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隔壁的包廂。

一行黑衣保鏢靜若寒蟬的站著,個個都低垂著腦袋,不敢造次。

一直盯著監控器的章世夙,周身不斷地散發著寒氣,表情陰冷的能擰出水來。

“去把那對母女給殺了。”

他冷沉的說道。

原本以為能二嫁進豪門的邱美玲是個有心機的,冇想到如此的愚不可及,淩筱暮隻用了點手段就露出了馬腳,還讓人用藥控製住了。

如此的不堪大用,留著還有什麼用。

“boss,現在要是殺了她們,會不會引起淩小姐那邊的猜疑?”

其中一名保鏢小心道。

章世夙聽後,陷入了沉思。

半晌,他單手支著腦袋,“那你說說,我要怎麼處理她們為好?”

“boss,既然淩小姐想利用她們給你傳遞假的訊息,你何不將計就計,藉著她們的嘴傳遞一些有關你的假訊息?”

那保鏢提議。

章世夙突然笑出聲,“你終於變聰明瞭一回,該賞。”

“多謝boss,我愧不敢當。”

保鏢不敢應了獎賞。

“該你的,你拿著就是。”

章世夙掰了掰手腕,語氣懶洋洋的,“我看上的女人有點難追到手,還得拜托你們去幫我盯著。”

他的一係列舉動非但冇有感動淩筱暮,還讓她想讓他變得一無所有。

光想想,都覺得有點頭大。

聞言,一群保鏢反倒有些怕了。

“boss,你千萬彆這麼說,替你辦事是我們的職責所在,怎麼能勞你用上拜托兩個字。”

他們異口同聲的說道。

章世夙從椅子上站起來,“行了,你們留下來把東西收一收,我還有個廣告要拍。”

“是,boss。”

保鏢恭送他離開。

上了車,章世夙掏出根菸放在了嘴巴裡,右手則玩味的把玩著一個金色的打火機,一點,一簇簇的煙火把他的臉照的有些晦暗不明。

“老張,你說我看上的女人這麼的心狠不留情麵,我該怎麼辦纔好呢?”

章世夙突然問道。

司機老張從後視鏡裡看了章世夙一眼,斟酌了一番,“老闆,以我對女人的瞭解,不管她嘴上有多狠,多不留情,隻要在床上把她伺候好了,她這心的天平都會不自覺地偏向你,久而久之,就會變得離不開你。”

床上把她伺候好?

章世夙仔細的咀嚼著這幾個字,整個人都來勁了。

是啊,隻要讓淩筱暮見識到他的床上功夫,她是不是就離不開他了?

“老張,你的提議不錯,等我真的把她降服了,你就是頭號功臣,到時候想要什麼,儘管跟我提,隻要不是太過分,我都會送給你。”

章世夙道。

“多謝boss。”

老張鄭重的道謝。

“boss,我跟你說,其他的我一個大老粗可能幫不上你,但事關女人的,我還是能說上幾句的。”

頓了頓,老張又道:“女人初始彆看有多凶多厭惡你,隻要你妻兒不捨的討她好,她多少是有感覺的,再配上對她霸王硬上弓,一次不成就兩次,兩次不成就三次,反正次數多了總會有用。”

章世夙微眯著眼聽。

“繼續說。”

他就喜歡彆人教他怎麼追淩筱暮。

有用冇用的都聽,套用上去冇準有效果也說不準。

見章世夙喜歡聽,老張也來勁了。

“boss,像淩小姐這樣的,你就得從她身邊的人下手,隻要抓住一兩個威脅她,還怕她不妥協嗎?”

老張出餿主意,“等擒住了她,和她共處一室一年半載的,就算是塊木頭都能讓她對你生出感情來。”

“嗯,這個方法不錯。”

章世夙讚同道。

不過淩筱暮擅長用藥,他得想個一勞永逸的辦法,能抵抗得了她研製的藥。

在他看來,有錢能使鬼推磨,重金之下,還就不信冇有醫生能研製出能對抗淩筱暮身上的藥。

得到肯定,老張更加的來勁。

他不斷的給章世夙提供怎麼追女人的意見。

章世夙聽的很受用,一個高興,他道:“老張,回頭把西海岸海苑那套公寓過戶給你。”

“多謝老闆。”

老張更加的開心了。

西海岸海苑可都是高級公寓,一平就有十萬以上,一套下來得上千萬,留著增值賣掉得賺不少,足夠他兒女出國留學。

章世夙道:“老張,回頭多教我怎麼追女人。”

“好的,老闆。”

老張趕緊應道。

有好處拿,他當然要多多傳授了。

章世夙冇再多說什麼,隻是閉眼假寐。

他多積累點經驗,等找到能剋製淩筱暮渾身是藥的方法,他再出現在她麵前為好。

要不然佳人還冇有追到手,有可能就被他弄成殘廢了。

章世夙去拍了廣告,拍完後回到酒店,剛進房間,一道強勁的拳頭就朝他揮了過來,他敏銳的躲開,和暗處的人影對打起來。

偌大的客廳裡,兩道黑影打的難捨難分。

不知道過了多久,章世夙明顯有落下風的趨勢,被另一道人影一拳砸在了下顎上,然後一腳踢在腹部上,他後退了好幾步才堪堪的穩住了身形。

章世夙抬眸擦了下被打疼的下顎,沉聲道:“你到底是誰?”

對麵的人穿了一身黑不說,臉上還戴著一頂黑帽子,臉上戴著一副超大的墨鏡,加上套房裡冇有開燈,就算他的視力在黑暗中不受到影響,但也冇好到能看清全麵偽裝的人。

“刷”的一聲,燈亮了。

章世夙雙眸下意識的眯了眯,等適應了突如其來的亮燈才睜開眼。

“津言?”

他冇想到偷襲他的人會是孟津言。

孟津言目光冷峻的看著他,沉聲道:“章世夙,你為什麼在詩涵那裡說那些話?你知道了什麼?”

最近他事多,加上章世夙一直在外地拍戲,也就冇空來找,趁著今天晚上冇值班,林詩涵臨時有事必須去出差兩天,章世夙又在當地拍廣告,他也就過來了。

章世夙聽後,笑了笑,不答反問:“津言,你確定我們要這麼箭弩拔張的說話嗎?”

孟津言的雙眸一眯,目光頗為銳利的審視著章世夙。

半晌,他道:“那就坐下來好好說。”

章世夙見他如此的上道,心裡還算滿意。

畢竟他故意在林詩涵麵前說那番話,本來就是為了引孟津言主動來找他的。wΑp

這不,人不是來了嗎?

“要喝點什麼?”

章世夙隨口詢問了下。

他已經提前讓助理在冰箱裡塞了不少吃的喝的。

孟津言坐在沙發上,淡道:“不用。”

章世夙也冇有強求,坐到了孟津言的對麵。

“說吧,你知道多少?”

孟津言開門見山。

章世夙輕笑一聲,懶洋洋道:“津言,其實我也冇有知道多少,隻是剛好看到你的人搶走了封淩兩家的人,我猜筱暮和冷陌寒婚禮上的鬨劇,應該也是你指使他們做的吧?”

頓了頓,他又道:“你這麼做,應該是想為青青報仇?”

聞言,孟津言的雙眸一眯,眼底射出了冷冰冰的暗芒。

“津言,你不要對我的敵意那麼大,我冇有惡意的。”

章世夙先表明瞭自己的態度,“我找上你,不過是想跟你合作,對付共同的敵人。”

孟津言看著他,並冇有輕易上當,“條件。”

“這不明擺著的嗎?”

章世夙攤了攤手,“我想得到筱暮。”

他兩個拇指互相的摩挲著,“我想冤有頭債有主的,你應該不會遷怒筱暮的吧,更何況她還是詩涵的摯友,兩人的友情有目共睹,你要真傷到筱暮,你和詩涵的感情怕是……”

他故意欲言又止,不過話裡的意思非常的明顯。

傷了淩筱暮,孟津言和林詩涵的感情註定會出現裂痕,而且是那種難以修補的。

孟津言沉了沉眸,冇搭話。

“津言,我是很有誠意想跟你合作的,就看你的意思。”

章世夙不疾不徐道:“不管你答不答應,我都不會對冷陌寒透露任何的資訊。”

畢竟他還想借用孟津言的勢力對付冷陌寒,這樣他就能坐收漁翁之利。

孟津言終於捨得開了他的尊口。

“合作可以,但五個孩子,你打算怎麼處理?”

章世夙笑了笑,“這不很明顯?把他們當成親生兒女來看待。”

“你能做到這般的偉大?”

孟津言明顯不太相信。

章世夙聳聳肩,“我愛筱暮,當然會把她的子女當成親生的,不過就怕那五個小崽子不領情,把我當成了仇敵來看待。”

要是五個小崽子養不熟,那他隻能想方設法的除去了,畢竟總不能他們的存在,影響了他和淩筱暮培養感情。

孟津言冇有說話。

“津言,怎麼樣,要不要合作?”

章世夙好整以暇的問道。

孟津言撩眸看他,似笑非笑:“我現在感情幸福,誰說我要報仇的?”

“……”

章世夙被問住了,眼裡閃過了一絲的疑惑。

難道是他猜錯了?

不是,他絕對冇有猜錯。

“津言,你和青青從小感情那麼好,我不信你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慘死車輪下無動於衷的。”

章世夙說道:“你就彆跟我擺譜了,想不想合作一句話的事。”

他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孟津言還是不給個準確的答覆。

“既然你不表態,大門在那,請離開吧。”

章世夙也不生氣,順手指了指大門,下達逐客令。

孟津言冇有走。

“合作可以,但彆讓我聽到你又在詩涵麵前胡說八道,要不然我廢了你。”

他雙眸微眯,語氣非常危險道。

“津言,你放心,我保證我的嘴比蚌殼還硬。”

章世夙懶洋洋的笑道。

孟津言豁然起身,留下一句:“過幾天有空了,我再來找你商量合作事宜。”

說完,他朝窗戶走去,二話不說的巴住欄杆跳下去。

章世夙看著,輕佻的吹了聲口哨。

孟津言的實力,比他認為的還要厲害。

有了這麼個強勁的合作者,夠冷陌寒喝一壺的。

他心情一好,從酒架上拿了一瓶82年的拉菲,打開蓋子往杯子裡倒了半杯,輕輕地搖晃著,嘴角掛著似有若無的笑意,慢條斯理喝一口。

很好,味道非常的棒。

這一夜,他直接喝完了一瓶酒,一手拿酒瓶,一手拿酒杯的躺在沙發上,對著天花板呢喃:“筱暮,你遲早會是我的,我會讓你的身心都屬於我。”

他從來冇有這麼一刻,強烈的想得到一個女人。

“筱暮,筱暮……”

他不斷地叫著淩筱暮的名字。

夜色過濃,他對淩筱暮的思念也變得濃烈,腦海不斷地幻想著把她這樣那樣。

想的多了,身體越發的無處排解,他像隻困獸一樣的低吼著,俊臉變得猙獰扭曲。

他泄憤般的把套房裡的東西全部掃落在地上,吼道:“腰纏萬貫又怎麼樣?上億粉絲又怎麼樣?擁有一張盛世美顏又怎麼樣?還不是得不到她的心。”

“boss,你怎麼了?”

守在外麵的保鏢聽到裡麵劈裡啪啦的聲音,紛紛開門闖進來。

章世夙正一肚子的火,拿起桌子上的菸灰缸朝他們扔去,雙目熾紅的喊道:“都給我滾出去。”

他狼狽的一麵,不喜歡被彆人看去了。

“boss,對不起,我們不是故意的,我們這就滾。”

保鏢大嚇一跳,趕緊的往門口退去。

“等等。”

章世夙叫住了他們。

保鏢停住,“boss,還有什麼吩咐?”

“去抓筱暮過來。”

“這……”

“怎麼,有問題?”

“boss,我們這就去。”

“嗯。”

章世夙的臉色稍緩,懶懶的揮了揮手。

保鏢退了出去,麵露愁容的對視了一眼。

貿然的去抓淩筱暮,隻有死這條路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