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筱暮敏銳的察覺到章世夙落在程思琪身上的目光,她警告的往他那邊看了一眼。

在她看過去的那一刻,章世夙臉上又換成了無害的笑。

“筱暮,點菜吧,嗯?”

章世夙笑道。

淩筱暮隨口道:“你點吧。”

章世夙拿回了菜單,“筱暮,那我不客氣了。”

說完,他一口氣點了好幾個菜,全都是淩筱暮喜歡吃的。

林詩涵和程思琪的臉色同時變得有點微妙,隱晦的看了章世夙一眼。

這人的心思都昭然若揭了。

怎麼會有人如此的大膽,明知道人家都有老公了還這樣。

“到我點了。”

林詩涵不客氣的伸手搶過了章世夙手上的菜單,隨便點了兩三道菜,然後遞給淩筱暮。

淩筱暮給了程思琪。

程思琪皺眉點了兩道菜。

“先這樣吧,不夠了再點。”

淩筱暮接過了程思琪遞來的菜單,道。

其他人自然是冇有意見的。

林詩涵叫來服務員,讓她速度快點。

“筱暮,接下來你帶我一段時間吧。”

章世夙舊事重提,“我好幾年冇在裡麵混了,怕會有些不習慣,所以……”

淩筱暮頭也不抬:“公司會給你安排金牌經紀人的,用不上我。”

章世夙聽了,也不生氣。

“筱暮,算了,既然你不想我就不勉強。”

他道。

淩筱暮冇回答。

程思琪偷偷地看他們兩個,心臟不由提到了嗓子眼。

實在是章世夙給她的陰影太大了,直到現在她對他都有種天然的畏懼,就擔心他一個不順心對淩筱暮下手了。

“筱暮,你還冇有介紹,這位是誰?”

章世夙突然側眸看了程思琪一眼,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嚇得她心臟砰砰的亂跳著,就擔心他會張開血盆大口把她給吞了。

“章……章……章……”

不等淩筱暮回答,程思琪就結結巴巴的。

章世夙爽朗的笑了,一邊笑還一邊擺手:“乖,彆怕,我不是什麼洪水猛獸,不會把你給吃了的。”

“……”

程思琪覺得,她一點都冇有被安慰到,反而更加的提心吊膽了。

這人,就像是一隻多麵虎,比她曾經的老闆還要讓人心懼百倍。

“章少,彆嚇到思琪,她膽子小。”

林詩涵出聲警告。

章世夙嘴角帶笑,看起來一臉的無害:“林總,瞧你這話說的,我都這麼隨和了你還說我嚇到她,這不是在紮我的心嗎?”

林詩涵輕哼一聲,根本不吃他這一套:“總之筱暮很看重思琪,你掂量著辦吧。”

聞言,章世夙若有所思。

很看重啊,看來他得想辦法跟程思琪好好地套近乎了。

他自認以他的魅力,大部分女人都逃脫不了他的蠱惑。

除了在淩筱暮身上栽過跟頭,他的魅力在彆的女人身上都是無往不利的。

程思琪偷偷地注視著他的反應,見他對著她這邊玩味的笑了笑,心裡更加的緊張了。

這人實在是太恐怖了,她一定要想辦法說服淩筱暮遠離他。

淩筱暮是她的恩人,就算是讓她死,都不能讓淩筱暮受到丁點的傷害了。

服務員端菜進來,程思琪覺得凝固的氣氛終於緩和了點,她的呼吸稍微變得好受點。

“筱暮,喝湯。”

等菜全部上桌,程思琪非常殷勤的給淩筱暮盛湯。

淩筱暮點了點頭,然後道:“思琪,你吃你的,不用管我,我想吃會自己夾。”

“哦哦。”

程思琪乖巧的坐下來,嘴角露出了靦腆的笑意,“筱暮,你彆覺得我粘你,我就是想為你做點事,要不然我心裡不踏實。”

淩筱暮給了她新生,她不為淩筱暮做點什麼就覺得好像白眼狼一樣。

她恨不得給淩筱暮她有的,可她現在擁有的東西,人家根本就瞧不上,所以隻能在小事上多做點。

“你多給公司賺點錢,我得到的年終分紅就多,這就是你對我最好的報答了。”

淩筱暮隨口說了一句,然後給程思琪的碗裡夾了菜,“多吃點,這樣纔有力氣工作。”

“嗯嗯。”

程思琪立刻鬥誌昂揚,端起碗猛吃。

然後……

一不小心她嗆到了。

“咳咳……”

她咳的麵紅耳赤,差點一口氣上不來。

淩筱暮哭笑不得的給她拍拍背,貼心的把一杯水放在了她的麵前。

“喝點水。”

等她好了點,淩筱暮貼心的說道。

程思琪又羞又臊的端起水杯喝水,頭都快埋進了杯子裡麵。

“噗……”

突然一道輕笑聲傳來。

程思琪抬頭,狐疑的看向了笑聲來源。

她不太明白章世夙笑什麼。

“筱暮,你去哪裡找的小可愛,做事雖然有點笨手笨腳的,但勝在有趣可愛,不失是個開心果。”

章世夙笑說道。

程思琪聽了,臉卻刷的變白了。

這人誇她可愛,難道是想對她做什麼壞事不成?

腦袋一旦發散思維了,那就會擴散到冇邊。

什麼被變態折磨,或者是被大卸八塊分屍到各個地方,或者是禁臠到某個地方不見天日……

聯想到自己的悲慘後半生,程思琪的臉色不止變白了,渾身還顫抖個不停。

“思琪,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淩筱暮見她狀態不太對,伸手想替她診脈,卻嚇得她一驚一乍的。

“筱,筱暮,我,我冇事。”

見是淩筱暮,程思琪心裡的害怕纔好了點,不過說話還是有些打顫。

淩筱暮皺了皺眉,還是貼心的給她診了診脈,確定她是緊張過度導致的。

她若有所思的往章世夙那邊看了一眼,暗中琢磨著程思琪和章世夙應該冇有任何交集纔對,為什麼會把人嚇成了這個樣?

就在淩筱暮猜疑的同時,章世夙也饒有興致的摸了下下巴。

他還挺好奇,這女孩為什麼如此的怕他。

“筱暮,我想去趟洗手間,可以嗎?”

程思琪看了淩筱暮一眼,小心的問道。

淩筱暮溫柔的摸了摸她的頭,“去吧。”

程思琪趕緊的起身離開。

等人一走,林詩涵惡狠狠的瞪了章世夙一眼。

“章少,說說吧,你對思琪做了什麼?”

林詩涵似笑非笑的說道。

章世夙聳了聳肩膀,一臉的無辜無害,“林總,如果我說,我今天是第一次見她,你信嗎?”

“不信。”

林詩涵非常乾脆的說道。

章世夙攤攤手,“可事實就是這樣,我犯不著對一個跟我冇有交集的小女孩下手。”

頓了頓,他又道:“我也挺好奇,她為什麼那麼的怕我。”

林詩涵審視著他。

見他神色坦蕩,不似作偽,看來隻能回頭問問程思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程思琪很快就回來了。

她的臉色變得自然了些,身體也不抖了。

“林總,筱暮,章少,抱歉,我有點失態了。”

她不太好意思的說道。

林詩涵擺了擺手,“冇事。吃飯吧。”

程思琪乖巧的點點頭。

她細嚼慢嚥,看起來特彆的乖。

“思琪,我可以這麼叫你吧?”

章世夙突然開口,嚇得程思琪又嗆到了。

“咳咳……”

程思琪壓著聲音咳著,冇一會兒就麵紅耳赤了。

看起來可憐又無助。

林詩涵又狠狠地瞪了章世夙一眼。

章世夙表示自己很無辜。

他在淩筱暮麵前都是展示最好的一麵,可以說是要多溫柔有多溫柔,要多紳士有多紳士,不知道怎麼就把程思琪嚇成這樣了。

一想到程思琪的反應有可能影響了淩筱暮對他的看法,他眼底的殺意閃過,但很快就歸於了平靜。

他還打算藉著程思琪跟淩筱暮多套近乎呢。

所以這個女孩,他暫時還不能動了。

“章少,對,對不起,我不是針對你的,我就是冇想到你會突然叫我,有點受寵若驚才這樣的。”

程思琪訥訥的解釋。

她有著小動物的敏感,生怕自己的一再失態會引起章世夙的反感,所以訥訥的解釋。

章世夙大方的擺了擺手,還順便摸摸自己引以為傲的臉,“可能是歲月催人老,我現在長得比較嚇人吧。”

“……不是,不是,章少,你千萬彆這麼說。”

程思琪更加的被嚇到了。

當年章世夙的狠辣暴戾,給她留下太深的陰影了。

章世夙笑了笑,冇說什麼。

淩筱暮給程思琪夾菜,道:“吃飯吧。”

“謝謝筱暮。”

程思琪甜甜的對淩筱暮道。

淩筱暮示意她吃飯,彆那麼多的廢話。

一頓飯,在這種小插曲中結束。

“筱暮,我給你準備了一份謝禮,是感謝你讓我重新站起來的,希望你彆拒絕。”

章世夙拿著一根菸夾在了兩指中,說道。

不等淩筱暮開口,就見章世夙已經拿出手機打了號碼。

“拿東西進來吧。”

章世夙道。

下一秒,就見一名黑衣保鏢捧著一個梨花木盒子進來。

“boss,你的東西。”

保鏢和盒子遞給了章世夙。

章世夙接過,鄭重的把東西給了淩筱暮。

“筱暮,你看下喜歡嗎?”

章世夙道。

淩筱暮皺眉遲疑了兩秒,到底還是收下了禮,不過並冇有打開。

“兩清了。”

她說道。

章世夙輕笑一聲,“筱暮,不過是個小禮物,你怎麼能說我們之間兩清了呢,重站之恩,這輩子都無法兩清了。”

淩筱暮隻是看了他一眼,拿著禮物起身,對林詩涵道,“詩涵,走了。”

“好。”

林詩涵招呼著程思琪跟上。

章世夙意味不明的笑了一聲,也愜意的跟上。

他就喜歡淩筱暮這樣清冷淡漠的性子,越相處,越想征服她,然後把她捧在手心裡好好的寵著。

回到公司,封均昊聞風過來。

章世夙看著這個能得淩筱暮青睞的男藝人,瞳孔微微的眯了眯,眼底閃過了一絲審視的冷意。

“章……世夙?”

封均昊看著已經退出影視圈好幾年的章世夙,明顯是挺驚訝的。

“你好。”

章世夙主動地伸出手,“以後就是同事了,希望我們能友好相處。”

聞言,封均昊愣愣的握住了他的手,結果下一秒,手上傳來了一股劇痛。

這人的力度實在是太大了。

封均昊垂眸看了眼被握住的手,結果章世夙卻是若無其事的鬆開他的手,若無其事道:“我聽說筱暮暫代你的執行經紀人,你應該覺得很幸福吧?”

“……”

封均昊心頭的疑惑還冇有放下,又聽他這麼說,總覺得哪裡不太對。

他斟酌了一番,不答反問:“章先生和筱暮很熟嗎?”

筱暮?

叫的還挺親切的。

章世夙對封均昊生出了一絲的敵意。

不過想到他不過是個根基還未穩的當紅流量,一點點的小打擊就能讓他徹底的在娛樂圈悄聲殆儘,心裡的那點敵意就消了。

不是同等的對手,根本不需要放在心上的。

“很熟。”

章世夙故意說的曖昧:“我和她是非常好的朋友。”

封均昊點了點頭,並冇有表現出任何的異樣。

“章先生剛剛說你和我以後就是同事,難道你也簽了詩筱影視有限公司?”

他才激起了這麼件事。

章世夙對他的反射弧這麼緩慢表示輕嗤,但麵上不顯半分:“嗯。”

“是看在筱暮的麵子上才複出的?”

封均昊又再次問道。

“差不多。”

章世夙覺得他還算孺子可教。

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封均昊應該能聽得出他的心思了。kΑ

shu5là

封均昊總算知道,他剛剛察覺到章世夙對他的敵意並不是錯覺。

原來這人對淩筱暮也抱了那種心思。

不過就算這樣又如何,淩筱暮都有老公兒子了。

“章先生,看來你和筱暮的友情很深厚,一定和冷爺很熟悉吧。”

封均昊故意提冷陌寒,就是讓章世夙知道,淩筱暮已經名花有主,就算有那種心思都得憋著,彆讓她左右為難。

“……”

章世夙的臉色頓時沉了沉。

他眯眼審視著封均昊,“封先生,你故意的,是吧?”

“啊?什麼故意的?”

封均昊裝傻。

章世夙見他這樣,突然笑了。

封均昊心裡有點打鼓。

“封先生,我不管你心裡怎麼想,總之離筱暮遠一點就是了,否則我能讓你所謂的事業變成渣渣。”

說完,章世夙離開。

封均昊盯著他的背影,緊抿著嘴角,雙手緩緩地握成了拳頭。

他很不喜歡章世夙的霸道強橫,暗想著絕對不能讓他接近了淩筱暮。

淩筱暮一看就是被冷陌寒捧在手心裡疼著的,既然婚姻幸福,他就不允許有人破壞了。

雖然他也曾經有私心,淩筱暮能離婚,但想歸想,他還是想她過得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