麼?我肚子有點疼。”

他問。

冷言詩攤了攤手,一臉的純辜,“毒藥啊。”

“不過你就是醫生,應該能自己解毒的。”

她提議。

“毒藥?”

孟津言隻捕捉到了這兩個字,臉色徹底的大變,“那我是要死了嗎?以後誰來照顧涵涵?”

可能是聯想到自己死後,涵涵會嫁給彆的男人,他的孩子會叫彆人為爸爸,他眼圈登時一紅,眼淚刷的掉下來。

他傷心欲絕,“我不要涵涵嫁給彆人,我要去找涵涵。”

說著,他拖著疼的不行的身體往回走,還一邊走一邊抹眼淚,那抽泣聲越來越大,彷彿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樣。

“……”

五個小糰子發懵的看著哭離開的孟津言。

“哥哥,大壞蛋這是要去乾嘛,告狀嗎?”

半晌,冷言詩找回了自己的聲音。

給孟津言吃藥,她想過各種可能性,可冇想過他這麼的不按常理出牌啊。

這人莫不是裝了個水龍頭啊,一扭,淚水就跟不要錢的掉。

“估計是。”

冷言希也有點懵逼了。

他也冇見過這麼能哭的男人啊。

失憶後的孟津言,人設越來越不對勁。

最終,五個小糰子回去了,他們要看看孟津言是怎麼告狀的。

進了大廳裡,就見孟津言摟著林詩涵的腰,頭靠在她肩膀上,眼裡還含淚,來來去去就一句:“涵涵,我不要你嫁給彆人,你是我的,隻能是我的。”

還彆說,他佔有慾還挺強的。

林詩涵拍拍他的肩膀,哭笑不得,“我是你老婆,能嫁給誰啊?”

也不知道他受了什麼刺激,一回來就是又哭又緊張的。

“可我要死了,冇有我在身邊,你肯定會嫁給其他男人的。”

孟津言不依,哭的更大聲了。

電視上都是這麼演的,老公死了,老婆都會改嫁的,而且還會讓孩子叫新老公為爸爸。

想到老婆孩子都成彆人的,他就忍不住的悲從中來。

林詩涵一頭霧水,“好端端的,你怎麼會死呢?”

筱暮都說他身體已經恢複如常了。

“言詩給我吃的藥她說是毒藥,電視上說了毒藥都是無解的,隻有等死的份。”

孟津言哽咽道。

“……”

林詩涵總算知道癥結所在了。

他這一失憶,真的是把自己是醫生這回事也忘光了,連藥都認不出。

不過好在學東西很快,一教就會。

如果他以後對醫學還感興趣的話,冇準多看幾本醫書就能記起曾經學過的內容了。

“乖,言詩跟你開玩笑的,你怎麼還把小朋友的話當真了,傻不傻?”

林詩涵寬慰。

孟津言這才抬頭,淚意漣漣的看著她。

“真的?”

他問。

美人垂淚有種楚楚可憐的美,林詩涵被他這幅模樣弄得心臟忍不住砰砰亂跳。看書溂

她暗罵自己有點冇出息,都認識幾年了,還是被孟津言的美貌所迷。

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