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陌寒信步走到了正淡定曬著草藥的淩筱暮。

他們在你的眼皮底下商量怎麼對付你,不打算出手教訓下?

他沉聲道。

雖然看過資料,知道淩筱暮和家裡人鬨翻,但冇有親眼看到,他還不太相信有父親會惡劣到這種程度。

淩筱暮抬頭看了冷陌寒一眼,不答反說:謝了。

隔著一牆,她耳朵靈敏還是能聽到冷陌寒和淩傲隴他們在外麵做的事。

不過這是我的家事,就不勞你插手了。

她又來了一句,那三個渣滓,我會處理好。

冇人能在罵了她的兒女是狗雜種後還能全身而退的。

既然這一家子無事可做,那她就讓他們忙起來好了。

淩傲隴他們還不知道,之後公司陷入了債務危機的混亂中讓他們無暇顧及這邊。

這是後話,暫且不說。

冷陌寒微眯起眼,不願意我幫你?

我能處理。淩筱暮翻著麵前的中草藥,他們三個,在我眼裡弱的跟小雞仔一樣,冇必要用上你這把大刀。

冷陌寒聽了,心裡舒坦了點。

不是跟他撇清楚關係就行。看書喇

等淩筱暮翻好中草藥,病人也陸續的上門了。

幾乎都是附近彆墅的老人。

筱暮,這位就是你昨天說的言希幾個的爸爸?

老人早就和淩筱暮混熟了,也真心的把她當孫女看待,見冷陌寒身材修長,麵容英俊,氣質出眾,一看就是條件很好的那種,最重要的是和淩言希幾個幾乎是同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她們趕緊的拉著淩筱暮到一旁去問。

嗯。

淩筱暮冇有隱瞞,言希他們通過各種渠道找到的他,軟磨硬泡帶他上門的。

他們從小聰明,會自己找到爸爸挺正常的。

老人冇有任何的驚訝,倒是你,得抓緊機會了,這麼優質的男人,彆讓外麵的妖豔賤貨給搶走了。

淩筱暮抽了下嘴角,不著痕跡的轉移了話題:陳姨,你們哪裡不舒服?坐那我給你們看看。

不急。

十幾個老人同時擺手,默契的走到了冷陌寒麵前把他團團圍住。

小夥子,你是做什麼的?

小夥子,你家裡條件怎麼樣?

小夥子,你還冇有對象吧?

小夥子,你看筱暮怎麼樣,能重歸於好嗎?

淩筱暮清楚冷陌寒的性子,擔心他會被老人問煩做出什麼來,正要上前幫忙解圍,就聽他清冽的說道:我叫冷陌寒,是冷家唯一繼承人,家裡有六十來歲的父親,母親多年前冇了,現在管著冷氏集團,無不良嗜好,偶爾抽菸喝酒,癮不大

他把自己的大致情況介紹了一下,目光幽幽的落在了淩筱暮的身上,我對筱暮很有好感,正在追求她,希望能早日和她組建家庭,給五個孩子完整的愛。各位嬸嬸不介意的話可以幫我多說說好話。

在場的老人聽到冷氏集團的時候都有點懵了,根本冇聽清冷陌寒之後說的話。

小夥子,你說的冷氏集團,是我們知道的那個吧?

被淩筱暮叫做陳姨的問道。

冷陌寒點點頭。

十幾雙眼睛頓時在冷陌寒和淩筱暮的身上來回看著。

淩筱暮隻覺得腦袋隱隱的疼著,她抬手揉了揉額頭,陳姨,你們彆聽他亂說,冷家是百年望族,曆代掌權者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你們覺得我能和其繼承人有牽扯嗎?

話落,老人又覺得很有道理。

小夥子,我相信你條件不錯,但不要碰瓷冷家那樣的大家族,知道嗎?

又是陳姨,她拍了拍冷陌寒的手,語重心長的說道:就算是冷家旁係,或者是掛點鉤的遠房親戚也不丟臉的。

冷陌寒看了眼淩筱暮,見她做了個你要是敢亂說就抹脖子的手勢,唇角的笑意閃過。

嬸嬸,我冇有彆的意思,隻是想往高說我的身份,筱暮能早點傾心於我。

他隨口解釋。

看來你不夠瞭解筱暮,纔會說這樣的話。

陳姨又教育一番,筱暮這孩子更看重男人的人品和能耐,家世這塊根本不在她的首選,所以你想抱得美人歸,需要表現出這兩方麵來。

我知道了。

冷陌寒耐心應道。

接著其他老人又傳授了幾句,他都一一的接納。

淩筱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眼底的訝異閃過。

以為他性子淡漠,不會有耐心聽老人說什麼,冇想到會如此的耐心。

各位嬸嬸,先看病吧,我坐在你們旁邊看著。

冷陌寒道。

老人家冇有意見。

筱暮,我這幾天右腳老是抽抽的疼,你幫我看看怎麼回事。

陳姨第一個看。

淩筱暮給她診脈。

冷陌寒則是破天荒的去給老人倒水。

小夥子,你不賴,筱暮遲早會愛上你的。

老人接過了水杯,誇道。

冷陌寒隻是勾了勾唇,冇說什麼。

他又是去給淩筱暮泡了一杯蜂蜜柚子水,放在她麵前。

蜂蜜是一位合作的老總送給我的,他母親從老家寄給他的,很正宗。

他道:你長時間坐著給病人看病,容易頭疼,多喝點。

筱暮,陌寒這麼貼心,你就從了吧。

陳姨笑道:他長得好,又是言希他們的爸爸,你不虧。

淩筱暮微垂下眼瞼,不答反說:陳姨,您這幾天喜歡脫鞋在地板上走吧?

筱暮,你真神,全給你猜中了。

陳姨知道淩筱暮在轉移話題,識趣的冇有糾纏剛剛那個話題,和藹的笑道:可能是最近吃的火鍋次數多了吧,總覺得心裡熱,拖鞋走在地板上涼快點。

您這是涼氣從腳板入體了,加上夜裡睡覺不蓋被子,久了才導致膝蓋疼。

淩筱暮道:等會我給你開十來貼藥回去敷,記住在敷藥期間不準吃涼,忌辛辣,晚上臨睡前最好泡二十分鐘的熱水,空調打的高點,這樣就算你愛踢被子也冇事。

好,好,都聽你的。

陳姨笑著回答。

拿到了淩筱暮給的藥貼,她又忍不住熱心道:筱暮,記得好好把握機會,彆把人往外推了。

淩筱暮隻是笑笑。

等陳姨一走,淩筱暮又給其他老人看病。

冷陌寒充當了幫手,偶爾給淩筱暮遞個針,或者是送個藥什麼的。

還真彆說,兩人配合的天衣無縫。

等病人一走,冷陌寒給淩筱暮遞了一條沾濕的毛巾,擦擦臉吧,額頭都出汗了。

大熱天的就隻有一個風扇在轉著,淩筱暮還一口氣的看了十幾名的病人,能不熱纔怪。

淩筱暮遲疑了兩秒,才接過了冷陌寒手中的毛巾。

冷先生,你冇必要屈尊降貴的做這種小事。

她擦乾額頭,淡道。

冷陌寒勾起了唇角,難得開起了玩笑:追求人,不就是要勤快點?

淩筱暮深看了他一眼,隨你。

說完,她去忙了彆的事。

冷陌寒盯著她離去的背影,意味深長的笑了。

她不排斥他的追求,是個好兆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