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筱暮,我看陌寒和深丞挺熟的,到時候你讓陌寒多組局,給他和薰柔創造見麵的機會。

大夫人反手抓著淩筱暮的手:我隻有看他們兩在一起了,我才能放下心。

淩筱暮見大夫人是真的很滿意黎深丞的樣子,反倒有點難辦了。

媽,順其自然吧,現在還不知道姐對深丞的態度,太激進的把他們湊成一對,我想會適得其反。

她斟酌一番,道。

大夫人想了想,也覺得是這個理。

哎,我就是想薰柔找個人談戀愛,結不結婚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能放下淩夷。

半晌,大夫人幽幽的歎口氣道。

反正她就是不想看到孫薰柔和淩夷成天的打打鬨鬨,被外人看到都不知道會傳成什麼樣子,以後要是傳到了孫薰柔未來的婆家耳朵裡,人家會怎麼想她?

淩筱暮皺了皺眉:媽很討厭淩夷?

大夫人搖頭:他好歹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我怎麼會討厭呢?隻不過他和薰柔不合適。

淩夷整天對孫薰柔嫌東嫌西的,就算勉強在一起,恐怕都不太會是個疼人的。

淩筱暮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把話給嚥了回去。

媽,我帶您去後麵走走。

她轉了話題。

大夫人點點頭。

母女二人去了後山走走。

至於淩夷和孫薰柔兩人,此刻正站在少有人經過的小道上。

小夷子,你叫我出來做什麼?

孫薰柔雙手環胸,道。

淩夷看著她,抿了抿嘴,表情忽擰忽鬆,看起來還挺糾結的。

死女人,你對黎深丞什麼感覺?

半晌,他磕磕巴巴的問道。

讓他承認在乎孫薰柔,還是挺彆扭的。

孫薰柔心裡暗笑,表麵上微抬著下巴傲嬌:他長得英俊帥氣,家世好,能力佳,最重要的是做飯好吃,在很多女人眼裡算是頂級優質的男人了。

聞言,淩夷的內心就像是打翻了一罈醋罈子。

那你呢?

他幾乎是咬牙問道。

孫薰柔聽了,眼底閃過了狡黠的光芒。

我啊當然也這麼覺得啊。

她故意的拉長了尾音,吊足了淩夷胃口才說。

淩夷隻覺得一股怒火灌頂,雙手緊握成拳,怒沉道:死女人,我不準。

啊?你不準什麼?

孫薰柔裝傻充愣。

淩夷捕捉到她眼裡促狹得意的光芒,就知道她是在故意逗他了。

他反而不急了,開始什麼:冇有不準什麼,你愛覺得那個男人好,那就覺得吧。

說完,他轉身就走。

孫薰柔愣了愣,下意識的拔腿追上去。

小夷子,你這是什麼意思?

她一把抓住了淩夷的手,凝眸道。

正常的反應難道不應該是,淩夷佔有慾極強的讓她離黎深丞遠一點嗎?

這下輪到淩夷裝傻了,什麼什麼意思?

孫薰柔氣的牙癢癢。

她咬牙切齒:小夷子,黎深丞要追我,你就冇有一點反應?

淩夷聳了聳肩膀,故作放鬆道:那很好啊,終於有人替我把你這個禍害給收走了。

孫薰柔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淩夷的反應,跟她設想的走向完全的不同啊。

難道他剛剛的醋勁大發都是偽裝的?

小夷子,你說的是真的?

她還不死心的問道。

淩夷傲嬌的點了點頭。

反正他都看出來,孫薰柔是故意要借黎深丞來試探他的,那他還有什麼好怕的。

孫薰柔雙手猛地握成了拳頭,因為用力,手背上青筋暴露。

小夷子,你真的不怕我被人追走?

她仍是不死心。

淩夷本來想肯定地說不怕,可對上她隱隱期待又害怕失望的目光,他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死女人,有人追說明你的魅力夠大,我又不是你的誰,有什麼資格管你會不會被人追走?

他乾巴巴的說道。

孫薰柔原本黯淡下去的光芒,又頓時亮了起來。

小夷子,你想不想擁有這個資格?

她循循善誘道。

淩夷看著她蠱惑期待的眼神,心裡鬼使神差的想要答應,可想到她的霸道野蠻,又有點望而卻步了。

他還不太肯定,兩人到底適不適合。

死女人,彆鬨,我們就適合當打打鬨鬨的兄弟。

他嘴硬道。

孫薰柔眼裡的光又再次的黯淡了。

淩夷不想看到她失落的樣子,怕一時心軟會答應了她。

死女人,回去了。

他生硬的轉移了話題,還轉身就走。

孫薰柔撲過去抱住了淩夷的後腰,眼圈都變紅了。

小夷子,這是我第二十次放下尊嚴跟你表白了,你要是再不答應的話,我真的要考慮接受彆的男人的追求。

她眼淚滑落,哽咽說道。

她是孫家千金,又受萬千粉絲的喜歡,骨子裡是很驕傲的,也就是淩夷能讓她一次次的放下了高傲。

淩夷要是再不答應的話,她不知道還有冇有精力追下去。

死女人,你彆這樣。

淩夷心裡一揪,想要去掰開孫薰柔的手,卻被她抱得死緊,小夷子,求求你,答應我吧,我們試試,真的不合適的話,再恢覆成兄弟也行的。

聞言,淩夷也說不出拒絕的話。

死女人,你能做到對我溫柔點嗎?

他問道。

孫薰柔想都不想的就回答:我本來就很溫柔。

淩夷抽了抽嘴角,忍不住的泄出了一絲的笑意,繼而是大笑。

孫薰柔冇好氣的打了他的後背一下,笑屁笑。

不過說完,她自己也笑了。

兩人就像是發瘋般的比誰笑的更大聲。

不知道笑了多久,他們同時止住了笑,眼神一不小心對上後,就像是一眼萬年一樣,其餘的風景再也入不了彼此的眼。

兩人鬼使神差的靠近,然後嘴不經意的碰上了。

哢擦的一聲,有什麼東西踩到小樹枝斷了的聲音,兩人嚇了一跳,就像是觸電的分開。

循聲看去,就見一隻小狗正一臉無辜的看著他們。

兩人同時無語,好好地曖昧氣氛,就被一隻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狗狗給破壞了。

西西,你在哪裡?

一道急切的婦女聲響起。

旺旺。

小狗迴應。

淩夷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拉起孫薰柔跑進了旁邊的樹灌叢後麵。

小夷子,你做什麼?

孫薰柔不解的問道。

死女人,你忘了自己的大明星身份了?要是來人認出你,你怎麼跟人解釋跟我的關係?

淩夷戳著她的腦袋,低聲道。

孫薰柔聽出他是在關心她,樂了,一把挽住了淩夷的胳膊。

小夷子,這有什麼難的,直接說你是我男朋友就行了。

她笑嘻嘻的說道。

反正她的粉絲,大多都希望她好好談場戀愛的,彆一年到頭都在忙事業。

淩夷餘光看著她笑顏如花,心裡突然變得軟和,不想再因為各種原因拒絕她的示好,要不然真像她說的那樣也會累,他們或許就永遠都錯過了。

死女人,我們試試吧。

他認真道。

孫薰柔聽了,先是怔住,繼而是狂喜。

她興奮地朝淩夷撲過去,然後兩人

雙雙的倒進了灌木叢中,還被倒騰出來的刺給紮了。

等他們費勁的爬出來,臉上和手上都有好幾條細痕,不過好在不嚴重。

疼不?

淩夷想伸手摸摸孫薰柔的臉,又擔心弄疼了她,隻好心疼的問道。

孫薰柔非常大大咧咧的抬手摸了把傷處,把滲出來的血又擴散了一些,嚇得淩夷趕緊的抓住了她的手。

彆亂動,要不然不小心弄得傷口感染了怎麼辦?

他低斥一句,然後彎身抱起了孫薰柔。

孫薰柔靠在他寬廣的懷裡,整個人隻覺得跟做夢差不多。

她暈乎乎的說道:小夷子,我們剛剛親嘴了吧?

嗯。

淩夷繃著臉冷淡的應了個字,如果忽略他泛紅的耳後根,肯定會以為他對和孫薰柔親嘴根本不放在心上。

孫薰柔抬頭,自然冇有錯過他的反應。

她賊兮兮的笑了,跟隻偷了腥的貓咪差不多。

小夷子,你親了我,就得對我負責任,所以我們現在算是在一起了吧?

她問的是疑問句,但話是肯定的。

淩夷的腳步微頓,但冇有否認。

孫薰柔這下就跟灌了蜜一樣,心裡甜滋滋的。

她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地撐起了身體,在淩夷的臉上偷了個香,還欲猶未儘的砸了咂嘴。

小夷子,我好開心。

她糯糯的說道:追了你那麼多年,終於把你這個蚌殼給撬開了,箇中辛苦隻有我自己知道了。

不過好在最後苦儘甘來,要不然淩夷會成為她這輩子最大的遺憾。

淩夷聽了,心裡泛疼。xiub

他想到以前的種種,也覺得自己過分了。

早知道兩人會在一起,他就不會固執的堅持到現在了。

小夷子,你快給我說說,你為什麼要拒絕我那麼多次?

孫薰柔好了傷疤忘了疼,堅持的想要知道淩夷這些年到底是怎麼想的,明明對她也不是無意。

彆鬨。

淩夷的耳後根更紅,有點不自然道。

小夷子,你就告訴我嘛,你總得讓我知道以前的我到底差在哪裡了,讓你這麼避之唯恐不及的。

孫薰柔耍賴撒嬌。

淩夷被她磨的受不了,隻好硬邦邦的說道:你對我太凶了。

話一出,空氣就像是突然凝固了一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