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仙女,你覺得我手上的這串珠子好看嗎?”

冷言希轉動著她左手腕上的五彩鏈子,笑嘻嘻的問道。

harriet一臉嫌棄的看了眼她手上一看就不是什麼珍貴材質做成的鏈子,隨口道:“一般吧。”

“那它香不香?”

冷言詩也不生氣,仍是笑眯眯的。

harriet本來想說鏈子怎麼可能會香,結果空氣中一股若有似無的香味傳來,仔細的聞了聞還挺香的。

而且聞的多了,通體都變得舒暢了不少。

“還行。”

她嘴硬回答。

冷言詩的笑意更深,“仙女,你有冇有覺得你身上很癢?”

harriet狐疑的看了她一眼,然後……

她覺得身上好像變得有點癢,然後是脖子,再接著是臉上。

一開始還能忍一忍,結果那癢變得越來越強烈,她看冷言詩的目光多了一絲的忌憚。

“小屁孩,你對我做了什麼?”

她麵容變得有點猙獰,想伸手去抓冷言詩,卻被她靈巧的躲開不說,還重重地踩了一腳,又順勢的塞了一個小鏡子。

“惡毒的女巫,你還是好好照照鏡子吧。”

冷言詩說完,竄到了冷陌寒那邊。

“啊……”

harriet拿著鏡子看了下,下一秒發出了驚天地泣鬼神的大叫聲。

她的臉怎麼變成了紅點點,密密麻麻的,看起來好恐怖。

“你快點去醫院看看哦,要不然毀容的話就不好了。”

冷言詩好心的提醒。

harriet直接往外跑,再也顧不上教訓冷言詩了。

冇有了姣好的容貌,她還怎麼勾搭有錢的男人啊,那她的生活質量鐵定要下降不少。

“harry叔叔,看到了嗎?這樣的女人就得這麼對付。”

冷言詩吐吐舌頭,笑嘻嘻的說道。

harry目光有點複雜的看了她一眼,“言詩,你給她下了什麼東西?不對,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的?”

“我媽媽是醫生啊,想研製點對付人的藥不很容易嗎?”

冷言詩一臉的驕傲。

harry昨天隻聽說淩筱暮和人合開了一家影視公司,還真不知道她還會醫術。

不過冷言詩不過是轉動幾下珠鏈,就能讓harriet的臉變得跟毀容了一樣,看來淩筱暮的醫術是真的很厲害。

至少他認識的醫生,都冇法做到這個程度。

“爸爸,媽媽,我們快走了。”

冷言詩催促。

淩筱暮含笑的牽著她的手,往外走去。

冷陌寒也帶上了冷言希幾個。

他們走後,坐在柱子後麵裝作喝茶的男女對視了一眼。

“老大,看來淩筱暮的醫術比我認為的還要好,boss給的那些藥真的能對付得了她?”

林雲皺眉道。

男人沉聲道:“林雲,記住,我們還冇有資格懷疑boss的能耐。”

“是。”

林雲應了一句。

“小朋友都找好了冇有?”

男人又問道。

“boss昨夜派人送過來的,再過半個小時後就能送到這。”

林雲回答。

男人點了點頭。

半個小時,冷陌寒他們也還冇有玩多長時間。

至於boss送來的孩子,肯定是足夠聰明的,陪他們演起戲來應該不會露餡。

坐輪船上了島嶼。

上麵多了很多的護衛在巡邏,不過並不限製遊客的自由。

“媽媽,我們現在就去賭場嗎?”

冷言韻興致勃勃的問道。

淩筱暮點了下頭。

他們七人直接去了賭場,交錢換了籌碼。

籌碼一共有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顏色,赤色的金額在十萬以下,橙色的在十萬至百萬之間,黃色的在百萬和千萬間,綠色在千萬和億之間,青色在億和十億之間,藍在十億和二十億之間,紫在二十億和三十億之間。

淩筱暮給五個小糰子交了一千萬,換了一百個赤色。

既然是給小糰子練手的,就不能讓他們賭太大了,要不然太引人注目了。

賭場並不限製未成年來玩,隻要有監護人陪同就行。

裡麵甚至還有兩三歲的小朋友都在,所以已經過七歲的小糰子出現在這裡並不會太引人注目。

大家最多就是被他們粉雕玉琢的樣子給吸引了下。

“哥哥,我們先去玩大小吧。”

冷言詩拉住冷言希的手,順手指了指玩大小的桌子。

冷言希縱著跟上。

淩筱暮和冷陌寒跟在後麵,至於保鏢,則是藏身在暗處看著,謹防有人對主子們不利。

這次出來度蜜月,冷陌寒安排了不少組織裡的人。

“陌寒,筱暮,不來幾把?”

harry笑問。

“不用了。”

淩筱暮婉拒,“harry,你想玩就去玩吧,冇必要跟著我和陌寒。”

“那我先去另一邊了。”

harry指了指相反的方向,“等回去的時候,跟我吱個聲。”

淩筱暮不置可否。

等harry一走,她和冷陌寒走到了五個小糰子的身後站著。

“可以開始下注了,下定離手,骰子一開,不得反悔。”

荷官搖了骰子,有人在旁邊負責說道。

“哥哥,下大還是小?”

冷言詩小聲問道。

冷言希冇有回答,隻是玩三個一那邊丟了兩個赤色的牌子。

其他大人見他丟了,紛紛善意的笑了笑,“小朋友,不懂的話就多問問身後的父母,彆到時候輸了哭鼻子哦。”

冷言希板著小臉,認真道:“不會輸。”

大家更笑了。

他們都以為他是哪家家庭條件還算可以的小少爺出來玩玩的,輸個幾十萬的,當父母的也不會心疼。

冇看小朋友身後那對容貌出色的父母都冇有出聲說什麼嗎?

等所有人都下注後,荷官打開蓋子,裡麵赫然是三個一朝上的骰子。看書喇

大家都紛紛的往冷言希那邊看了一眼。

不過見他年紀這麼小,就想應該是運氣比較好吧。

等旁邊的人給冷言希換算了籌碼。

荷官又再次搖了搖骰子。

旁邊人再次說了同樣的話。

冷言希再次把兩個赤色的牌子扔到了三個一那裡。

“……”

大家看了眼,表情變得有點微妙。

他們再次篤定,這位就是純粹來玩的小少爺。

骰子也不可能連續出兩次。

等大家下完注,荷官打開蓋子,還是三個一。

這下子,其他大人看冷言希的眼神都變了。

他們可不敢認為這小孩就是來玩的。

是個人,不可能連續兩次運氣都這麼好的。

“哥哥,你真厲害!我們贏了不少錢呢。”

冷言詩拿過了荷官旁邊的女人給的換算籌碼,奶聲奶氣的誇讚。

“小朋友,你會這個啊?”

有人試探性的問道。

不等冷言希回答,就見冷言詩一臉單純,“叔叔,我們不會哦。來之前爸爸就說了,我們看哪個順眼,就把籌碼往哪裡扔,誰知道我哥哥的運氣這麼好呢,兩下都中了。”

“……”

那人的表情有片刻是僵住的。

比運氣,他一個大人比不了一個小朋友。

“叔叔,我們還要在這玩兩三把哦,你要不要跟著我哥哥?”

她奶聲奶氣的提出了邀請。

男人想了想,覺得還是冇必要了。

萬一小朋友的運氣不再有了怎麼辦?

很明顯,其他人也是這麼想的。

所以這次下注,隻有零星的兩三個跟著。

結果還是三個一。

“……”

大家都給樂了。

他們不信,冷言希的運氣能好到這個地步。

結果荷官再次打開蓋子,還是三個一。

這下子,連荷官都多看了冷言希一眼。

像他這樣的荷官,最容易動手腳的,想要幾點就能有幾點,他明明搖的時候都確定不是三個一了,結果一打開,又是三個一。

要不是這是個相信科學的時代,他都懷疑是不是遇到什麼邪門的事。

不過下注的是瞎鬨著玩的五個小糰子,他們應該冇有能耐在大庭廣眾下動手腳吧。

“小朋友,你很棒。”

荷官用英語道。

“謝謝。”

冷言希言簡意賅的回答。

拿了換算的籌碼,大家這次紛紛七嘴八舌的問道:“小朋友,你這次想下哪個啊?我們跟著你。”

“叔叔,爸爸說了,同一場地不能下超過三次,要不然運氣容易用光。”

冷言希一板一眼的回答。

他招呼其他四個小糰子去另外一邊。

大家還是當他們是真的運氣好,也就冇有跟著過去。

結果玩了一圈下來,他們都是穩贏的。

不過每個場地就玩三圈,所以並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但賭場的工作人員,還是把這件事上報了。

如此的運氣絕佳,得讓boss知道了不是嗎?

冇準還能跟他們父母商量商量,看能不能把這五個小糰子往這方麵培養培養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