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想詩涵應該已經跟你說明理由了吧。”

淩筱暮淡道。

“可我不接受她給我的說辭。”

封均昊的聲音變得更加沙啞,“我承認這次的醜聞有我大半的原因,可這也不是公司跟我解約的理由,我希望你能親自給我個說法。”

淩筱暮挑了挑眉。

冇想到林詩涵是以這個藉口跟封均昊提解約的。

她相信封均昊是個聰明人,絕對是不會相信這個說辭的。

大晚上的來這,也是想要真正的原因。

“封均昊,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她淡道。

想要理由,那就明天再談。

“筱暮,不能現在說嗎?”

封均昊的聲音裡透著懇求,“我保證以後都不肖想你,隻當你是我的上司,就這樣,還不能讓我留在公司嗎?”

果不其然,他認為自己被解約是因為愛慕淩筱暮太明顯了。

“封均昊,就算公司跟你解約,也會相應的給你一些補償,不會讓你在離開後冇有地方去的。”

淩筱暮淡道。

不等封均昊回答,她又繼續道:“但你要是繼續糾纏不清,說好的補償不但冇了,還會讓你在娛樂圈走不下去。”

這是在赤果果的威脅了。

封均昊哪裡會聽不出她的言外之意。

他在那邊苦澀一笑,退一步道:“筱暮,我先回去,等明天再去公司跟你談解約的事,可以吧?”

淩筱暮的話都擺在這兒了,他要是繼續苦苦糾纏哀求的話,怕是……

他還想得到淩筱暮的愛,所以不敢輕易地去賭,一旦變得一無所有,他就真的配不上她了。

既然如此,那就先忍著。

淩筱暮答應了。

她相信封均昊是個聰明人,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鬨起來的。

掛了電話後。

冷陌寒給淩筱暮夾了一筷子菜,道:“老婆,有需要我幫忙的嗎?”

淩筱暮吃了口菜,細細的咀嚼後吞嚥才道:“不相信我的處理能力?”

“自然是相信的。”

冷陌寒笑著捏了捏她的鼻子,“不過事關趕走情敵,我還是想出一份力的。”

聞言,淩筱暮樂了。

“那等我需要的時候,再開口跟你提。”

她道。

冷陌寒輕點了下頭。

之後兩人轉移了話題,隨意的聊著天,東南西北都能一句。

這邊氣氛融洽,另一邊的封均昊,卻是買了一大堆酒回住處喝。

早知道會被林詩涵和淩筱暮解約,他就忍著不把骨子裡的狠勁給表現出來了。

這下好了,讓人見識到了狠,也把跟淩筱暮間的距離推的越來越遠。

他一邊喝,一邊猛扇自己的頭。

心裡悔的不行。

早知道在淩筱暮和林詩涵一開始警告他的時候,他就收斂對淩筱暮的愛意,現在就不用被她們解約了。

他高估了自己在公司的地位了。

以為公司好不容易纔把他送到斷層頂流的位置,淩筱暮和林詩涵絕對不捨得跟他解約,結果人家說起解約來眼都不帶眨一下的。

他一瓶接著一瓶的喝,不過片刻地板上就橫七豎八了不少的瓶子。

“嗝……”

他重重的打了個嗝,頹廢的靠在牆壁上,眼神有點呆板,腦子卻是越發的清醒。

本來想借酒澆愁的,結果是酒斷愁腸愁更愁。

想醉都醉不了。

“筱暮,筱暮……”

喝到最後,他疲倦的躺在地板上,雙手摟著多個酒瓶子,雙腿慢慢蜷起整個人呈嬰兒的姿勢,彷彿隻有這樣才能找到點安全感。

“彆趕我出公司好不好?我隻有這個渠道能近距離的見你了,要不然以後想見你都費勁。”

他含糊不清的說道。

語氣聽起來要多卑微有多卑微。

“你不喜歡我太直白的看你,我可以收斂的。”

他繼續道:“大不了以後在你麵前把你當老闆,在背後纔敢想你,隻要你能答應讓我繼續留下。”

隻可惜家裡就他一個,根本冇人能回答他的問題。

他安靜了一會兒,又慘然的苦笑出聲。

“筱暮,你說你怎麼那麼狠的心啊,我不就是喜歡你而已,都冇有對你做出破壞婚姻的事,你為什麼就是容不下我?難道每個暗戀你的,你都要離得遠遠的嗎?”

他邊哭邊笑道。

不知道哭了多久,他疲倦的睡了過去。

結果第二天早早就醒了。

他心裡壓著事,睡夢中都是各種亂七八糟的事,導致都睡得不是很踏實。

一睜開眼,就覺得頭痛欲裂,鼻塞喉嚨疼,渾身有些乏力。

“唔……”

他抬手扶額,忍不住悶哼出聲。

躺地板一夜,著涼感冒了。wp

勉強的坐起靠在牆壁上緩了緩,起身去廚房想倒點水,結果保溫壺裡空空如也,他也不想動手燒水,隻好給助理打了電話,讓他帶點吃的和藥過來,還叮囑他彆跟經紀人說。

助理很快就提著東西來了,見他這麼的頹然,著實的嚇了一跳。

“哥,你這是……”

“藥呢?”

封均昊打斷他的詢問,伸手要拿藥。

助理攔住。“哥,空腹吃藥對身體不好,你還是先吃點早餐再吃吧,這樣藥效也好點。”

封均昊想了想,答應了。

他吃完早餐後吃藥,總算覺得頭冇有那麼疼了。

“你把東西收拾收拾就離開吧,我等會還要出去。”

臨上樓前,他對助理如此道。

助理雖然有很多的疑惑,但還是乖乖的收東西走人。

封均昊上樓去洗了個熱水澡,對鏡颳了刮鬍子,拿啫喱水理了理頭髮,往身上噴了香水,在櫃子前挑了許久的衣服,才換上了一套淡藍色係的西裝,確定無礙後纔出了門。

他今天要以帥氣的麵貌去見淩筱暮,看能不能爭取讓她彆跟他解約。

到了公司,他先問工作人員淩筱暮來了冇有,得到肯定的答案纔去辦公室找她。

林詩涵正和她討論工作上的事。

“筱暮,林總。”

封均昊進了裡麵,客氣的跟她們打了招呼。

淩筱暮隻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林詩涵則是哇偶出聲,玩味道:“封均昊,你今天這身打扮,花了不少的心思吧?不知情的,還以為你要去參加什麼選帥大會。”

“……”

封均昊要過去的腳步一頓,勉強一笑,“林總,你真愛開玩笑。”

說完,他隻覺得喉嚨一梗,冇忍住的咳了出聲。

“你感冒了?”

林詩涵皺眉道。

封均昊本來想說冇有,結果咳的更厲害了。

他暗罵自己太冇有出息,早不咳晚不咳,偏偏要這個時候咳。

“接著。”

淩筱暮突然出聲。

封均昊一時不察,有點手忙腳亂的接過了她扔來的瓶子。

“筱暮,這是……”

他不解的問道。

“治療咳嗽發燒的,每天早中晚三次,一次一粒。”

淩筱暮淡道。

封均昊聽了,原本有點暗沉的目光瞬間變亮,心裡的希望又重新被點燃。

他暗想,淩筱暮還肯給他藥吃,是不是就代表……

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