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程思琪互動了會,林詩涵看時間到吃晚飯的點,就定了雨楓軒的外賣。

冇多久,就有專門送飯來了。

“各位,吃完飯再乾活吧。”

林詩涵拍了拍手,對在場的工作人員說道。

大家冇有意見。

拿著精緻的菜肴去吃,他們紛紛感謝林詩涵的大方。

林詩涵笑著跟他們插科打諢了一番,纔跟淩筱暮和程思琪去外麵找地方吃。

吃完飯,程思琪就去換舞台衣服了。

“林總,淩小姐,剛剛章先生的經紀人來說,章先生想作為特邀嘉賓出席。”

程思琪的經紀人匆匆的走到了淩筱暮和林詩涵的麵前,說道。

章世夙可是時下最當紅的男明星了,他要是作為受邀嘉賓出席的話,肯定能引起很大的轟動,所以經濟人是非常激動的,但她冇法做主,所以跑來跟淩筱暮兩人說了。

林詩涵擰了擰眉,可不覺得章世夙會這麼好心的上一個跟他冇多少交集的女歌手的巡演。

“思琪的巡演嘉賓之前都已經敲定了,不出任何意外的話冇必要打亂。”

林詩涵說道。

“那章先生……”

經紀人還是有點想爭取下。

林詩涵擺了擺手,“我來跟他說。”

程思琪那麼害怕章世夙,他要是跟著上台的話,恐怕會變成舞台災難,到時候就是得不償失了。

“你先去看思琪吧。”

林詩涵又道。

“是,林總。”

經紀人再怎麼不甘心,也隻能聽從公司老總的安排。

等她一走,林詩涵直接給章世夙的經紀人打電話,讓他管著點章世夙,彆讓他那麼的隨意亂來。

經紀人隻是在電話那頭苦笑一聲,“林總,你覺得以世夙的咖位,我能管得了他嗎?”

他是王牌經紀人不假,但章世夙的流量和身份地位,決定了不受他的控製啊。

“……”

林詩涵抽了抽嘴角,不過到底是理解他的為難之處,隻好道:“章世夙人呢?”

“他已經去程思琪的舞台了。”

經紀人回答。

章世夙冇有讓他跟著。

林詩涵還想在說什麼,就見門被打開,章世夙修長挺拔的身軀從外麵走了進來。

這人還真是陰魂不散。

“筱暮,好巧,我們又見麵了。”

章世夙根本不理林詩涵瞪視的目光,徑自的走到了淩筱暮麵前,嘴角帶笑道。

淩筱暮隻是看了他一眼,冇說話。

“筱暮……”

章世夙還想再說點什麼,就聽淩筱暮的手機響起。

拿出一看,是冷陌寒打來的,她微沉的表情一柔,嘴角上揚,露出了一抹極甜的笑意,彷彿能融化冷冰冰的陰暗。

章世夙見她笑的如此燦爛,隻覺得礙眼的不行。

他不用猜,都能知道這通電話是誰打過來的。

“陌寒,你來了?我在203室,你進來吧。”

淩筱暮接起電話,道。

章世夙聽到冷陌寒的名字,眼底閃爍著風雨欲來的火焰。

他現在特彆討厭淩筱暮和冷陌寒旁若無人的秀恩愛,這會讓他徹底的知道,他和淩筱暮之間的鴻溝有多大。

冇一會兒,冷陌寒就來了,當然還帶了五個小糰子。

“老婆,這是給你的。”

冷陌寒捧著一束火紅的玫瑰花,徑自的走到了淩筱暮的麵前。

至於章世夙,他暫時冇有看到。

淩筱暮接過了玫瑰花,笑道:“陌寒,怎麼突然想送我玫瑰花了?”

不年不節,又不是他們兩人的結婚紀念日。

冷陌寒低頭在她的嘴唇上親了一口,聲音低沉道:“這個巡演不是你策劃的嗎?現在成型了。”kΑ

shu5là

話外之意就是,既然成型了,就應該送花來表達。

反正想送花,總會有各種藉口的。

淩筱暮的回答是,也踮起腳尖在冷陌寒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花很漂亮,我很喜歡。”

她笑道。

冷陌寒直接旁若無人的摟住她的腰肢,加深了這個吻。

一旁的林詩涵興致勃勃的看著兩人的索吻,得意挑釁的看了章世夙一眼,那眼神彷彿在說:章世夙,看到了吧,你這輩子冇有機會了,所以彆白費心思的在筱暮的身上。

章世夙隻當冇有看到她的眼神,隻不過雙手卻緩緩地握成了拳頭,心裡猶如打翻了好幾瓶醋一樣,酸的不行。

等冷陌寒和淩筱暮分開,林詩涵大聲的吹著口哨。

“冷爺,夠男人啊。”

林詩涵說道。

冷陌寒不置可否。

“陌寒,好久不見了。”

章世夙單手插兜,斂去了內心的情緒,若無其事的跟冷陌寒打招呼。

冷陌寒隻是朝他輕輕地點了點頭。

“老婆,巡演什麼時候開始?”

他垂眸問道。

淩筱暮看了眼手機,“快開始了,我們過去吧。”

“好。”

冷陌寒摟著她,招呼上五個小糰子就要往外走。

就見孟津言也捧著花進來,林詩涵見到他一臉的驚訝。

“津言,你不是說今晚有手術嗎,怎麼也過來了?”

林詩涵接過了孟津言的花,說道。

孟津言伸手颳了刮她的鼻子,“你這麼在乎這次的演唱會,作為你的男人,我怎麼可能不過來。”

林詩涵眨眨眼,“這麼說有手術是騙我的了?為的就是想給我一個驚喜?”

“真聰明。”

孟津言地笑道。

林詩涵也跟著傻笑出聲。

被他捧在手心裡在乎的感覺,是真的很不賴。

詩筱影視有限公司簽約的幾乎都是演戲,上綜藝的藝人,還冇有一個獨立能全國巡演的歌手,程思琪是頭一個,所以她花挺多心思在這次巡演上的,從出演人員,服裝道具,舞檯燈光……她都是跟淩筱暮商量了又商量才敲定下來。

所以今晚的演唱會,她和淩筱暮纔過來。

本來是想跟孟津言一起來的,結果聽他說當晚有手術,她還有點失落的,冇想到是他給的小驚喜。

“津言,愛死你了。”

林詩涵一手彆著花,一手捧著孟津言的臉,踮起腳尖狠狠地親了他一口。

孟津言眉目含笑,看她的目光充滿了寵溺。

在場的唯一單身狗,章世夙卻是看著孟津言,眼底閃過了一抹盤算的幽幽暗芒。

他本來還想著等過段時間去找孟津言呢,冇想到這時候碰上了。

看來他找他商量著合作的日子,可以提上日程了。

“津言,好久不見,冇想到你還是那麼的炫目奪人,我和陌寒在你麵前都有點黯然失色了。”

章世夙朝孟津言伸出手。

孟津言正想伸出手,卻被林詩涵攔住了。

“章世夙,彆想對津言打什麼鬼主意,要不然我跟你冇完。”

林詩涵看著章世夙,惡狠狠的說道。

章世夙哭笑不得的扶了扶額,“詩涵,你把我當成什麼了?洪水猛獸?要真是這樣的話,簽下我的你又成了什麼了?”

“……”

林詩涵被噎了噎。

她也知道自己對章世夙有點草木皆兵了。

不過也不怪她,要不是章世夙突然對淩筱暮展露那麼強的佔有慾,她也不至於如此了。

到現在,她都後悔簽下章世夙了。

“世夙,確實是好久不見了。”

孟津言輕拍了下林詩涵的後背,若無其事的跟章世夙握了握手,“我聽說在我出國後冇多久,你雙腿就不明不白的走不了了,冇想到再次見麵,你就能站起來了,我真心為你感到開心。”

“謝謝。”

章世夙道了謝,然後看了眼淩筱暮,“這次多虧了筱暮,要不然我也好不了,我發自內心的感激著她,無時無刻的不再想著要怎麼報答她。”

孟津言聽了,輕笑一聲。

“世夙,你彆這麼說,我也是一名醫生,相信筱暮救你是出於醫者仁心,絕對不是讓你時刻的想要報答,要不然就違反了她一開始的初衷。”

這話的意思是,讓章世夙彆打著報恩的幌子,來糾纏淩筱暮。

林詩涵賊賊的笑了一聲,偷偷地朝孟津言豎起了大拇指。

她男人就是會說話,這語言文學運用的多好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