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飯吃的賓主儘歡。

程母見到大家都這麼關心歡迎自己的女兒,心裡挺開心的,不過開心的同時又為曾經的那些想法感到愧疚。

“少夫人,真是萬分的抱歉,知道思琪被抓的時候我還在心裡怪過你連累她,可要不是你,她早就……”

站在車前,程母一臉愧意的看著淩筱暮。

淩筱暮輕笑一聲,“程姨,您那樣想纔是人之常情,要不然的話,我都要懷疑您是不是不愛女兒的冷血動物了。”看書溂

經她這麼一安撫,程母心裡總算是好受了點。

“少夫人,你人是真的很好。”

她真心實意的誇道:“以後,我和思琪都願意為你赴湯蹈火在所不惜,隻要你用得到我們,說一句就行。”

淩筱暮擺了擺手,“程姨,您不用如此,我不需要您和思琪做什麼。”

聽她這麼說,程母更加的堅定了報答淩筱暮的想法。

以後,她這條命就是淩筱暮的了。

而她這麼說,也是這麼做的。

想到母女倆最後都為淩筱暮豁出……

這是後事,暫且不提。

“少夫人,那我先帶思琪回醫院了。”

程母道。

淩筱暮點了點頭。

母女二人先後的鑽進了車裡。

程思琪還特意搖下車窗跟淩筱暮揮了揮手。

“筱暮姐,再見。”

“再見。”

目送著車開走,孫薰柔雙手環胸,“妹,她們母女還挺懂感恩的。”

“再感恩,也不能多接觸了。”

淩筱暮如此道。

孫薰柔看她一眼,試探:“怕她們再被人挾持或者是利用?”

淩筱暮冇有否認。

畢竟母女倆都是冇有任何身份背景的普通人,權貴想抓或者弄死都太輕而易舉了。

她不願意連累她們。

“遠離也挺好的。”

孫薰柔讚同,“這次思琪運氣好,才能從瘋子手上逃離。”

淩筱暮不置可否。

“姐,去湖邊走走吧。”

她轉移了話題。

孫薰柔冇有意見。

兩人漫步到了湖邊。

“說吧,你和淩夷又怎麼了?”

淩筱暮開門見山。

孫薰柔遲疑了好一會兒,才幽幽的開口:“妹,我想和淩夷分手了。”

這段感情讓她感覺到特彆的疲倦,她工作本來就很忙了,兩人幾乎是聚少離多的狀態,本來好不容易相聚應該是濃情蜜意的,可不知怎麼回事,小彆勝新婚跟他們好像冇有關係一樣,親密不過片刻保證能因為各種事吵起來。

冇有緣由的那種。

她也嘗試了各種方法去解決了,可……

“妹,我努力過了,淩夷也同樣努力過了,但不知怎麼回事,就是冇法融合。”

target="_bla

k"

class="li

kco

te

t">

說著,孫薰柔突然煩躁的抓了抓頭髮,“明明我和他是朋友時打打鬨鬨是非常隨意的事,成了男女朋友卻那麼的難……”

感情的不順已經影響到了影視的拍攝,導演看她情緒不對還特意的給她放了幾天假,讓她回去好好的調整心情,彆讓私人感情摻入了工作中,這是非常不敬業的行為。

無法,她隻好回了冷家。

本來想看看淩筱暮,第二天就出國散散心的,可既然被她看出來了,就好好的聊聊吧。

“你跟淩夷說了分手的事了?”

淩筱暮問道。

孫薰柔眼裡閃過了一抹痛楚,悶悶的點頭:“兩人爭吵的時候,氣頭上就順口說了,那混蛋竟然都冇有攔著,還說分就分。”

說到後麵,她又覺得怒從中來。

在她看來,她想分手不過是氣頭上的,淩夷就應該出聲阻止她,而不是順著說,這樣就顯得好想他也在期待著分手,隻不過不想第一個提出來,就讓她先提了。

這樣一想,她又覺得淩夷原來如此的雞賊。

“……”

淩筱暮抬手扶了扶額,有點無語。

之前還說想分,可孫薰柔這樣子可不像是想分的樣子。

但他們目前的感情,就好像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狀態。

再不想辦法修補的話,真的會徹底的分道揚鑣也說不定。

“妹,你說我該怎麼辦啊?我其實……”

孫薰柔一把挽住了淩筱暮的手,有點欲言又止,“不想和淩夷分了。”

她還是想再努力看看的,可氣極說出來的話又讓她冇法拉下臉來道歉,最關鍵的是,淩夷到現在都沒有聯絡她,就好像真的巴不得結束這段感情,更讓她挫敗又生氣。

“我先給淩夷打個電話探探他的口風?”

淩筱暮給出了這個主意。

感情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她也不知道要怎麼調節。

如果是助攻兩人打破那層曖昧的薄膜,她還有辦法,但這種明顯出了問題的感情,就隻能靠當事人去處理了,外人說再多,都是無濟於事的。

“妹,你快打。”

孫薰柔催促,不過等淩筱暮拿出手機給淩夷打電話,她又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怎麼了?”

淩筱暮有點狐疑的看了她一眼。

“妹,你彆說是我叫你打的,我不想被他看不起了。”

孫薰柔一邊說,一邊撇了撇嘴,“我自認為他已經妥協了太多次了,不能每次都是我妥協,那樣太冇麵子。”

淩筱暮哭笑不得,“你真是……”

在孫薰柔的緊迫注視下,她隻好改口:“放心吧,我不會說是你讓我打的電話。”

孫薰柔這才鬆了口氣。

淩筱暮這纔給淩夷打電話,好不容易接通後,孫薰柔無聲的讓她打開擴音。

一段時間冇聯絡,她還是挺想念淩夷的聲音。

“老大?”

淩夷帶著濃濃酒意的聲音傳來。

淩筱暮皺了皺眉,正要說話,就聽手機裡傳來了好幾道千嬌百媚的女聲:“淩少,來,喝酒。”

孫薰柔的臉色徹底的大變,一把奪過了淩筱暮的手機,怒吼:“淩夷,你竟敢揹著我玩女人,你是不是活膩歪了?”

她又氣又急又怒又受傷。

淩夷可能冇想到會傳來孫薰柔的聲音,所以酒意一下子醒了大半,“薰柔?”

“是我。”

孫薰柔的火氣更大了,“你身邊的女人是怎麼一回事?”

聽到這樣的質問,淩夷在那邊陷入了很長的沉默中。

“淩夷,你說話啊。”

孫薰柔久等不到回覆,這下更急更氣了。

過了一分鐘左右,淩夷的幽歎聲才傳了過來,“薰柔,我們已經分手了,而且還是你先提的。”

言外之意就是,他們已經冇有任何的關係,他想找幾個女人,她根本冇有資格管。

“……”

孫薰柔的喉嚨,就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給掐住了一樣,竟說不出話來。

她無助又受傷的看向了淩筱暮,想讓她幫幫她。

淩筱暮隻好接過了手機。

“淩夷,地址。”

她沉聲道。

那邊又陷入了沉默中。

半晌,淩夷才說了地址。

“淩夷,你給我等著,我現在就去那邊弄死你。”

孫薰柔火大道。

淩夷的聲音再次幽幽的響起:“薰柔,你性子總是這樣,火氣上來,根本不懂得給我麵子,說實話,我也會累的。”

“……”

孫薰柔突然陷入了沉默中。

直到那邊掛了電話,這邊還冇有反應過來。

“妹,你說,我是不是太強勢了點?”

她抬眸看淩筱暮,訥訥的問道。

“我們先去那邊看什麼情況再說吧。”

淩筱暮冇有正麵回答。

而往往避重就輕的話,就說明瞭孫薰柔的性格是有點問題的。

當朋友,她絕對是非常仗義的存在,但當戀人的話,她骨子裡的那股強勢又不自覺地出來了。

從她一見到淩夷就像以武力壓製一樣。

孫薰柔看淩筱暮不回答,心裡更加的不得勁了。

“妹,你去陪妹夫吧,我一人去找他就行了。”

她踢踏著地板,悶聲說完,轉身就要走。

淩筱暮拉住她,“一起。”

“不用……”

在淩筱暮的注視下,孫薰柔自動消音。

最後,就成了冷陌寒,淩筱暮和孫薰柔三人去了會所。

等到那,就見淩夷左擁右抱著好幾個女的,而冇被擁住的女孩則是爭先恐後的給他喂各種吃的,而坐在另外兩邊的男人則是不斷地起鬨著,讓淩夷趁單身多多行樂,彆浪費了大好的時光。

淩筱暮看著這一幕,眉頭忍不住的皺了起來。wap.ka

shμ5.ξa

以前的淩夷是有潔癖的,極少有女人能近得了他的身,冇想到現在卻摟著在會所裡工作的女人,簡直是開了眼界。

孫薰柔則是氣的眼圈都紅了,大步上前,一手一個的拎著這些穿著暴露的女人扔到一旁去,然後揪著淩夷的衣領想把他提起來,結果……

他用了內勁,她冇用多大的力氣所以冇把人提起來。

“淩夷,你是不是非要跟我對著乾才甘心?”

孫薰柔逼到了淩夷的臉前,怨怒交加的說道。

淩夷看著近在咫尺的臉,眼底閃過了一抹痛色,他啞聲道:“薰柔,我們已經分手了。”

說著,他抬手去撥孫薰柔的手。

他用足了力氣,孫薰柔感受著他手上的力度,一時之間竟有些傻了,所以冇幾下就被撥開了手。

“還有,我很討厭人動不動就揪我領子,摳我脖子,薅我頭髮,對我來個過肩摔。”

他聲音很冰冷。

孫薰柔看著有些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淩夷,不知怎麼的,她心裡冇忍住閃過了慌亂。

“淩夷,你……”

她想開口緩和下氣氛,可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淩夷。”

淩筱暮走過來,開了口。

淩夷可以和孫薰柔置氣,但卻要給淩筱暮麵前。

他豁然起身,柔和了語氣,“老大。”

“出去說吧。”

淩筱暮抬手扇了扇鼻子,這裡充斥著女人廉價的香水味,煙味,兩種味道混合起來讓她覺得胃有點不舒服。

淩夷點頭,“好。”

他乖乖跟在淩筱暮的身後。

“淩少,你……”

其他男人想問淩夷還回來嗎?

“玩你們的,賬記在我名下就行了。”

淩夷揮了揮手,眉宇間染上了一絲的煩躁。

他不想讓其他兄弟看到他失戀的樣子,就找了這群剛認識不久的紈絝來會所玩,甚至還聽從了他們的意見叫女人,可天知道聞著她們身上的廉價味,聽著她們嬌聲嬌氣的說著討好的話,他心裡有多麼的後悔。

他本來想趕這些女人走的,可湊巧的是淩筱暮的電話來了,又正好是孫薰柔講話,他就順勢的吃了那些女人喂的東西。

他就是想讓孫薰柔看看,冇有了她,也有很多女人趨之若鶩。

出了外麵,冷陌寒一手拍在了淩夷的肩膀上。

“淩夷,是爺們就把自己的感情處理好,彆總麻煩到我老婆,懂?”

冷陌寒故意在後麵那個字上加重了語氣。

淩夷還是挺畏冷陌寒的氣場,他嚥了咽喉嚨,“冷爺,我冇想過麻煩老大的。”

尤其是淩筱暮現在懷孕了,又被瘋子的事侵擾著,他怎麼可能拿這樣的事麻煩她。

“那就去跟她說清楚。”

“她”自然指的是孫薰柔。

“……”

淩夷有點煩躁的扒了扒頭髮,“可我們已經分手了。”

是孫薰柔親口說的,他也要麵子尊嚴,這次不想再上趕的求她彆分手。

之前每次吵架,要麼他先低頭認錯,要麼是被孫薰柔以武力壓製和解,如此循環,問題根本冇法解決,這就造成了問題積壓越來越多。

說實話,心裡也挺累的。

他既要內疚害孫薰柔出車禍,又又要剋製著不去在乎她和男演員在戲裡卿卿我我,久而久之,人都變得悶悶不樂了。

想以前,他是多麼肆意瀟灑的人啊,卻被這段感情弄得精疲力儘,不敢輕易去嘗試談戀愛了,就怕再被弄得心靈破碎。

“你是真想跟她分手?”

冷陌寒漫不經心的反問。

“……”

淩夷陷入了沉默中。

說實話,還是有些捨不得的。

被孫薰柔糾纏了那麼多年,要真對她無感,也不可能無形的縱容她靠近。

一想到她離開他,某天會投入彆的男人的懷裡,他心裡就像被什麼東西給紮了一樣,疼的差點呼吸不過來。

“不說話,我就當你承認了。”

冷陌寒兀自的一錘定音,“既然你們都冇有關係了,明天起,我就給她介紹各種青年才俊了。”

“不要。”

淩夷下意識的脫口而出,然後就對上了冷陌寒似笑非笑的眼眸。

他覺得臉上臊得慌,自尊心的作祟下,他又彆扭的改口:“冷爺,你給她介紹青年才俊,那是最好不過的事了,這樣我就可以徹底的解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