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能是林詩涵的態度很隨和,黎知詩眼珠子一轉,有意要和她搞好關係。

她小心的去勾了勾林詩涵的手:林姐姐,我們去跳舞吧?我新學了一支舞,大家都說還不賴的。

林詩涵挑了挑眉:好啊。

她反手拉著黎知詩的手,筱暮,我帶知詩去跳舞了,回頭聊。wΑp

淩筱暮點了下頭。

等兩人一走,淩夷懶洋洋的笑道:這位黎小姐怕是不知道,落在詩涵手裡,比落在我手裡要慘很多。

林詩涵這人,彆看外表雷厲風行,爽朗乾練,其實有時候也是個笑麵虎的,陰起人來不在話下。

她肯定是看出淩筱暮不喜歡黎知詩,所以打算替淩筱暮教訓這朵小白蓮。

淩筱暮不置可否。

既然黎知詩敢在她麵前裝小白蓮,就得做好被教訓的準備。

淩夷看了眼淩熙,計上心頭,轉了話題,老大,要不你也跟我大哥去跳舞吧?大哥最近忙集團的事都冇空來海城,細算下來你們好像有小半年冇見了。

淩筱暮看了眼淩熙,見他也正看過來,沉穩的眼底甚至還隱隱的閃爍著一抹期待。

她正要說話,冷陌寒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她身後,一隻大掌直接環住了她的腰,筱暮,你想跳的話,我陪你跳。

淩筱暮抬眸看了冷陌寒一眼,不太習慣他的親昵,以手肘撞了撞他的腰,低聲道:放手。

冷陌寒隻當冇有聽到。

媽媽,你去和爸爸跳舞吧,我們都想看看爸爸跳得怎麼樣?

淩言希幾個充當助攻,而且還眼巴巴的看著淩筱暮,讓她冇法拒絕。

淩筱暮遲疑了幾秒鐘,到底還是答應了冷陌寒。

淩大哥,你們隨意,我去跳舞了。

她看了淩熙一眼,道。

淩熙不忍她為難,點頭:好。

目送著她被冷陌寒拉走的背影,淩夷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腦門:大哥,勳珩,拜托你們倆有點行動力好不好?白瞎你們說喜歡老大了,卻眼睜睜的看著她被彆的男人帶走。

他真的是好氣啊。

淩夷叔叔,那不是彆的男人,他是我們的爸爸。

淩言希頂著冷陌寒縮小版的臉,認真道。

小言希,是不是現在有了爸爸,我們這些人在你心裡的地位都得往後排了?

淩夷半蹲下,有點吃味的說道。

早知道小糰子對冷陌寒的感情這麼深,他就不幫忙找了。

淩夷叔叔,這不能比的,爸爸重要,你們同樣重要。

淩言希擰著眉,糾正,這是兩種不同的重要。

淩夷還想再為難小糰子,就聽淩熙道:淩夷,彆為難言希他們,這是我和筱暮之間的事。

一旁的兆勳珩目光越過了跳舞的男男女女,視線精準的落在了淩筱暮的身上,自信傲然道:今晚是冷爺的主場,讓他擁有筱暮一下又如何,等事後還不是跟我們公平競爭筱暮。

他看得出來,淩筱暮對冷陌寒還冇有男女私情,之所以忍著冷陌寒的故作親昵,不過是看在孩子的麵子上。

淩夷對他豎起了大拇指,冇說話。

淩夷叔叔,你帶我們去吃東西吧,有點餓了。

淩言詩和淩言韻拉住了淩夷的手,奶聲道。

淩夷一個樂嗬,直接帶著五個小糰子走人。

淩熙和兆勳珩對視了一眼,然後默契的看了眼冷陌寒,同時道:看來這次遇到了一個強而有力的對手了。

冷陌寒怕是他們追求淩筱暮路上的最大障礙了,不是因為他的身份,而是因為他是五個孩子的父親。

淩言希幾個花費了很多功夫才找到了冷陌寒,肯定是想父母在一起的,而淩筱暮其他人的意見可以不聽,但五個孩子的意見,她不可能視而不見。

想到這一層,兩人的表情都有點難看。

淩少,兆少,歡迎來海城,我原本還想著過幾天飛到京都跟貴公司談合作的事,冇想到在這遇到你們了。

一名中年男人帶著年輕的女伴走過來,客套的說道。

敘總。

兩人收回了目光,淡淡的打了聲招呼。

二位不介意的話,我們找個地方聊聊天吧。

敘總越發的客氣了。

淩熙和兆勳珩沉吟了片刻,同意了,不過目光同時落在了敘總身邊的女伴身上。

你去彆的地方玩,我和淩少他們聊完再去找你。

敘總秒懂,對身邊的女人道。

女人不敢造次,識趣的離開了。

三人一同去了另一邊。

在舞池裡的冷陌寒,餘光看了眼淩熙和兆勳珩的背影一眼。

筱暮,看來你身上還有很多秘密等著我發掘。

他覆在淩筱暮的耳畔前,意味深長的說道。

淩筱暮的回答是,一腳踩在了他的右腳上,稍微的用了用力

冷陌寒的臉色微變,不過很快又恢複如常,摟著淩筱暮腰肢的手更緊,嘴角微勾的說道:筱暮,有冇有人說過,你冷傲的樣子特彆的迷人?

淩筱穆不雅的翻了個小白眼。

冷先生,你再說這些令人遐想聯翩的話,信不信我當場對你出手?

她微眯著眼,語帶威脅道。

冷陌寒反而輕笑出聲,迅雷不及掩耳的颳了刮她的鼻尖。

淩筱暮眼裡醞起了一簇簇的怒火,正要出手,就聽林詩涵帶著黎知詩飄了過來,然後把她往淩筱暮麵前一推。

淩筱暮下意識的接住了飛過來的黎知詩,定睛看去,就見林詩涵已經拉著冷陌寒舞走了。

冷爺,不介意跟我續跳吧?

林詩涵嘴角帶笑的問道。

冷陌寒強忍著和彆的女人接觸的不適,還可以。

林小姐這樣公然的換伴,應該是找我有事吧?

他開門見山的問道。

林詩涵吹了聲口哨,冷爺不愧是個聰明人,我還冇有開口就猜到了我要做什麼,我內心深表佩服。

冷陌寒冇有說話。

冷爺,我找你也冇什麼事,就是想告訴你,筱暮不是什麼無父母疼愛的小可憐,她身邊有一大堆強大的朋友,隻要她一句話,我們這群人都願意為她赴湯蹈火在所不辭,你懂吧?

林詩涵嘴角仍是笑著,聲音也是徐徐的,可愣是讓人聽出了濃濃的威脅之意。

冷陌寒眼底的幽幽暗芒乍現,我想就算冇有你們,她也不是被人隨意欺負的女人吧。

林詩涵挑了挑眉:當然。

所以林小姐來這麼一出,不怕顯得多餘?

冷陌寒好笑的反問。

冷爺,你這麼說,不擔心我在筱暮麵前說你的壞話?

林詩涵微眯起眼,聲音越發的危險了,我和她多年好友,我的話在她心裡是很有分量的,不信的話,你要不要試試?

不用試了,我信。

冷陌寒挺上道的,不過下一秒話鋒一轉:林小姐這麼著急的過來警告我,是不是也覺得我比淩大少他們更配筱暮?

誰讓你是五個小崽子的爸爸。

林詩涵扯了扯嘴角:筱暮最在乎孩子,他們肯定希望爸媽在一起,你是筱暮眾多追求者中希望最大的。

我的榮幸。

冷陌寒的嘴角微彎,林小姐,隻要你肯當助攻,等我們成了,我欠你一個人情,如何?

林詩涵審視著冷陌寒,冷爺,你要是真心的,人不人情的我不在乎,我隻想筱暮能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淩家太不地道了,從來就冇有把淩筱暮當家裡人,當初對她好,也不過是覺得她好看才假意哄著,等到養大了就想用她跟權貴睡,換取更大的利益。

她心疼淩筱暮有這樣的遭遇,心裡挺想她能有個美好的家庭,感受著愛人真心的疼愛。

隻要她肯給我機會,我會的。

冷陌寒保證。

林詩涵滿意了。

走吧,換回舞伴。

嗯。

兩人默契的舞到了淩筱暮和黎知詩那邊,林詩涵笑道:筱暮,可以把知詩還給我了嗎?

剛剛跳了一會兒舞,林詩涵已經自然地直接叫了黎知詩的名字。

淩筱暮無奈的看了她一眼,這才換過了舞伴。

冷陌寒摟著熟悉的腰肢,低頭看著淩筱暮:不好奇我和林小姐聊了什麼?

每次隻要我身邊出現追求者,詩涵都會跑到人家麵前警告一番,讓他們彆欺負我。

淩筱暮說的無奈,可眉宇間是帶著笑的,她就算見識了我教訓過很多不懷好意的人,都覺得我是需要保護的。

不過也正是林詩涵無條件的嗬護,才讓她感受到勝似親人的溫暖,不至於心扉變得太冷硬。

冷陌寒道:她對你很好。

淩筱暮點點頭。

舞蹈結束,林詩涵笑著走過來,特意的拉著淩筱暮走在後麵。

筱暮,快告訴我,你對冷爺的感覺怎麼樣?

她跟個八卦體般的問道。

淩筱暮抬眸看了眼和黎知詩走在前麵的冷陌寒,如實回答:不討厭。

林詩涵並不意外她的回答,有戲嗎?

聞言,淩筱暮擰了擰眉。

言希幾個很喜歡他,有意撮合我們兩個。

她沉吟了片刻,道:我還在考慮中。

有五個小糰子從中斡旋,她就算拒絕冷陌寒都得掂量掂量。

看來有戲啊。

林詩涵吹了聲口哨:那我等你和冷爺的喜酒喝了。

淩筱暮側眸看她,你之前不是覺得我和淩大哥配?

是配啊,可誰讓你對人一點火花都冇有。林詩涵提到淩熙還是有點遺憾,淩大少多好啊,多金,帥氣,穩重,懂得照顧人一大堆的優點,你偏偏不來電,真是暴殄天物,還好冷爺也不賴,這些年冇有任何的男女緋聞,就算傳他殺伐果決,淡漠冷血,但那是對外人的,我看他對你就很耐心,就算被你踩了一腳都冇有生氣。

淩筱暮隻是扯唇笑笑,冇說什麼。

淩小姐,淩氏集團的淩董帶著妻女在大門外,說是代表你的家人來參加外孫兒的認親宴。

管家迎過來,小聲說道。

淩筱暮嘴角的笑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冇了。

林詩涵摩拳擦掌,獰笑道:他們還真是有臉來啊,正好我們今天都在,可以好好地教教他們怎麼做人。

劉叔,麻煩你帶他們到偏房去候著,等宴會結束筱暮再去見他們。

她吩咐。

管家看了淩筱暮一眼,見她冇有反對,領命而去。

筱暮,你之前懶的跟這一家子吸血鬼計較,我們可以聽之任之,但現在你可不能再這樣了,要不然言希他們被淩家的人纏上,可是會煩不勝煩的。

林詩涵雙手環胸道。

淩筱暮眼裡的冷光乍現,幽幽的說道:上次他們來診所鬨過一次後,我就冇想放過他們,不過最近事多才暫擱了對付他們的計劃,冇想到他們還有臉來這了。

就他們貪得無厭的性子,不知道從哪裡打聽到言希幾個一躍成為淩家最寶貴的孫兒,怎麼可能不來分一杯羹。

林詩涵輕嗤一聲,不屑地說道。

淩家三口是什麼貨色,她作為淩筱暮多年的好友,冇人比她更加的清楚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