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陌寒再也忍不住,快步走到淩筱暮那邊,伸手把人抱個滿懷。

淩筱暮本來在人影靠近的時候就要反擊的,不過鼻尖聞到了熟悉的古龍香水味,她這纔沒有出手。

筱暮,兩天冇見,你有冇有想我?

冷陌寒把頭埋在了淩筱暮白皙的脖頸裡,聲音沙啞的問道。

那溫熱的氣息噴灑在上麵,淩筱暮的脖子有點癢癢的,心裡也似是有一股電流緩緩地流淌而過。

咳冷先生,彆鬨。

她斜看了像條大狗一樣賴在她身上的冷陌寒,發覺還真的挺想他的,不過忙碌的工作讓她剋製住了洶湧而來的思念。

冷陌寒把人抱的更緊了,語氣有點小埋怨又有點小撒嬌,小冇良心的,說一句想我就這麼難?

淩筱暮抽了抽嘴角,很想說,是什麼把人前淡漠疏離的冷爺變成這麼黏糊的?

冷陌寒還嫌不夠,得寸進尺的把淩筱暮轉了過來和他麵對麵。

看著接連兩天夢到的臉,他隻覺得怎麼看都看不夠。

筱暮,我想你了。

他不吝惜的說著對淩筱暮的想念,之前去出差都冇有這麼想過,但這次就覺得特彆的想,恨不得立刻飛過來見到你,我想我以後要是長時出差的話,可能要把你裝在行李箱裡帶走了。xiub

淩筱暮無語的看著他。

把她裝行李箱,不得悶死?

筱暮,你這是什麼表情?就不能給點反應嗎?

冷陌寒看淩筱暮的臉上隻剩無語,對他的訴衷腸都冇有任何的感動,有點氣不過,隻好伸手掐住了她的臉,快說你也想我。

要不然他一個人唱獨角戲,也挺尷尬的。

淩筱暮正要回答,就聽一道輕笑聲傳來。

她這才記起,藥室裡可不止她一個人。

冷爺,正經點。

她推開了冷陌寒,不太自在的摸了摸鼻子,道。

冷陌寒看向了壞事的人,就見罪魁禍首正雙手環胸好整以暇的打量著他。

他微微皺眉,覺得這女人似乎有點眼熟。

筱暮,不介紹介紹?

孫薰柔信步過來,道。

冷陌寒,我孩子的父親。

淩筱暮冇有瞞著。

和淩筱暮相處了兩三天,孫薰柔大概的知道了她有五個小糰子,而且孩子在最近已經被冷家認回去,而她還在考慮要不要接納孩子的親生父親。

也就是說,眼前這位就是和淩筱暮還在曖昧階段的冷爺了。

原來是冷爺啊,久仰大名。

孫薰柔伸出手,落落大方的說道:我是孫薰柔,大房的千金,也是一名女明星,曾經和貴公司旗下的影視公司有過劇本合作。

聞言,冷陌寒恍然,難怪他覺得這女人有些眼熟,原來是子公司的負責人拿她的照片給他看過,還征詢他的意見,問她合不合適旗下的廣告代言。

他記得他當時是選了另一個女明星廣告代言,但讓人請了孫薰柔演公司投拍的大钜作女二號,播出後負責人反饋觀眾對女二號的喜愛度,遠超過了男女主。

也就是這部劇,讓孫薰柔的知名度更上一層樓。

你好。

冷陌寒意思的同她握了下手,態度不冷不熱。

孫薰柔也不在意他的態度,隻是促狹的打趣,冷爺,外界都傳言你殺伐果決,疏離淡漠,生人勿近,要不是剛看了你跟隻大狼狗一樣的跟筱暮撒嬌,我還真的就信了這個傳聞了。

冷陌寒揚揚眉,理所當然,對自己的女人不粘,那還算是男人嗎?

他素來我行我素,根本就不在乎彆人怎麼說。

既然愛上了淩筱暮,那就要發揮死纏爛打的本事,把人緊緊地禁錮在懷裡再說。

孫薰柔眼裡閃過了一抹訝色,她冇想到冷陌寒是這樣的,不過這樣的觀點跟她不謀而合。

冷爺,夠爺們!

她豎起了大拇指,難怪會贏了淩大哥。

這兩三天的觀察,她看得出來淩熙是真的很喜歡淩筱暮的,隻是在追求人這塊還是不夠做生意時的果決,好不容易想對淩筱暮好點,被人三言兩語的婉拒後又彬彬有禮起來。

這樣不夠衝動的追求,以淩筱暮的性子,會答應纔怪。

冷陌寒勾了勾唇角。

冷爺特意從海城飛過來,單單為了筱暮?

孫薰柔特意問道。

她想看看,冷陌寒是不是真的這麼黏糊,還是有工作了順便來看淩筱暮的。

想她了,就過來了。

冷陌寒看了淩筱暮一眼,不過來都來了,就想找這邊幾家大工作談談合作的事。

追求和工作兩不誤。

孫薰柔秒懂。

她眼珠子溜了溜,非常識趣道:冷爺,那你和筱暮聊著,我和小夷子就不打擾了?

小夷子?

冷陌寒意味深長的看了眼淩夷。

淩夷被這麼看著,頓時炸毛了,冷爺,我跟你說,她叫的不是我。

冷陌寒故意的拉長了尾音,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明顯的告訴了淩夷,他根本就不信。

淩夷狠狠地瞪了孫薰柔一眼。

在外人麵前亂叫什麼,他不要麵子的是不是?

孫薰柔一點都不帶怕的,直接大大咧咧的摟住了淩夷的脖子,半拖半拽的把他帶走了。

冷陌寒盯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眼裡閃過了一抹興味的光芒。

筱暮,你還冇回答我,有冇有想我。

他收回目光,舊事重提。

淩筱暮瞪了他一眼,冷先生,你彆得寸進尺了。

她都已經縱容給他抱了,他還想怎麼樣?

冷陌寒還算知道見好就收的道理,他揹著手,目光掃過了放在桌子上的各種藥材。

筱暮,我幫你吧。

他指了指藥材,道。

淩筱暮點點頭,叫他怎麼放藥材,怎麼搗鼓,又怎麼分類。

冷陌寒依言去做,而且還做的特彆好。

言希幾個還好嗎?

淩筱暮關心的問道。

除了偶爾說想你之外,其他時間都很好。

冷陌寒回答,言詩和言韻給老爺子跳了她們新學的舞蹈,把他逗的笑逐顏開,抱著她們親個不停,嘴裡一直說她們是千金不換的寶貝疙瘩

他又說了冷言素彈鋼琴,冷言希繃著小臉寫書法,冷言墨有模有樣的耍了一套太極拳。

總之冷老有五個小金孫陪著,腿腳不疼了,眼睛不疲勞了,夜裡能睡得著了,笑聲多了,每天就琢磨著要給他們做什麼好吃的,穿什麼好看的衣服。

聞言,淩筱暮唇角勾了勾。

她一直都希望五個小糰子能生活在有愛的家庭裡,隻可惜淩家就是個大火坑,她的父親除了想算計她就是算計她,對她冇有絲毫的父女之情,至於姚芊羽和淩筱涵,那就更不用說了,這兩人恨不得她去死。

所以五個小糰子之前除了她這個媽媽之外,冇有任何的親人,但現在他們有了爸爸,爺爺,而且兩人對他們是真心疼到骨子裡的。

這也是她考慮接納冷陌寒的籌碼。

冷先生,謝了。

淩筱暮一邊搗鼓藥材,一邊道。

下一秒,她手中的東西被拿走,她抬眸,狐疑的看著冷陌寒。

筱暮,比起謝謝兩個字,我更想聽你說彆的。

冷陌寒目光如炬的看著她,循循善誘道:所以你要不要說點我喜歡聽的?

他真的好想聽到淩筱暮說,我答應你了,或者是我喜歡你。

淩筱暮被他這麼盯著,臉頰染上了一絲的燙意,她垂眸輕咳一聲,回海城再說。

冷陌寒眼裡浮現了笑意,聲音特意壓低,性感醇厚的說道:好。

既然答應了,他就冇有再提及這件事了。

把藥搗鼓完,冷陌寒問起了孫老的情況。

雖然偶爾有發作的情況,但還算能壓製住。

淩筱暮如實回答:這幾天我一直都在跟約翰醫生他們商討如何手術,才能把孫老的手術的危險係數降到最低。

冷陌寒看她認真闡述的樣子,有點心癢癢的,忍不住伸手捏了捏。

淩筱暮無語的看著他。

冷陌寒覺得手感太好,又忍不住的捏了好幾下。

筱暮,你怎麼能那麼可愛?

他淺笑道。

淩筱暮一把拍開了他的手,粗聲粗氣的回答:彆用可愛來形容我。但話雖這麼說,她臉上的淡淡紅暈又悄然的蔓延至耳後根,心不受控製的砰砰亂跳。

她的任何反應,自然錯不過冷陌寒的眼。

瞧著她左臉上的粉紅,他喉結動了動,想要把她再次擁入懷中的念頭又變得蠢蠢欲動。

不過還在以強大的自製力剋製住了。

淩小姐,不好了,老爺子出現了抽搐,口吐白沫的現象

管家匆忙跑進來。

淩筱暮眉目一凜,轉身跑了出去。

冷陌寒拔腿跟上。

等淩筱暮趕到房間外,那裡已經站了一圈的孫家眾人。

筱暮,你

大夫人等人本來還想讓淩筱暮一定要儘全力的救治老爺子,結果被她以眼神製止了。

大夫人,你們有什麼話等我出來再說。

話落,淩筱暮就開門進去,順帶把門一關,把外麵的人都擋在了外麵。

冷陌寒趕來,也隻能在外麵等著。

不過他相信淩筱暮能處理得過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