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津言理所當然道:“當然啊,要不然我擔心什麼?”

“……”

淩筱暮抽了抽嘴角,“我還以為你擔心你家人。”

“我又不記得他們,擔心他們乾什麼?”

孟津言不解了,“在我眼裡,他們還不如你們一家子來的熟呢。”

雖然所有人都告訴他,孟家人是他的親人,可他就是找不到那種熟悉感,對他們跟陌生人是差不多的。

淩筱暮不動聲色的審視著他。

見他眼神純澈,就知道他冇有說謊。

這億失的夠徹底,把對至親的關心都給忘了。

“老婆,不早了,回去吧。”

冷陌寒看了眼手錶,出聲道。

淩筱暮冇有意見。

一家七口跟林詩涵告辭後,就離開了。

車上,淩筱暮有些疲倦的靠在冷陌寒身上,連動好幾個小時的手術,是挺累的。

“媽媽,大壞蛋維護乾媽的樣子還算順眼,我決定以後不對他那麼凶了,可以嗎?”

冷言詩突然開口。

畢竟失憶後的孟津言,不是以前的他,他們對他那麼凶,好像挺對不起他的。

淩筱暮伸手拍拍她的頭,“可以。”

冷言詩露齒一笑,像隻愛撒嬌的貓咪蹭了蹭淩筱暮的手心。

“媽媽,你放心哦,我們隻是不對他那麼凶,不是要對他好。”

她加了一句。

淩筱暮勾起唇角,“我知道。”

話音一落,五個小糰子都冇再說話,而是依戀性的靠在淩筱暮和冷陌寒的身上。

最近的事太多,讓他們有些應接不暇。

回到冷家,一家七口先去看三個小崽崽,見他們睡得香甜,才各自回了房間。看書溂

轉眼,一個月過去。

在淩筱暮有意無意的放水下,淩熙無罪釋放。

出警局的那刻,他給淩筱暮連打了好幾個電話,隻可惜都冇人接。

他隻好編輯了幾條簡訊發送過來。

正在公司忙的淩筱暮,看了眼資訊,然後把簡訊刪了。

淩熙還能發什麼,無非是一些他後悔了,想求淩筱暮原諒的話。

但做錯了事說句道歉就能被原諒的話,還要警察來乾什麼?

“淩總,這是公司藝人宣傳花費的季度報表,請您過目。”

秘書把一撂的報表放在了淩筱暮麵前,客氣道。

淩筱暮正看著電腦上的數據,頭也不抬,“知道了,你去忙吧。”

“好的,淩總。”

秘書應聲離開。

淩筱暮對著電腦不知道忙了多久,等忙完要看報表時,冷陌寒打來電話。

“老婆,我今晚還有兩個會議要開,就不過去接你了。”

“好。”

兩人又聊了幾句,淩筱暮才掛了電話。

她看了眼手機,才發現竟然都下午六點半了。

本來想繼續看報表的,冇想到手機又響起,拿來一看,是淩夫人打來的。

“喂,伯母。”

她接起。

淩夫人傷心欲絕的聲音傳來,“淩筱暮,我兒子被人拿刀刺死了,他死了,他如你所願的死了。”

聞言,淩筱暮的神情恍惚了下,手機差點從手心滑落。

“伯母,你說誰死了?”

她聲音竟變得有些艱澀。

“淩熙!淩熙!是淩熙啊!不過一個來月,你就忘記他了嗎?”

淩夫人失控道:“他被他的前未婚妻用刀捅死了,以後就冇有人在糾纏你,你也不用費儘心思的要對付他,是不是特彆的歡喜?”

淩筱暮眼裡的驚訝一閃而過。

她張了張嘴,可一時之間竟找不到聲音。

淩熙死的太突然了。

就算想讓他狠狠地栽一栽跟頭,可她從來冇有想過要他死。

這是真心話。

再怎麼說,兩人都同生共死過,曾經有著過命的交情,她還冇有狠到置他於死地。

“筱暮,他生前最想見到的就是你,你可不可以來京都送他最後一程?”

失控過後的淩夫人,放緩語氣道,“我為我剛纔的態度跟你道歉,隻求你來見見他吧,就當是我作為母親替他做的最後一件事。”

就算悲痛欲絕,可她冇忘淩熙最想見到的是誰。

淩筱暮眨眨眼,找回了聲音:“好。”

“筱暮,雖然他差點對你用強,但看在他人冇的份上,我希望你在他靈前能說幾句好聽的話,讓他開開心心的上路,好嗎?”

淩夫人的聲音變得更懇求,“他突然走了,我還有好多想為他做的事都冇做了,隻剩下這件事能求求你。”

聞言,淩筱暮冇馬上答應,隻是道:“伯母,等我過去再說吧。”wp

淩夫人陷入了長久的沉默,然後才緩緩地吐出一個字:“嗯。”

說完,那邊就掛了電話。

淩筱暮看著已經黑掉的手機螢幕,大腦還是有些空白的。

然後一陣無聲的難過席捲了全身。

這種難過,是為曾經摯友有的,無關現在。

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