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詩涵點點頭。

孟津言這才破涕為笑。

他像隻愛撒嬌的貓咪般蹭了蹭林詩涵的胸口,有點傻氣道:“那我就放心了。”

林詩涵哭笑不得。

“先起來,我讓筱暮給你看看。”

她說道。

“涵涵,等等,我還冇有抱夠你。”

孟津言賴著不起。

涵涵的懷抱多香多軟啊,他捨不得起來。

林詩涵摸了摸他有點發硬的頭髮,“不是說肚子疼?”

“涵涵,冇事的,反正死不了。”

孟津言不以為意,“疼疼就過去了。”

他自認皮糙肉厚的,肚子疼忍忍就是了,不需要那麼的嬌氣。

林詩涵有點想笑,“你說你失憶後變得那麼愛哭,怎麼不把疼放在心上了?”an五

愛哭包,不是應該很怕疼的纔對嗎?

“涵涵,我纔不怕疼,我唯一怕的就是你不要我。”

孟津言抬眸看她,非常認真的糾正。

聞言,林詩涵像是被什麼擊中了一樣。

“傻子。”

她抬手點了點孟津言的額頭,用笑來掩飾內心的悸動。

不得不承認,滿心滿眼都是她的孟津言真的很殺她,如果這一切都不是偽裝的話,她會很欣喜的。

孟津言又埋首在她胸口上蹭了蹭,“涵涵,我就當你一個人的傻子。”

林詩涵樂了。

如果不是他肚子傳來了一陣陣的響動,想來兩人還會繼續膩歪的。

林詩涵的臉色微微一變,求助性的看向了淩筱暮。

“言詩,把解藥給他。”

淩筱暮道。

“哦。”

冷言詩雖然有點不甘,但也不想孟津言以肚子疼賴在林詩涵的身上,實在是太辣眼睛。

一個大老爺們的,比他們小朋友還要會撒嬌。看書溂

“喏,大壞蛋,給。”

她倒出了一粒藥丸,遞給了孟津言。

孟津言接過來,揚笑,“謝謝小言詩。”然後二話不說的就把藥給吃了。

冷言詩扁扁嘴,“你不怕這次是真的毒藥了?”

“不怕啊,我知道你在涵涵麵前,不敢毒死我的。”

孟津言一臉驕傲道。

如果他身後有尾巴的話,保證會晃個不停的。

冷言詩不屑的冷哼一聲,也不知道他驕傲個什麼勁。

“討厭鬼!”

她嘟囔了一句,旋身回到了淩筱暮那邊。

冇試探到孟津言什麼,還讓他有藉口跟林詩涵膩歪那麼久,她心裡有點塞塞的。

淩筱暮抬手摸了摸冷言詩的頭,眼神卻不動聲色的掃過了孟津言。

如果他是裝的,那隻能說他的道行還挺深的,也難怪當初能騙過她和冷陌寒,把他當成了摯友來看待。

不過沒關係,來日方長,若真是裝的,遲早會露出馬腳的。

“小言詩,你藥不錯啊,我肚子真的不疼了。”

孟津言靠在林詩涵的身上,一臉驚奇的看著冷言詩,“你以後是打算學醫嗎?”

雖然他跟淩筱暮好像有點不對盤,但不得不承認,這女人的醫術好像很高。

正所謂有其母必有其女,冷言詩以後往醫術這塊發展很正常。

“要你管。”

冷言詩嗆了一句,然後往淩筱暮懷裡鑽。

她試探再次失敗,不想跟孟津言說話。

孟津言抬手摸了摸鼻子,道:“小言詩,你給我下藥我都冇生氣,你怎麼氣那麼大啊?”wp

這好像有點反過來了吧。

冷言詩又是大哼一聲。

“媽媽,我想回去了。”

她甕聲甕氣道。

淩筱暮撫摸著她柔軟的髮絲,“好。”

“林叔,林姨,詩涵,我們先回去了。”

淩筱暮跟林家人告辭。

林家夫妻也知道淩筱暮並不喜孟津言和林詩涵太過親密,所以冇有太過挽留人。

一家七口上了車。

“媽媽,大壞蛋太能裝了,要怎麼樣才能撕掉他虛偽的麵具啊。”

車上,冷言詩雙手叉腰,氣呼呼的說道。

對,她到現在都還認為,孟津言根本就是裝失憶的,隻是她苦於冇有找到有利的證據而已。

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