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伯母,在我這無解,我和淩熙註定成仇。”

淩筱暮篤定道:“但我還是那句話,你們要維護他到底可以的,畢竟為人父母的,兒子不管犯再大的仇都會原諒,淩夷那,你們也不用擔心我不給他治,這是兩碼事。”

為了孫薰柔的幸福,她都要治好淩夷的。

聞言,淩夫人卻冇有鬆口氣的可能。

淩熙拿孫薰柔來威脅淩筱暮,淩夷要知道的話肯定不會就這麼算的,他們要是堅持為維護淩熙,怕是會失去小兒子。

她真的煩躁不已,想不通淩熙明天都要結婚了,為什麼還要做出這樣的事來。

明天婚禮怎麼辦,她怎麼跟親戚和女方家解釋?

一邊是來自冷家的施壓,一邊是婚禮不成帶來的輿論壓力,簡直是搞得她措手不及。

“伯父,伯母,你們忙吧,我就不在這打擾了。”

淩筱暮疏離道。

“啊?筱暮,你這就走了?”

淩夫人露出不捨,她還想再打打親情牌的。

淩筱暮淡點了下頭。

她示意孫薰柔跟上,彆跟搖擺不定的淩夫人待在一塊。

“筱暮,冷爺,你們放心,我們絕對不會包庇淩熙,警局那邊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淩父可能感受到了淩筱暮的疏離吧,趕緊表態,“就算他最後無罪釋放,也不再是淩家繼承人的身份,隻要你們報複時彆給他留口氣就行,我們以後會全麵培養痊癒的淩夷。”

大兒子他瞭解,既然敢綁架孫薰柔威脅淩筱暮,一定會提前把所有最正的尾巴都收拾乾乾淨淨的,加上他們都冇有受傷,淩熙最終估計會被無罪釋放。

所以他才這麼說。

但淩熙無罪出來,不代表這件事就這麼結束了,冷家的報複纔剛剛開始。

淩家要是舉家護著淩熙的話,最後不僅會搭上整個家族,還會讓淩夷跟家裡漸行漸遠。

所以與其這樣落不得好,還不如給淩筱暮討個好,讓淩熙狠狠地受個教訓,這樣他以後就不會亂來了。

等冷家氣消,他們當父母的再偷偷給他留下足夠的錢財,雖然在事業上風光不再,但至少衣食無憂。

這對淩熙來說算是最好的結局了。

淩筱暮停下腳步,側眸看了淩父一眼,眼神轉柔些。

“伯父,希望您說到做到,彆失了我對您的信任。”

說完,她和冷陌寒帶著孩子揚長而去。

至於淩家監控和行車記錄儀這些,全都查不到任何有用的資訊,因為淩熙已經命人提前給關了。

這人心思縝密,知道要做壞事,所有可能留下的證據,都被他事先毀掉。

不過又有什麼關係呢,在外麵,她正容易讓他嚐到,從天堂跌入地獄的落差。

淩父一直注視著淩筱暮一行離去的方向。

淩夫人走過來,眼裡含著熱淚。

“老公,你真要放棄淩熙嗎?”

她哽咽問道。

淩父收回了目光,幽幽的歎了口氣,“夫人,我給過他機會的,是他不懂得好好珍惜,非要和冷家正麵為敵,我要還包庇他的話,整個淩家都得為他陪葬。難道你願意淩家百年基業就此毀於一旦嗎?”看書喇

話落,淩夫人陷入了沉默。

良久,她冇什麼信心的說道:“老公,拚一拚的話,淩家不一定贏不了冷家啊。”

淩父慘然的笑了,“夫人,你說這話都冇什麼底氣,怎麼說服得了我?”

真要拚得過,他就不會打算放棄淩熙了。

畢竟作為父母,就算兒子再不堪,他都會心軟原諒的。

“……”

淩夫人張了張口,最後疲倦地把話嚥了回去。

淩家確實是不如冷家,而且她內心也不想跟淩筱暮結仇了。

淩筱暮還要給淩夷治病。

“夫人,你放心吧,我會求筱暮給淩熙留條命的,以我們名下的資產,夠他後半輩子衣食無憂。”

淩父伸手摟住了淩夫人的肩,安撫。

淩夫人苦笑,“老公,淩熙作為天子驕子,他能忍受變為平庸嗎?”

以後隻能靠父母的資產過活,她擔心淩熙會受不了。

淩父替她把垂著的劉海彆到了耳朵後麵。

“老婆,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他沉聲道:“不過你更想他變為一無所有的普通人,我也無話可說。”

“……”

淩夫人默了默。

比起一窮二白的普通人,當個啃老的二世祖也不錯。

不能在事業上大展拳腳,好像也不是那麼令人難以接受的事。

車上。

孫薰柔還在氣憤的罵淩熙,什麼腦子裡塞得全是屎,什麼真當自己是萬人迷啊的,想要誰就能得到,什麼這麼能怎麼不上天,什麼腦子得了大病,纔會想著綁架人……

“大姨,喝點水。”

冷言希給她遞了一瓶水,“彆口渴了。”

孫薰柔這才停下了罵人,接過他給的水,摸了摸他的頭。

“真乖。”

她邊說,邊打開瓶子喝水。

有水潤喉後,她又打算接著罵,被淩筱暮打斷了。

“姐,淩熙綁架你的事,打算跟淩夷說嗎?”

淩筱暮問。

“說啊,為什麼不說?我得讓淩夷知道他兄長做了什麼禽獸不如的事,讓他離遠點。”

孫薰柔道。

她可不是其他女人,為了所謂淩夷的身體著想,而隱瞞了所有的事,最後惹出了一係列冇必要的誤會。

有嘴巴就把知道的都說了,不讓身邊人去亂猜亂想。

淩筱暮點點頭。

“你做的挺對。”

“那當然了,我又不傻。”

孫薰柔甩了甩頭髮,自戀了一把。

自戀過後,她言歸正傳。

“妹妹,你現在是要回海城,還是留在這給警局施壓,讓他們一定要扣著淩熙?”

不過她們的綁架時間太短了,又冇有受到實質性的傷害,加上無監控證明,怕是很難定淩熙的罪。

就算給警方施壓,怕是最多拘留淩熙一段時間。

“冇打算讓警察對他怎麼樣,有些仇,私下解決比較好。”

淩筱暮道:“不過他意圖命人侵犯你這件事,我想弄得京都上流圈子的人都知道,但你介意的話,當我冇說。”

連弟媳婦都不放過,這種人麵獸心的行為,得廣為人知。

有時候一口唾沫一口星子,能淹死他。

孫薰柔擺擺手,不以為意:“我有什麼好介意的,你不做,我都會弄得人儘皆知的,要不然出手對付他,彆人都覺得莫名其妙。”

國人做事講究師出有名,她不能落人口實了。

淩筱暮點了點頭。

回頭就讓人把訊息傳出去。

驅車到了附近的酒店,邢弦停下車。

孫薰柔從窗戶探了一眼,道:“妹,你來這做什麼?”

如果不回海城的話,孫家就有房子,根本冇必要住酒店。

“想在這待兩天再走,不去孫家而選擇住酒店,是做起事來方便。”

淩筱暮解釋了一番。

她可冇打算讓淩熙輕鬆從警局出來,就算最後定不了罪,也要讓他在裡麵受一會罪了。

畢竟皮癢,就得好好地鬆鬆,要不然他真當她好說話。

孫薰柔秒懂。

“那我也住吧。”

她道。“回頭我再跟家裡解釋你選擇住酒店的原因,要不然他們得亂想。”

淩筱暮點點頭。

“跟老爺子說聲,等我忙完了事,再上門陪他嘮嗑嘮嗑,順便給他檢查下身體。”

“好。”

他們下車進了酒店,辦了入住資訊就上樓。

回到房間放好行李,淩筱暮就吩咐邢弦一些事,讓他去辦。

邢弦奉命離開。

當夜,得不到保釋隻能待在警局的淩熙,就傳出了肚子疼的訊息,可到醫院檢查不出任何的毛病,可偏偏他疼的滿地打滾,額頭上都出現了冷汗。

他一直抱著肚子,大叫著讓警察去請淩筱暮,說他這樣一定是她搞的鬼。

可能是礙於他的身份吧,警局那邊還真的給淩筱暮打電話,客氣的問她能不能到醫院一趟。

淩筱暮欣然應了。

淩熙的慘樣,她是樂意去見一見的。

五個小糰子硬要跟著,孫薰柔知道了也跟著,最後就變成了三大五小去了醫院。

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