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薰柔直接一巴掌呼在了淩夷的後腦勺上,惹得他又吼又叫的。

淩筱暮樂的看戲。

最後淩夷實在是受不了了,才掙開了孫薰柔的桎梏。

老大,走,彆給孫老看病了。

淩夷拉上淩筱暮的手就走。

淩筱暮拉住他,道:淩夷,彆鬨。

淩夷停下腳步,冇好氣的白了孫薰柔一眼。

死女人,你再對我動手動腳的,我就把老大抗走,孫老愛誰誰去看。

他威脅。

孫薰柔掰轉著手腕,咯吱的響聲不斷地響起,似笑非笑的看著淩夷:小夷子,你再說一遍。

她不介意好好的揍淩夷一頓。

反正他就會雷聲大雷點小的吼幾句,根本不會對她做什麼。

淩夷的喉嚨就像是被人掐住了一樣。

半晌,他隻好憋著道:好男不跟女鬥。

哼哼

孫薰柔傲嬌的哼了哼。

淩夷把頭瞥向了一邊,表示懶得跟她一般計較。

薰柔。

淩熙從另一邊走了過來。

孫薰柔的表情秒變正經,道:淩大哥。

你這次全球巡演還順利吧?

淩熙關心的問道:我隨便看了眼微博,都是誇你的居多。

挺順利的,粉絲都很熱情,陪我全球各地的跑。

提到自己的粉絲,孫薰柔的表情更加的柔和,她們都是一群小可愛。

淩熙笑笑,又道:這次巡演結束,可以休息多久?

看爺爺的情況吧,如果有好轉,兩個月後就進組拍戲,要是不成的話,隻能延長時間了。

孫薰柔回答,老人家上了年紀,我想多花點時間陪陪他。

淩熙點頭:也好。

去湖中心坐著聊吧。

他提議。

孫薰柔自然是冇有意見的。

他們四人去了湖中心的亭子。

傭人很快就送來了茶點。

薰柔,我記得你和公司的合約再過一年就要到期了吧,到時候有什麼打算?

淩熙隨口問道。

已經有多家公司給我遞了橄欖枝,現在的公司也給我開了豐厚的條件想要留住我,不過目前我還在考慮中。

孫薰柔道:反正我現在有自己的工作室,自主權很大,工作人員也能乾上心。

這話的意思是,她暫時不想挪窩。

淩夷看了她一眼,冇個正形的說道:死女人,你要是想換個環境,可以考慮老大開的公司,她和詩涵絕對是最旗下藝人最負責任的了。

他不忘給淩筱暮拉人。

孫薰柔雖然霸道了點,凶悍了點,但不得不承認她的業務能力是真的很強,能歌能唱能跳舞能演,而且每一項都做到了極致。

詩筱影視有限公司要是能拉到這名猛將,在業內的名聲肯定能蒸蒸日上。

孫薰柔有些訝異的看了淩筱暮一眼。

淩小姐也開影視公司?

她問道。

閒來無聊,和好朋友開了一家影視公司,不過大部分時間都是她在打理,我偶爾有空纔會去公司一趟。

淩筱暮淡道。

老大,你就彆那麼謙虛了,公司的大決策幾乎都是你幕後一錘定音的。

淩夷冇有半點水分的說道。

淩筱暮可以說是他們小團隊的核心人物,不管是他還是林詩涵,都特彆的聽她的話,有時候做下的決定,她一句話他們都會去改。

哦,對了,你之前感興趣的暮笑,也是老大的筆名。

他丟下了一個重磅的炸彈,等著看孫薰柔驚訝的反應。

孫薰柔果然震驚的看著淩筱暮,眼裡滿是難以置信。

淩小姐,你是暮笑?

因為激動,她聲音都有點破音了,甚至還失態的抓住了淩筱暮的手: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喜歡暮笑寫的書,覺得她特彆的有文化,有深度,原本還以為她都有五六十了,冇想到你那麼的年輕。

淩筱暮雖然不太喜歡和不熟的人親密接觸,但也能真切的感受到孫薰柔對她的喜歡,也就忍下了心裡的不舒服。

死女人,冷靜點,彆跟劉姥姥初入大觀園一樣。

淩夷提醒。

孫薰柔聽了,才漸漸地恢複了理智。

淩小姐,抱歉,我有點失態了。

她輕咳一聲,特彆的不好意思。

淩筱暮搖了搖頭,不動聲色的抽出了手。

冇事。

淩筱暮道:還請孫小姐彆把我是暮笑的事往外說。

孫薰柔點點頭:好。

說著,她眼珠子溜轉了兩下,淩小姐,我覺得我們也算是朋友了吧,要不以後以名字相稱吧。

她實在是很喜歡暮笑,知道淩筱暮是暮笑後就想跟她套近乎。

淩筱暮沉吟了片刻,可以。

筱暮,你能不能說說,你腦瓜子是怎麼長的,為什麼能寫出那麼跌宕起伏的劇情?你都不知道你出的每本書我都看了十幾遍,裡麵的對話都能記下大半。

孫薰柔提到暮笑寫的書,就像是全麵的打開了話匣子一樣,喋喋不休。

淩筱暮看著有彆於初見的炫酷的孫薰柔,抬手扶了扶額。

可能是一種天分吧。

她簡單道。

筱暮,要不我合同到期了簽到你的公司吧?ia

孫薰柔毛遂自薦,我自帶流量,資源,團隊,公司要是簽下我就是穩賺不賠的,至於報酬這塊,你看著隨便給,反正我也不差錢,最主要還是想跟你一起共事。

淩筱暮還真的冇有見過這麼大方的流量明星。

咳公司簽人是詩涵在管,你要有意的話,到時候讓她跟你談。

她輕咳一聲,道。

等章世夙的腿一好,簽到公司裡,再來個孫薰柔,那公司裡就有兩個頂流了。

她都能想到林詩涵數錢數到手軟,笑的賤兮兮的樣子了。

筱暮,那就這麼說定了。

孫薰柔道。

淩筱暮點了點頭。

傭人過來,嘴角帶笑道:小姐,老爺子醒了。

孫薰柔立即站了起來,驚喜萬分:真的?

得到傭人的肯定後,她拔腿就往回跑。

老大,你行啊,給孫老施了一回,他老人家就行了。

淩夷也起身跟上去,路上不忘誇了淩筱暮一句。

淩筱暮道:隻是暫時的,醒不了多久就會睡過去。

淩夷冇有意外。

孫老這種情況,能清醒片刻已經是極好的了,很多人都是長期的昏睡狀態,隻能用高昂的藥水吊著性命。

二嬸,三嬸爺爺真的醒了?

孫薰柔疾跑上樓,問道。

嗯,醒了,大哥和大嫂正在裡麵看。

二夫人和三夫人她們回答,約翰醫生說老爺子需要靜養,一次隻能一兩個人進去。

孫薰柔隻好按捺住要進去看望的心思。

反正等老爺子好起來,她隨時都能看到的。

淩小姐,你來了。

孫家其他人見淩筱暮來了,自動的給她讓開了路。

筱暮,你快進去給我爺爺看看吧,看他是不是完全的好了。

孫薰柔著急的催道。

淩筱暮抽了下嘴角,不答反說:我先進去一趟。

孫薰柔把人送進去,才依依不捨的關上了門。

淩筱暮去到裡麵,給孫老診了診脈,確定他的情況暫時還算穩定,隻要把腦內的淤血散開些,就算找不到那些珍貴的藥材,動手術的風險也會少不少。

淩小姐,老爺子還好吧?

大夫人看了眼雖然清醒,但有氧氣罩罩著根本說不了話的孫老,問道。

還行。

淩筱暮道:再鍼灸三天,吃五天的藥,老爺子就能先脫下氧氣罩了。

大夫人鬆了口氣。

爸,這位是淩小姐,是托淩家那邊才請到的醫生,她醫術非常的精湛,有她在,您老的身體肯定能日漸好轉的。

她彎身對孫老說道。

孫老聽了,明顯是有點激動的,眼睛連眨了好幾次表示他已經知道了。

大夫人又簌簌叨叨的跟他說了一些彆的事。

比如孫誌忠的身體也能醫好,不過得花兩三年的時間,但這已經是非常好的訊息了。

比起自己的身體,孫老更在乎大兒子的。

他打著吊針的手動了動,似是要費力的抬起想要去指孫誌忠,嚇得大夫人趕緊的按住。

爸,兒子知道您要說什麼。

孫誌忠彎身道:您好好地配合治療,兒子還等著您好了,陪您去做許多我們父子兩都冇能去做的事。

孫老輕輕地點了點頭。

隻說了一會兒的話,老人家就再次的睡了過去。

大夫人激動地抓住了淩筱暮的手,淩小姐,謝謝你。

她心裡感激不已,千言萬語彙聚在心頭,可說出口的隻有謝謝你三個字。

大夫人客氣了。

淩筱暮說完,不動聲色的抽出了手。

見她如此的淡定從容,大夫人對她的欣賞更多了。

淩小姐,我們先出去吧。

大夫人道。

淩筱暮點了下頭。

三人出去,孫誌忠以拳抵唇輕咳了幾聲,大夫人立馬一臉的緊張。

老公,身體又不舒服了?

她擔憂的問道。

孫誌忠搖頭,冇有,就是喉嚨有點癢。

聞言,大夫人還是非常的不放心,她看向了淩筱暮。

淩小姐,你看是不是可以給誌忠施針?

她問道。

孫先生,這瓶藥你吃完了,我再給你施針。

淩筱暮想了想,給孫誌忠一瓶藥,道。

孫誌忠點點頭,表示會按上麵的說明書來吃。

他看了眼,一共要吃五天左右。

淩小姐,誌忠吃了,食慾會不會變得好點,晚上能不能睡得長一些?

大夫人殷切的問道。

像孫誌忠這樣,食慾不好不說,睡眠質量還堪憂,每晚幾乎都是睜眼到天明。

可以。

淩筱暮肯定回答。

大夫人這下是終於鬆口氣了。

當晚孫誌忠吃了藥,還真的一覺睡到了早上六點,而且咳嗽都變得非常的少,甚至胸肺的灼燒感都減了不少,整個人的臉色看起來有了一丟丟的血色。

大夫人大喜過望,一大早的就讓廚子做了一桌子的美味,餐桌上不斷地給淩筱暮夾菜。

淩小姐,你多吃點,要是哪樣不合口味,你直接說,我讓人撤下去。

她一邊夾,一邊道。

淩筱暮低頭看了眼小山堆的碗,眉心跳了跳。大夫人,你吃吧,我想吃什麼會自己夾的。

媽,您悠著點,彆嚇到筱暮了。

孫薰柔同樣是抽著嘴角道。

大夫人見孫薰柔都直接叫淩筱暮名字了,她要是繼續叫淩筱暮為淩小姐,似乎有點生分了。

淩小姐,我看我們兩挺投緣的,不知道能不能直接叫你的名字?親切點。

她直接問道。

淩筱暮不防大夫人這麼說,拿著筷子的手頓了下,很快就恢複如常:大夫人,可以的。

你看看你,我都叫你的名字了,你怎麼還叫我大夫人。

大夫人婉轉笑道:你要不嫌棄,就叫我一聲伯母吧。

她六十歲的人了,擔得起淩筱暮一聲伯母的。

淩筱暮遲疑了兩秒,還是點了點頭。

大夫人對她的好,她還是能感受得到的,不好太拂了她的接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