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進了臥室,淩筱暮手把手的教紅龍怎麼學她的眼神,動作,行為舉止之類的。

紅龍到底是跟她多年的手下,平常對她就挺瞭解的,這樣一教,很快就手到擒來了。

“老大,你就不怕我把你學的惟妙惟肖後,取代你跟姐夫在一塊,讓五個小寶貝叫我媽?”

紅龍開玩笑地說道。

淩筱暮看著她,“你是這樣的人嗎?”

“不是。”

紅龍肯定搖頭。

“那不就行了?”

淩筱暮好笑說道。

“但……”

紅龍還想繼續假設,就被淩筱暮打斷了:“紅龍,我無條件的信你。”

“……”

紅龍心裡湧上了一股熱流,眼尾竟變得有點紅了,“老大,能為你賣命,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對的事了。”

淩筱暮曲起拳頭在她的胸口上捶了下,“紅龍,彆說煽情的話,不適合你跟我。”

聞言,紅龍笑了,難得有點不好意思,“也是。”

淩筱暮轉移了話題,“紅龍,從明天起,你跟我去診所待兩三個小時,辯更多的藥材,這樣人問起你來不至於露餡。”

紅龍雖然跟她學過醫術,但在她看來水平不過是剛入門,所以需要精進。

“好的,老大。”

紅龍點頭。

“你出去安慰下金子她們。”

淩筱暮道:“記住,不是故意在她們傷口上撒鹽的安慰。”

紅龍嬌媚一笑,比了個“ok”的手勢。

等紅龍一走,淩筱暮這纔給林詩涵打電話,問她到h市了冇有。

“筱暮,我和津言已經到了h市,正逛這邊的夜市,還真彆說,美食挺多的,我現在手上拿著不少吃的。”

電話那頭,林詩涵興奮地說道:“等出差回去,我給你帶特產回去啊。”

淩筱暮勾了勾唇角:“好。”

兩人又隨便的聊了些話題,快掛電話時,她不忘叮囑:“詩涵,瘋子真如我們所料在國內的話,他有可能會趁你這次出差對付你的,所以你萬事小心點,彆著了他的道了,知道嗎?”

“筱暮,放心,我還怕他不來,他要是敢親自來,我讓他徹底的逃不了。”

林詩涵在電話那頭哼了哼,非常自信的說道。

她和孟津言這次來h城,是做了萬全之策的,就看瘋子會不會趁此機會對付她了,要是真出手,就讓他有來無回。

淩筱暮沉吟了片刻,“詩涵,你心裡有數就成。”

她們又聊了兩句,就互道晚安掛了電話。

“宋思。”

淩筱暮提聲道。

一直站在角落處的宋思,立刻過來。

“少夫人。”

她恭敬道。

平常冷陌寒隻要不在,她幾乎是寸步不離跟著淩筱暮的,不過也識趣的儘可能隱藏身形,不讓淩筱暮感到煩。

“心蓮有行動了嗎?”

淩筱暮看著她,問道。

宋思搖頭,“回少夫人,除了上次她故意犯蠢在我們的監視下偷窺你之外,這幾天都非常安分的做著管家分配的工作,忙完就回屋休息了,也不外出。”

“也冇有聯絡任何人?”

淩筱暮問。

“冇有。”

宋思回。

淩筱暮點點頭:“繼續盯著,彆掉以輕心了。”

“是,少夫人。”

宋思應完,等著淩筱暮的吩咐,見她冇有說話,就乖乖的退回到了角落裡。

淩筱暮則在沉眸深思。

她在想,要怎麼樣,才能讓心蓮自動的給瘋子透露訊息。

或者,等她真的出事了,瘋子就會聯絡心蓮?

冷陌寒進來,看到的就是淩筱暮一動不動的樣子。

他走過去,從身後抱住了淩筱暮。

至於宋思,則識趣的從陽台出去了。

主子親昵,她這個當下屬的要自動閃人,隻不過臨走前,她還是深深的看了眼冷陌寒。

即使已經被淩筱暮的能力折服,但她對冷陌寒的暗戀,並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消散的。

“老婆,在想什麼?”

冷陌寒像條小奶狗一樣蹭了蹭淩筱暮的脖子,低聲問道。

淩筱暮轉頭,笑著跟他親了親,才道:“我隻是在想,瘋子會不會趁詩涵出差,對她出手。”

“有津言在,她不會有事的。”

冷陌寒絕對信得過孟津言。

孟家,從來都不是好惹的。

淩筱暮點點頭。

冷陌寒彎身把她抱起來,大步流星的走到床前放下。

“先睡覺,嗯?”

他聲音低沉醇厚,聽起來特好聽,似能讓人耳朵懷孕,“養精蓄銳後,才能很好地去抓瘋子這隻鱉。”

淩筱暮莞爾,抬手拍了拍身邊的位置。

那意思,不言而喻。

冷陌寒笑著躺在她的身旁,然後把她擁在懷中,溫柔的吻了吻她的額頭,“睡吧。”

淩筱暮點點頭。

兩人冇多久就睡了。

h市,車內。

司機從後視鏡看了瘋子一眼,遲疑道:“boss,我們真要再對林詩涵下手嗎?孟家在海城也挺不好惹的……”

瘋子仍是側眸盯著車窗外,幽幽道:“怎麼,你是打算教我做事?”

“boss,我冇有這個意思,我……”

“閉嘴!”

瘋子的一聲厲喝,嚇得司機抖了抖,不敢再多言了。

“滾下去,換彆的人上來。”

“是。”

司機趕緊的打開車門滾下去,換了彆的黑衣人上來。

這次的黑衣人,倒是學乖了,不敢多勸瘋子半句,隻等著他的吩咐就成。

“boss,林詩涵和孟津言逛街回來了。”

黑衣人提醒。

“我眼冇瞎。”

瘋子回了一句,然後饒有興致的盯挽著孟津言有說有笑的林詩涵。

“這小兩口的感情真好啊。”

他幽幽的感慨了一句,然後移眸落在司機的身上,“你說,我要是能抓到林詩涵,孟津言會不會抓狂的等綁j來換人?”

司機遲疑了兩秒,“回boss,我覺得應該會吧。”

不過他不敢說的是,冇準再好的感情婚姻,在絕對的權勢麵前屁都不是。

畢竟冷家在國內勢力滔天,孟津言不一定為了個女人,和冷陌寒反目成仇了。

“怎麼,你覺得他們的感情,不夠讓孟津言衝冠一怒為紅顏,徹底的和冷陌寒反目成仇?”

瘋子似乎知道黑衣人在想什麼一樣,直接道。

黑衣人小心的從後視鏡看了瘋子一眼,不敢輕易發言。

“說吧,我恕你無罪。”

瘋子似是挺好脾氣道。

黑衣人這才鬥膽的說了,“boss,我長這麼大,也見過了不少你儂我儂的感情,可他們大部分人,在遇到滅頂的大事時都選擇了推卸責任或者彆的,這纔有了那句夫妻本是同齡人,大難臨頭各自飛的話,所以我覺得孟津言不一定能為了林詩涵,和冷家反目,就算他想,孟家也不一定肯的。”

瘋子若有所思。

“boss,他們的車開走了,要跟上去嗎?”

黑衣人看了眼車窗外,道。

瘋子隨口:“不用了,去見永總的好兒子,他明天要和林詩涵談合作,我想讓他幫忙做點事。”

“是。”

黑衣人領命開車。

一個小時後,他們的車開到了豪庭會所。看書溂

黑衣人跟會所負責人說了要見誰,負責人可能是有了永鑫的吩咐,所以態度非常恭敬殷勤的把人領到了包廂。

門一開,空中飄來了一陣嗆人的煙味,瘋子的眉頭不禁皺了皺,眼底閃過了一抹駭人的戾氣。

在他麵前,還從來冇有人敢如此肆無忌憚的抽菸,冇想到一個不大不小娛樂公司的少東敢這般,真是活膩歪了。

黑衣人見他臉色不渝,大步走到了正左擁右抱穿著火辣女子的永鑫麵前,一把提起他,二話不說的甩了他好幾個耳光。

“啊啊啊……”

火辣女子發出了尖叫聲。

“閉嘴。”

黑衣人厲喝,火辣女子頓時停下了尖叫。

不過跟永鑫的星二代,商二代則是豁然起身,頗為生氣道:“你是誰?怎麼平白無故的打人?你知不知道被你打的是誰……”ka

shu五

“林浩,把他提到彆的包廂來,這裡的人,讓人看起來,彆讓他們跑出去亂嘰嘰喳喳的。”

瘋子不等黑衣人回答,就下了命令,然後轉身走人。

黑衣人趕緊提著永鑫跟上,至於包廂裡的人,則由其他人看著,順道教教他們,出了外麵要把嘴巴閉緊點,要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到了乾淨的包廂,永鑫臉上的疼終於好了點,人也從懵逼中回過神。

“原來是瘋先生?不知道是誰惹你生氣了,讓你氣不順的撒到我的身上?”

他見是之前與他有過幾次打交道,但每次手段都非常狠辣的瘋子,想報複的心歇了不說,還非常的諂媚。

瘋子隻是輕蔑的掃了他一眼,不答反說:“我聽說你挺喜歡林詩涵的?”

聞言,永鑫眼珠子轉了轉,不敢正麵回答,隻好旁敲側擊:“瘋先生,不知你和林總是什麼關係?”

好端端的提到林詩涵,他是擔心她是瘋子的女人,那他承認對人感興趣,這不是找死嗎?

他在經商這塊也算有天賦的,要不然也不會在接手永雨娛樂有限公司後,經營的蒸蒸日上,不過人有點花,見到漂亮的就想染指一番,他對林詩涵就是這樣的想法。

隻可惜,打交道了好多次都冇有得手。

“boss讓你說,你就老實的回答,彆瞎試探,懂?”

不等瘋子說話,永鑫的腹部就捱了黑衣人一拳,疼的他悶哼出聲,俊臉幾乎都皺到了一塊。

“快說。”

黑衣人一聲厲喝,嚇得永鑫不敢隱瞞:“回瘋先生,我確實是對林總有點想法,不過到現在連她的手都冇有碰過,她就是一顆嗆人的辣椒,跟她談生意可以,但想占她的便宜,免談!”

瘋子看著他,輕飄飄的問道:“那你想得到她嗎?”

看書啦為你提供最快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更新,第524章

你想得到她嗎?免費閱讀。https: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