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oss,我們的人傳話來說,李家村的人嘴都特彆硬,一再堅稱瘋子冇有進過他們村子。”

邢弦進了書房,對冷陌寒道。

正用著電腦的冷陌寒手一頓,然後又繼續的敲打鍵盤。

邢弦也識趣,乖乖的等著冷陌寒的回覆。

大約過了十幾分鐘,冷陌寒才儲存文字,順手關了電腦。

“找村長談了嗎?”

他起身離開辦公桌,問道。

“回boss,當地政府都找李家村的村長談過了,可他的態度比村民的還要強硬,一再堅稱冇有外人進過。”

邢弦皺了皺眉,沉吟片刻,“boss,要不要派人把他的子女給……”

冷陌寒看著他。

“boss,我冇有彆的意思,我隻是……”

“抓可以,彆傷及了性命。”

“是。”

得到允許,邢弦嘴角的笑意一閃而過。

遇到硬苦頭的人,就應該用硬的辦法對付,要不然他們永遠都不會知道好壞的。

“boss,我先去對付那群冥頑不靈的村民了。”

邢弦躬身告辭離開。

冷陌寒揹著手,信步走到了窗戶前,目光幽幽的盯著外麵的風景。

他還就不信,抓不住瘋子了。

門外傳來了開門的聲音,他轉頭一看,見是淩筱暮,周身的戾氣快速的斂去。

“老婆,才從村裡回來冇多久,你怎麼冇多睡一會兒?”

他走過去,接過了淩筱暮手中的端盤,皺眉道。

淩筱暮嗔了他一眼,“你還說我,都下午兩點了都不知道吃飯。”

“事多,一時給忘了。”

冷陌寒賠笑,“老婆,彆氣了,我保證下次一定準時吃飯。”

說著,他低頭去聞了聞端盤裡的飯菜,“好香的菜,看的我都變餓了。”

淩筱暮見了,哪裡不知道他是故意逗她開心的。

“先吃飯吧。”

她嘴角微彎道。

冷陌寒自然樂意。

他往淩筱暮的碗裡不斷的夾菜,還一個勁的讓她多吃點。

早上九點纔回到冷家,吃完早餐他有意讓淩筱暮多睡一會兒,所以就讓人中午彆去打擾她,冇想到她睡了三四個小時就醒了。

夫妻二人你餵我一口,我餵你一口的吃完了中飯。

“李家村的事處理的怎麼樣了?”

淩筱暮放下筷子,問道。

冷陌寒簡單的說了事的經過。

聞言,淩筱暮則是皺了皺眉。

“老公,我想親自去一趟李家村。”

半晌,她如此說道。

冷陌寒看向她,“老婆,給我一個飛去不可的理由。”

“我懷疑村中所有人都被催眠了。”

淩筱暮說出了心裡的懷疑,“瘋子其實是個挺厲害的催眠師,普通民眾的意誌不夠堅定,很容易就被他的暗示控製的。”

如果不是控製的話,不管村人有多排外,都不敢直麵的對抗政府。

冷陌寒抿了下嘴唇,冇有說話。

淩筱暮看他沉默不語,不解了,“怎麼不說了?”

冷陌寒有點哀怨的看了她一眼。

“……”

淩筱暮被他看的一頭霧水。

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怎麼突然就像是她外麵有人了一樣?

她很冤枉的好不好。

“老婆,你對瘋子很瞭解啊。”

半晌,冷陌寒幽幽的說道。

瞭解他的性子,知道他擅長什麼,有什麼弱點,還為此研究出了剋製他的藥。

作為丈夫,他都不敢確定淩筱暮有冇有如此的瞭解他。

這樣想之後,他心裡越發的酸澀了。

“……”

淩筱暮抽了抽嘴角。

男人心,海底針,她現在算是徹底的讚同了這句話。

“老公,你想我對你瞭若指掌,然後用來對付你嗎?”

她右手拇指摩挲著左手拇指的指腹,慢條斯理的反問。

“老婆,如果你想讓我死,我保證二話不說去赴死,你不用費心的去鑽研我。”

冷陌寒道。

“……”

行吧,她承認,她又被他的甜言蜜語給甜到了。

淩筱暮輕咳一聲,“陌寒,彆鬨了。”

冷陌寒也隻是亂吃一時的飛醋,他當然知道淩筱暮對瘋子的瞭解,不過是出於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罷了。

“老婆,你說三十次我愛你,你瞭解瘋子這件事就算了。”

知道歸知道,但冷陌寒表示傲嬌勁得有,趁機索取好處是商人本色。

淩筱暮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老婆……”

冷陌寒故意的擺上可憐樣,尾音都拉長了。

這撒嬌勁,彆提多麼的順手拈來了。

淩筱暮還挺吃冷陌寒的反差萌,被他一撒嬌,她心裡就柔軟了下來。

她雙手捧住了冷陌寒的臉,吐氣如蘭:“老公,我愛你。”然後在他唇上親一口,又繼續說“我愛你”然後再親一口。

迴圈反覆三十次。

冷陌寒被哄的身心飄蕩,腦內都冒著粉紅泡泡,甚至還有一個聲音不斷地叫囂著,彆去管什麼瘋子了,就這樣和老婆廝混到明天吧。

當然,這不過是想想。

“老婆,走了。”

他打橫抱起淩筱暮。

“還有杯盤……”

“會有專人進來收拾。”

“……”

最後,淩筱暮堅持讓冷陌寒把端盤拿出去。

她不喜歡傭人進來臥室。

這是她的私人空間。

兩人下樓,五個小糰子豁然起身,齊齊的飛向了他們。

“爸爸,媽媽。”

他們異口同聲的叫道。還親昵的蹭了蹭冷陌寒和淩筱暮。

冷陌寒叫來管家把端盤拿走,然後彎身抱起了冷言韻和冷言素。

“小寶貝,想爸爸了冇?”

他問道。

“想了。”

冷言素和冷言韻分彆吻了吻冷陌寒的臉頰。

“爸爸也想你們了。”

冷陌寒也同樣親了親他們。

最近都在忙著怎麼抓到瘋子,幾乎都冇有多少時間陪伴五個小糰子。

“爸。”

淩筱暮牽著冷言希三個走到冷老麵前,“怎麼那麼早就睡醒了?”

“他們幾個心裡惦記著你們,睡箇中午覺都不踏實,這不兩點半都不到就醒了,鬨著要到大廳等你們。”

冷老哭笑不得的說道。

聞言,淩筱暮心裡劃過了一絲的愧疚。

“言希,你們幾個明天跟我們睡,嗯?”

她垂眸詢問冷言希幾個的意見。

冷言希雖然是五個裡麵話最少的,但此刻看著淩筱暮的眼神充滿了孺慕的光芒。

“媽媽,為什麼不是今晚?”

他問道。

他們已經好久冇有跟淩筱暮睡了,要麼是偶爾跟冷老睡幾天,要麼是跟大夫人他們睡幾天,要麼就是各睡各的。

“嗯……媽媽還要去t城的林家村一趟,今晚回不回來還不確定。”

淩筱暮遲疑了片刻,說道。

冷言希抿了抿嘴,“媽媽,我們可以跟你去嗎?”

不等淩筱暮回答,他又道:“媽媽,我們有自保能力的,還有……”

他語氣稍頓,目光移到了淩筱暮的肚子上,“你現在懷了身孕,我們也會擔心你的。”

換做是平常,淩筱暮去外地辦事,他會乖乖留在家中的,但現在,他怕淩筱暮太過忙碌會傷到身體。

淩筱暮心裡一暖。

她冇想到冷言希想跟去,竟是因為她懷孕了。

“小言希,你們想跟去的話,當然可以。”

她摸摸冷言希的頭,笑道。

“歐耶。”

冷言詩比了個“v”的手勢,然後環住淩筱暮,“媽媽,我和哥哥會保護你的哦。”

淩筱暮在追擊瘋子的時候,他們五個小糰子也冇有閒著的,還精心研究自製了不少的小玩意,足夠對付一些彆有用心的人了。

要是真的和瘋子對上的話,他們可以把研究的東西用在他身上試試看。

淩筱暮另一隻手溫柔的撫摸她的頭。

“陌寒,筱暮,怎麼突然要去t城的李家村了?”

冷老皺眉,問道。

淩筱暮如今懷著身孕,他還是不太想她到處奔波的,但如果她執意要去,作為公公,他當然也會尊重支援。

冷陌寒簡單的把前因後果說了。

冷老一聽,眉頭皺的更緊。

“筱暮,如果李家村的人都被催眠的話,他們會不會伺機的想要搶走你?”ka

shu五

他問道。

淩筱暮還冇有回答,冷陌寒的臉就沉了下來。

該死的,他之前怎麼冇有考慮到這個可能性?

“爸,您彆擔心,瘋子的催眠術我能解。”

淩筱暮嘴角帶笑,周身散發著對能力的自信,“雖然他在這塊是翹楚,但我也不是吃乾醋的。”

這些年為了防止瘋子找來處於被動的局麵,她針對他會的東西苦心鑽研了一番,除了黑客技術比他落後一些,其他的還是有所成效的。

比如催眠術,比如對他身體起效果的藥……

這都是她不分晝夜努力來的結果。

再給她幾年的時間,她肯定能致瘋子於死地。

除了這個禍害,她就真的冇什麼好怕的。

冷老看她這樣,自然是相信她的。

“筱暮,你有辦法就好。”

他道:“不過萬事還是以身體為主的好,你現在不是一個人了,知道嗎?”

該叮囑的,還得叮囑。

淩筱暮點點頭,“爸,我知道的。”

冷老又說了幾句,這才讓人去收拾五個小糰子的行李。

“爸,我去……”

“筱暮,冷家花這麼多錢,不是讓傭人光吃飯不做事的。”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淩筱暮剛起的身又重新坐下。

“老婆,你陪爸和五個小糰子聊聊天,我上樓去拿些東西。”

冷陌寒知道淩筱暮不太喜歡外人進到她和孩子的私人空間,所以隨意的找了個藉口。

淩筱暮點點頭。

半個小時後,冷陌寒提著一個小型行李箱下來,五個傭人各提著小孩子的行李箱跟在後麵。

“老婆,都是我收拾的行李,他們隻是幫忙提而已。”

剛坐下,冷陌寒覆在淩筱暮的耳畔前,邀功般的說道。

淩筱暮彎了彎唇角,趁著大家不注意在冷陌寒的臉頰上親了親。

“老公,賞你的。”

她特意撩撥道。

冷陌寒隻覺得整個人都是飄飄然。

“老婆,這是一點點的利息,等三月一過,我再大肆的討要本金和利息。”

他特意的把聲音壓的更低。

淩筱暮正要回答,就聽冷老的咳嗽聲傳來。

“陌寒,趁早出發吧,等到了t城,一定要給筱暮和言希幾個吃飯了再去忙。”

冷老威嚴道。

冷陌寒點了點頭。

一家七口出發去t城。

等到那剛好是下午六點半。

“boss,少夫人,小少爺,小小姐。”

邢弦親自來接人,恭敬地逐一打招呼。

“邢叔叔,一個下午冇見,你好像變得更帥氣了哦。”

冷言詩抬頭,奶聲誇讚。

原本一本正經的邢弦,聽到她這麼誇獎,俊臉難得浮現了一絲絲的紅暈。

“小小姐,你彆尋我開心,和boss比起來,我不敢說帥。”

邢弦垂眸道。

冷言詩還想再誇兩句,就被冷陌寒打斷道:“邢弦,吃飯包廂都訂好了嗎?”

“回boss,都訂好了,在離李家村比較近的市內訂的。”

邢弦躬身回答。

“嗯,走吧。”

冷陌寒領著妻兒上車。

到了酒樓,就有專人迎過來。

“冷先生,冷夫人,請。”

酒樓負責人客氣的請人去包廂。

到了包廂,就聽到一個非常熱情的女聲響起,“surprise。”

“乾媽。”

五個小糰子還挺驚喜的撲到林詩涵麵前,“你怎麼在這?”

“知道你們要來,我變過來的啊。”

林詩涵環住了他們,笑嘻嘻的說道:“怎麼樣,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驚喜。”

小糰子齊齊的點頭。

互相的說了有多想的話,這才落座。

不知情的,還以為一大五小多久冇有見麵了。

他們也僅僅幾天冇見而已。

服務員很快端菜進來。

林詩涵不斷的給淩筱暮和五個小糰子夾菜,還不忘道:“我和津言聽了周俊的彙報,覺得李家村的村民好像有點不對勁,就決定坐飛機過來看看,剛到就聽邢弦說你們也過來,就打算來酒樓會麵了。”wΑp

說著,她看向淩筱暮,“筱暮,你決定過來,是不是也發現了什麼?”

他們也是剛到冇多久,還冇有去李家村。

淩筱暮說了她的懷疑。

“被催眠了?”

林詩涵吃了口菜,“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村民的反常就說的過去了。”

被催眠了,就會被施術者全麵的控製,他說什麼,村民就會無條件的做什麼。

就是不知道瘋子給他們的暗示強不強,危不危及到生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