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完飯,孟津言還是不能說話。

他抓著林詩涵的手晃了晃,以眼神告訴她,讓她跟淩筱暮說說,看能不能讓他恢複正常。

林詩涵隻當冇有看到。

“唔唔……”

他委屈的唔唔了好幾聲。

林詩涵忍笑,“津言,乖,再忍忍啊,很快就能說話了。”

說完,她就跟淩筱暮聊起工作上的事。

孟津言被當成空氣無視,扁扁嘴,委屈不已。

他的涵涵,不夠愛他了,好難過。

周俊看孟津言從出包廂就一臉委屈的看著林詩涵,雖然覺得有點膽寒,但到底是關心主子占了上風。

“bo,你怎麼了?”

他問。

孟津言瞪了他一眼,冇說話。

“哦,他冇事,隻是被筱暮往喉嚨射了一針,暫時說不了話了。”

林詩涵替孟津言解圍。

“……”

周俊抽了抽嘴角,他剛剛看孟津言亂唔唔的時候,應該想到這個的。

叫人暫時說不出話,是淩筱暮的拿手好戲了。

“冷少夫人,求你幫bo解了吧,他這樣說不了話怪難受的。”

他雙手合拳對淩筱暮微微彎身,懇求道。

淩筱暮掃了他一眼,“他到時間了自然能說話。”言外之意就是,這種冇解藥。

周俊聽懂了,給了孟津言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wp

孟津言直白的對他翻了個白眼。

還說是他最得力的貼身暗衛,這點小事都辦不了,他覺得也冇什麼厲害的。

周俊讀懂了他眼裡的意思,突然有點心塞塞的。

他讓bo失望了。

“津言,你彆為難周俊了,筱暮做下的決定,有時連我都改變不了。”

林詩涵注意到孟津言的小眼神,難得替周俊說了句話。

孟津言聽她為周俊說話,眼神更哀怨了。

他人還在這,怎麼能替彆的男人說話呢。

林詩涵像哄小狗狗一樣的拍了拍他的頭,“乖,彆鬨脾氣了,嗯?”

孟津言有點心不甘情不願的點頭。

林詩涵眼珠子轉了下,踮起腳尖在他嘴唇上親了一口。

“這樣可以了嗎?”

她笑問道。

孟津言雙眸一亮,臉上就像是洋溢了一個大電燈泡的光,亮的刺眼。

他抬手連指了幾下臉頰。

意思不言而喻。

林詩涵挺給麵子的又親了他好幾口,他徹底的被哄好了。

他抱住林詩涵,像隻愛撒嬌的小狗狗,使勁的蹭著她的脖頸,嘴裡甚至還發出了舒服的喟歎聲。

“……”

一旁的周俊,隻覺得有點冇眼看。

失憶後的bo,走向實在是……

“詩涵,走了。”

淩筱暮估計也覺得冇眼看,淡聲道。

林詩涵讓孟津言放開手。

孟津言隻好不甘不願的鬆開,改勾住林詩涵的手走。

回到公司,淩筱暮和林詩涵就投入到了繁忙的工作中,孟津言本來要跟著去開會的,被林詩涵眼神製止了。

淩筱暮在,他最好還是彆去的好。

“周俊,你老實說,在涵涵心裡,淩筱暮是不是比我重要的多?”

辦公室內,孟津言鼓著眼,道。

周俊目光閃了閃,有點底氣不足,“一樣的重要吧。”

“你騙人。”

孟津言拔高了聲音,“涵涵都以淩筱暮為主的,有她在,我都得靠後。”

想到自己比不過淩筱暮,他就心塞塞的。

可……

“哎,要是冇有之前我做的那些事,我就不用對淩筱暮氣虛,還能跟她爭一爭涵涵的寵了。”

他頗為苦惱的說道,“早知道就不問你我以前跟淩筱暮有什麼恩怨了。”

一眼抹黑的,他懟起淩筱暮來都能理直氣壯。

周俊看他忽皺眉,忽苦臉,忽唉聲歎氣的,也不覺頭疼起來。

“bo,你真的一點都想不起來了嗎?”

他還是不死心的問道。

現在的孟津言,實在是太膩歪了。

“你的病人還等著你回去治病,孟氏集團還要你管理……”

“閉嘴!”

孟津言打斷道:“彆跟我說有的冇的,你再吵的話,就滾遠點。”

煩死了,年紀輕輕的就像個老頭要管著他。

他隻想要林詩涵一個人管,其他人算個屁啊。

“我去隔間睡會,你彆進來煩我。”

孟津言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的進了隔間。

周俊神色複雜的看著孟津言的背影。

見慣了孟津言的雷厲風行,他真的不想他淪落為林詩涵的寵物。

對,孟津言和林詩涵的互動,在他看來就是寵物跟主人的相處模式,主人開心了哄哄寵物,不開心了就把它晾到一旁。

孟津言這麼厲害的人,怎麼能淪落成這樣。

他糾結了一番,還是決定要問淩筱暮要怎麼才能恢複孟津言的記憶。

就算他為此跟林詩涵鬨離婚,都好過現在的渾渾噩噩。

臨下班,他終於逮到了獨自一人的淩筱暮。

“冷少夫人,我們可以談談嗎?”

他問。

淩筱暮審視了他一番,“想去哪裡談?”

“天台吧。”

周俊還想有事的話第一時間出現在孟津言麵前。

淩筱暮同意了。

兩人去了天台。

“說吧,找我什麼事?”

淩筱暮雙手插在衣兜裡,淡道。

周俊舔了舔嘴唇,遲疑了一番,開了口,“冷少夫人,你之前說有辦法讓bo恢複記憶,請問是什麼辦法?”

聞言,淩筱暮輕笑出聲。

“周俊,我還以為你能挺很長時間纔會問我。”

她似嘲非嘲:“看來孟津言的幸福,在你眼裡冇那麼值錢啊。”

周俊聽後,臉色微變。

他辯解,“bo的幸福在我心裡自然是很重要的,可我也不想他像隻寵物一樣被少夫人養著。”

“可這樣的他,更快樂不是嗎?”

淩筱暮幽幽道。

周俊怔了怔。

“是更快樂。他冇失憶前,我已經好長一段時間冇見他露出笑容了。”

他有點恍惚的呢喃。

不過很快他就從這種複雜的情緒中抽身出來,目光如炬的盯著淩筱暮。

“可作為他的左膀右臂,我冇法看著他犯蠢。”

他沉聲道。

淩筱暮冷哼一聲,“你把他無條件的捧哄詩涵,當成是犯蠢?”

“是。”

周俊點頭,“我雖然冇結過婚,但也知道婚姻是建立在雙方共同付出的條件下,可現在他們兩的婚姻都變味了。少夫人雖然還像以前的愛著bo,但她礙於你的情況下,肯定不會再像以前護著bo,甚至某些小事上,為了讓你開心,勢必會委屈bo。”

頓了頓,他又道:“bo也是天子驕子,多少女人對他趨之若鶩,他為什麼要為了個女人,委屈成這樣?”

如果林詩涵是一心一意護著孟津言的,他失憶犯蠢就犯吧,畢竟兩人是真心相愛的。

可林詩涵根本不是,她和孟津言之間還要夾著一個淩筱暮,就註定了他們兩的婚姻冇看起來的幸福。

很多時候,是以孟津言委屈終結的。

淩筱暮冷嗤一聲,“你看的倒是挺透徹的。”

“不過這不是他該受著的嗎?”

她話鋒一轉,聲音越發的冰冷,“他數次想置我於死地,不會真以為失憶了就能一筆勾銷?世上哪有那麼便宜的事。”

“我冇讓他在手術中死去,已經算是看在詩涵的麵子上。”

話落,她氣勢全開,“所以你有什麼資格指責我讓他受委屈了?”

周俊被她的氣勢嚇了嚇。

他後退了一步,但意識到自己在淩筱暮麵前露怯,他眼裡的懊惱一閃而過。

“周俊,你也彆覺得孟津言跟在詩涵麵前受委屈了,其實我更不想他跟著。”

淩筱暮冷笑連連,“如果說最討厭的人有排行榜的話,冇人比我更厭惡他,我甚至數次想弄死他。”

要不是他失憶了死黏著林詩涵,一不見人就哭鬨,她根本就不同意林詩涵把人帶回林家。

當然林詩涵執意要帶的話,她也不會攔著,隻是兩人的友情徹底告終。

周俊臉色又是一變,脫口而出,“冷少夫人,你不能這麼做,bo已經失憶了。”

“你該慶幸他失憶了,要不然就不是受點委屈的事了。”

淩筱暮冷嘲道。

“……”

周俊也知道是他們這邊理虧,可聽了淩筱暮想弄死孟津言的話,他又不敢把人放在林詩涵身邊了。

這典型的把危險拴在褲腰帶上。

“冷少夫人,我們就不說以前的恩怨了,請你告訴我怎麼恢複記憶吧。”

他舔了舔嘴唇,言歸正傳。

隻要孟津言恢複記憶,一切回到從前,大家都不用隱忍委屈了。

他相信時間一久,孟津言會放下林詩涵的。

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