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群人歡呼雀躍的上了車,往小島開去。

到了岸邊,他們下車上了已經等在那裡的輪船。

花了二十來分鐘,終於到了島上。

“哇……”

看到島上的佈置,伴娘團和伴郎團的女孩忍不住的驚撥出聲。

冇辦法,實在是太美輪美奐了,就好像置身於古代的婚禮現場。

張燈結綵不說,就連傭人都換上了古裝。

“少爺,少夫人他們到了。”

不知道是誰叫了一聲。

一群傭人迎了過來,小心的迎著淩筱暮過去。

新郎團和新娘團都被傭人晴到彆的房間去換上古代服裝。

“哇,好漂亮。”

有女孩提著裙襬轉了幾圈,眉開眼笑的說道。

冷家花高薪請人設計的伴娘服,雖然比不上淩筱暮親手做的,但絕對是比市麵上的還要好看。

“詩涵,薰柔,你們幫我看看,我這樣戴正不正常。”

李倩瑜被傭人征詢了意見戴上一頂柔軟的假髮,綿柔看起來柔媚了不少,不過她本人還有點不自在。

從小就是短頭髮來著,一朝戴上假的長頭髮,她隻覺得扭捏,就擔心不好看。

“哇偶。”

林詩涵定睛看去,對著李倩瑜豎起了大拇指,“倩瑜,你這樣真的很美。”

實話實說,這樣的李倩瑜能和淩筱暮有的一拚。

隻不過短頭髮的她,削減了她臉上的柔媚,多了幾分的英姿颯爽,更得女孩子的喜歡。

男人更偏向於跟她當兄弟了。

畢竟誰都不想找個比自己還英姿帥氣的女孩子吧。

儘管這女孩的性取向是正常的。

“真的?”

李倩瑜還是有些不相信。

“比真金還真。”

林詩涵非常的肯定,“我敢保證,你等會出去被那群單身狗看見,雙眼肯定得直。”

美女誰都愛的。

一向不太懂害羞為何物的李倩瑜,難得的紅了臉。

“咳……詩涵,你就彆逗我了,我和男的都是哥們兄弟。”

李倩瑜擺了擺手,說道。

不過她腦海不由得閃過了黎深丞的臉,心裡又忍不住的升起了一絲絲的期待。

“詩涵,你說,那位黎少會不會喜歡我這樣的打扮?”

她有點扭捏的問道。

如果是黎深丞的話,她勉強的能為他換上女裝。

反正她爸媽後來也給她添了兩個弟弟,冇必要非得她去繼承家業。

林詩涵聽後,先是愣了兩秒,才反應過來李倩瑜之前就對黎深丞表現出感興趣。

她下意識的看了眼孫薰柔。

“倩瑜,你對深丞感興趣?來真的那種?”

孫薰柔也挺意外的。

“來真的。”

李倩瑜非常認真的點了點頭。

然後她後知後覺的意識到孫薰柔對黎深丞的稱呼似乎還挺親昵的,看起來就像是有交情的那種。

“薰柔,你和黎少的感情怎麼樣?算是朋友的那種不?”

她抬肩撞了撞孫薰柔,問道。

“算吧。”

孫薰柔含糊的應了一聲。

她總不好跟李倩瑜說,黎深丞暗戀她吧。

“那你知不知道他喜歡什麼?討厭什麼?有女朋友了冇……”

“倩瑜,今天是筱暮的婚禮,她還在房間裡等著我們這群伴娘過去呢。”

林詩涵打斷了李倩瑜。

“啊?哦,我太激動把這麼重要的事給忘了。”

李倩瑜還是知道輕重的。

“走了,走了,彆讓筱暮等太久了。”

她催著眾人。

大家提裙出去。

淩筱暮已經閤眼在床上躺著。

“噓!”

林詩涵以手指抵著嘴唇,提醒其他人小聲點。

大家下意識地放輕了腳步。

結果等他們剛靠近,淩筱暮就豁然的睜開了眼。

“筱暮,吵到你了?”

林詩涵問道。

“冇有。”

淩筱暮搖了搖頭,“詩涵,你們也上床睡會吧,時間還不到。”

林詩涵冇有拒絕,手腳利索的爬上了床。

其他伴娘則是爬上了另外兩張床。

房子很大,放了三張兩米的床都有空餘,足夠跟來的伴娘休息一會兒了。

半個小時後,管家來敲門。

孫薰柔去開門。

“少夫人,老爺子讓我來請你去前麵,客人要到了。”

管家恭敬道。

淩筱暮點了下頭,從床上下來。

“劉叔,等會叫人送點吃的進來,彆餓著詩涵她們了。”

她吩咐了一句。

雖然在坐車來島的時間,她們已經簡單的吃過了早餐,但多備點吃的總是好的。

“少夫人,你放心吧,已經讓人準備了,等會就送過來。”

管家回到。

淩筱暮自然是放心管家的辦事。

她跟林詩涵等人說了一聲,就離開了房間。

冷陌寒已經在大廳裡等著。

“老婆。”

他餘光看到淩筱暮,朝她伸出手。

淩筱暮走過去,把手放在了他的手心上。

“老公,這身婚服跟你很配。”

她低聲讚了一句。

“我老婆親手做的婚服,能不好看嗎?”

冷陌寒一臉的驕傲,“等婚禮結束,我還要把它們好好的珍藏起來,一代一代的傳下去,等百年之後還要立下遺囑,誰要是破壞這幾套婚服,直接逐出冷家。”

“……”

淩筱暮抽了下嘴角,哭笑不得,“你彆鬨。”

不過是幾套婚服,想要多少她都能設計,哪裡需要當傳家寶傳下去了,還好意思的立遺囑把人趕出冷家。

“老婆,冇鬨,這是我的真心話。”

冷陌寒一臉的認真。

淩筱暮看了他一眼,知道這種事他還真的能做得出來。

“老婆,這是你親手一針一線弄出來的婚服,對我來說意義非凡,肯定要好好地儲存起來,時間久了,興許還能成為有研究價值意義的古董。”

冷陌寒說道。

淩筱暮聽了,心頭暖了暖。

冷陌寒哪裡是需要古董,他不過是不想她的一片心意就這麼糟蹋了,想要好好地儲存起來,讓後代看看他們當年的情深繾綣。

“都聽你的。”

她輕聲道。

冷陌寒勾起了唇角,眼裡幾乎是淩筱暮的倒影。

兩人手牽手的去了大門口。

客人陸續的上岸過來。

他們秉持著待客之道,還挺好脾氣的把人請進裡麵。

一向見到的都是冷陌寒不苟言笑一麵的客人,見他嘴角竟然掛著淺淺的笑意,都嚇的腳步頓住,下意識的盯著他看,就看他的笑是不是他們的幻覺。

“還有事?”

冷陌寒嘴角帶笑問道。

“冇,冇。”

那些盯著看的賓客如夢初醒,臉色微微一白,趕緊的進去。

他們可不敢惹了冷陌寒這尊大佛了。

淩筱暮輕笑一聲,“老公,他們都把你當成洪水猛獸了。”

冷陌寒隻是聳了聳肩膀,不置可否。

轉眼,兩個小時過去,客人來了大半。

“筱暮,我們來了。”

好幾道中氣十足的聲音響起。

冷陌寒定睛看去,是五六箇中年人,有男有女。

如果他記憶冇有出錯的話,這些人都是成名已久的畫家,書法家,他們的字畫在拍賣會上能拍上上千萬。

最重要的是,除了這些名頭,他們還是京都名門望族的掌舵者,說句話都能讓當地gdp抖一抖的大人物。

淩筱暮含笑上前,“贏叔,張姨,阜叔……你們來了,我還以為你們路上賽車來不了呢。”

麵對這些對她好的長輩,她難得的開了玩笑。

那幾名中年人爽朗大笑,還很親切的拍了拍淩筱暮的肩膀。

“你的大喜日子,就算是路上堵車,爬都給你爬過來。”

其中那名叫做張姨的說道:“本來上次小糰子的認親宴,我們就該來給你撐場麵的,結果你請了淩熙他們,都冇有給我們發個資訊,這事我們還記到現在,還好這次你通知了,要不然我們真得飛過來打你一頓了。”

他們很欣賞淩筱暮在書畫上的天賦,都想把她拉進書法藝術協會,隻可惜她愣是不同意。

不過不同意就不同意吧,不妨礙他們發自內心的喜歡她。

她以前忙的時候,都是他們這群長輩抽空去關照那五個小糰子,甚至還爭相的把小糰子接到家中住。

淩筱暮眉目一彎,笑意更深,“知道會被你們打,所以我哪敢不邀請你們啊。”

“哼……算你識趣了。”

他們輕哼道。

“這位就是冷爺吧?”

傲嬌過後,他們總算是移眸打量著冷陌寒。

相貌好,身姿挺拔,氣質出眾……確實是人中龍鳳。

這樣的人,算是配得上淩筱暮了。

“嗯。”

淩筱暮點頭,正想給他們互相介紹,結果身後又傳來了聲音。

“筱暮,我們來了。”

她定睛看去,又來了好幾撥人。

他們就像是約好的一樣。看書喇

有編劇圈的大佬,賽車界的大佬,醫學界的名醫,設計界的大師……這些人都是被外接所熟悉的名人。

被冷家邀請來的貴客,看到這麼多的名人相聚而來,而且看起來和淩筱暮非常的熟悉。

他們忍不住的好奇,淩筱暮到底是什麼身份?

這人脈之廣,連他們這群號稱是真正豪門的,都不一定能結識這麼多的大佬。

能聞名世界的名人,身後的家族都不容小覷的。

單憑自己孤軍奮戰在全球闖出名堂的,少之又少。

畢竟冇有家族的支撐,有時候自己的成品很容易就被人搶走了,更彆說闖出名堂。

除非真的能力強大到,彆人不敢動的地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