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夜,註定是非常火熱的夜晚。

第二天,淩筱暮見到的林詩涵,時不時地就露出憨笑。

“回神了。”

淩筱暮在她麵前打了個響指。

林詩涵看她一眼,稍微剋製的斂去了笑意,結果冇幾秒鐘又笑了,看起來更加的傻。

“……”

淩筱暮忍不住的抽了抽嘴角。

陷入戀愛中的女人啊,簡直是……

就連林詩涵這樣的女強人,都不能免俗了。

“就這麼喜歡津言?”

淩筱暮促狹道。

聽到孟津言的名字,林詩涵的臉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爬上了熱度,她含羞帶怯了幾秒鐘,然後跟瘋癲一樣的巴著淩筱暮的手尖叫出聲。

“啊……筱暮,我和津言在一起了,我終於把自己推銷出去,我再也不是單身狗了。”

林詩涵又蹦又跳的說道。

孟津言是那麼的英俊完美,她配他算是高攀了。

淩筱暮哭笑不得的看著發瘋般的林詩涵。

“停。”

她笑說了一句。

林詩涵聽話的閉上了嘴,結果安靜不到一分鐘,她又發瘋般又笑又叫的。

淩筱暮看著路過的人都往這邊看了,隻好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詩涵,知道你有多渴望脫單了,所以我們能在外麵稍微的矜持點嗎?”

她好脾氣的說道。

林詩涵眨眨眼,點點頭,表示她已經恢複理智。

淩筱暮這才放開了她的嘴。

“筱暮,我昨晚跟津言坐在甲板上聊了大半夜,直到淩晨五點才各自進屋睡覺,可我興奮地一點睡意都冇有。”

林詩涵一把挽住了淩筱暮的手,喋喋不休的說道:“我真的是太高興了,冇想到這麼快就能和他確定男女朋友的關係。”

她原本還以為得過一段時間才能確定是否在一起。

淩筱暮看了她一眼,有些潑冷水的說道:“詩涵,你這個戀愛智商為零的樣子,不怕津言完全的主導了這段感情的走向?”

雖然她樂見其成林詩涵和孟津言在一起,可林詩涵的高興程度超出了她的想象之外,她還是擔心她會受傷的。

一旦感情裡,被偏愛的往往有恃無恐。

林詩涵斂去了嘴角的笑意,垂眸沉吟了片刻。

半晌,她抬眸看淩筱暮,“筱暮,我是感受到了津言的愛意,纔敢真實的展露了小女人的心性。”

小女人不就是,高興就是高興,不高興也冇必要藏著掖著嗎?

如果孟津言哪天把對她的愛收回去,她也不會卑微的去哭求。

她的自尊,不允許她太過犯賤了。kΑ

shu5là

淩筱暮摸了摸她的頭,“詩涵,你心裡有底就好了。”

林詩涵點點頭。

下一秒,她雙手抱住了淩筱暮的腰,像隻慵懶的小貓咪一樣在她的肩頭上蹭了蹭。

“筱暮,你放心吧,我不會再跟以前的戀愛腦了。”

她軟軟的撒嬌。

淩筱暮笑了笑。

“我們過去吧,陌寒和津言該等急了。”

“好。”

兩人手挽手的走過去,就見冷陌寒和孟津言在抽菸聊天,聊得多是工作上的內容。

“冷爺,津言,你們兩無不無聊啊,來醫院了還聊工作。”

林詩涵撇撇嘴,故作嫌棄的說道。

孟津言伸手摟過了她的腰,溫柔道:“男人聚在一起,大部分都是聊工作的。”

要麼就是喝酒聊女人。

當然後麵的話,他打死都不會說的。

林詩涵輕哼了哼,抬手拿過了他的煙熄滅。

“筱暮說了,吸菸有害健康,以後彆抽了。”

她說道。

孟津言先是愣了兩秒,然後好笑的捏住了她的鼻子。

“詩涵,我們昨晚纔在一起,你這麼快就原形畢露的管我了?”

他打趣道。

林詩涵傲嬌的哼哼,“後悔了?那我也不給你後悔的機會。”

孟津言嘴角邊的笑意更深了。

“放心吧,這輩子我都不會後悔的。”

他保證。

林詩涵的心情更好了,如果身後有尾巴的話,肯定能看到它晃來晃去的樣子。

“一會兒想去哪裡玩?”

孟津言撫摸著她的頭,問道。

“你做攻略,我跟著就行。”

林詩涵把決定權交給了孟津言,她懶得廢那個腦子。

孟津言點了下頭。

“陌寒,嫂子,要一起去嗎?”

他看向了淩筱暮和冷陌寒。

冷陌寒側眸看淩筱暮,等她的決定。

“津言,不用了,你們兩去就行。”

淩筱暮搖頭。

人家是纔剛確定戀愛關係的小情侶,他們跟著去做什麼?

孟津言冇有強求。

他也想跟林詩涵獨處。

“進去吧。”

淩筱暮指了指醫院門口,道。

四人進了醫院裡。

孫薰柔已經轉入了病房,是淩夷給她預定的高級病房,裡麵廚房客廳沙發這些應有儘有,陪床的都有地方睡。

“姐。”

淩筱暮走到了病床前,打了聲招呼。

孫薰柔是醒著的,而且精神狀態看起來還不錯,不似昨晚的蒼白無血。

“筱暮,多虧了你給的藥,昨晚讓醫生按時的碾碎了餵給她吃,今天天她就能轉入病房不說,氧氣罩也能摘下來。”

大夫人走過來,慈祥的拉起了淩筱暮的手,柔聲道。

淩筱暮嘴角彎了彎,“等會我再送些過來,爭取讓姐在半個月內就能生龍活虎。”

大夫人知道她給的藥都是上等的,所以自然相信她說的話。

“薰柔,這次是筱暮救了你的命,又不吝惜的給你各種好藥,等你好了要是不對她這個妹妹好的話,媽頭一個饒不了你。”

大夫人對孫薰柔道。

孫薰柔輕點了下頭,費勁的想要抬起手,被淩筱暮製止了。

“姐,你還傷著,彆亂動。”

淩筱暮道。

孫薰柔聽話的放下了手,有些無力的道謝:“筱暮,謝謝。”

淩筱暮握了握她的手,“姐,我們是一家人,你要是再說這種客套話的話,我可生氣了。”

話落,孫薰柔咧唇一笑,看起來有點憨。

可能是醒來的時間有點久了吧,孫薰柔連打了好幾個哈欠,眼裡流露出了一絲絲的疲倦之色。

“姐,累了就睡吧,我們會在這陪著你的。”

淩筱暮說道。

孫薰柔聽話的閉上了眼,冇多久就睡了過去。

大夫人看著她疲倦的睡顏,心裡既心疼又慶幸。

要不是淩筱暮在,孫薰柔有可能就要跟大兒子一樣……

她不敢想下去,剛想不好的念頭就覺得呼吸變得特彆困難。

謝天謝地!她的女兒冇事,要不然她真的會跟著一起去了。

一連失三個兒女的話,冇哪個當母親的能承受得住。

“媽,姐是個有福氣的,您就放心吧。”

淩筱暮伸手環住了大夫人的肩膀,說道。

大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背,“你也要好好的,我才能完全的放心。”

“好。”

淩筱暮應道。

大夫人這纔有了笑意。

“老大,你來了。”

淩夷提著一堆吃的進來,見淩筱暮也在,笑著道。

大夫人嘴角邊的笑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斂去。

淩筱暮餘光自然注意到了。

她有心想幫淩夷和大夫人緩和有些僵硬的關係,目光掠過了淩夷手上的東西,“淩夷,你買了什麼?”

“我擔心伯母和伯父冇吃什麼東西,就定了這邊玉書齋的食物,工作人員剛送過來。”

淩夷提了提手中的東西,道。

淩筱暮偷偷地給他豎了個大拇指。

果然有進步了。

被人稱讚,淩夷渾身頓時充滿了鬥誌。

“伯父,伯母,我訂了你們喜歡的食物,你們先吃吧……”

淩夷的話剛落,就聽黎如煙的聲音從身後響起,“伯父,伯母,我和哥哥給你們帶各種吃的過來了。”

聽到這個令人討厭的女聲,淩夷的眼底閃過了一抹煩躁和厭惡。

這對兄妹真是夠陰魂不散的。

“如煙,深丞,你們來了啊。”

大夫人見到他們,立刻露出了非常璀璨的笑容,淩夷看了,心裡更加的鬱卒了。

明明她以前挺疼他的啊,怎麼跟孫薰柔在一起了,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變化了?

“伯母,這是我大哥親自給您做的飯菜,您嚐嚐喜不喜歡。”

黎如煙接過了黎深丞手裡的保溫盒,說道:“從買菜,洗菜,做菜都是他一人包辦的,都不捨得讓我打個下手。”

聞言,大夫人看了黎深丞一眼,對他更加的滿意了。

“伯母,我大哥還說了,等薰柔能吃些流食,他就去買各種肉類給她煲湯喝,爭取把她養得白白胖胖的。”

黎如煙又道:“他還特意在網上查了那些魚是傷患能吃的,都已經打電話讓人預備最好的了,就想著薰柔能吃的合胃口點。”

“深丞,你有心了,薰柔能有你這個……”

“黎少,薰柔是我的女朋友,我自然會照顧好她的,不需要你瞎好心了。”

不等大夫人說完話,淩夷冇好氣的打斷道。

大夫人輕蹙了蹙眉,但到底礙於孫薰柔和淩家的麵子,並冇有出聲反駁了淩夷。

隻是對他的,越發的不滿了。

孫薰柔出車禍到現在,淩夷都冇有想過要給她做頓飯或者詢問醫生要注意哪些事項。

和黎深丞比起來,他真的粗心得很。

兩相比較下,當母親的都知道要選誰了。

淩筱暮抬手按了按眉心,無奈的歎了口氣。

她以前怎麼不知道淩夷這麼的衝動易容躁呢?

再這樣下去,彆說是大夫人了,就連她的天平都要傾向黎深丞。

論照顧人,淩夷真的是比不上黎深丞。

作為女人,尤其是剛經曆了生死的女人,內心正脆弱著,肯定更想要個能懂她,事事照顧她的,而不是在這關鍵口還要懟人的男人。

如果她是淩夷,這個時候就越要表現出大度的一麵,讓人看到,他不是冇有容人之量的。

男人嘛,就算心裡介意的要死,明麵上都得表現出沉穩大氣來,至於私下怎麼來,誰管得著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