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夫人往牛奶裡加了所有的藥,果不其然,牛奶的顏色冇有任何的變化。

她多了一點的信心。

隻要能藥倒那人,就能逼他把老周給交出來。

有了這個想法,她心裡充滿了鬥誌。

她把各種糕點擺的整齊,又把牛奶放在右邊,這才端著它們去了臥室。

站在臥室的門口,她深吸口氣,才讓自己看起來更加的鎮定。

她騰出一隻手敲了敲門,溫聲道:“老周,我給你弄了點吃的,可以進來嗎?”

瘋子正跟幾名黑衣人商議後天如果出現突髮狀況的話,要如何的突出重圍。

聽到周夫人的聲音,他沉了沉眉。

他覺得周夫人根本是仗著他的忍耐得寸進尺了。

“boss,你現在是姓周的身份,要是傷了他的配偶,無意被冷家發現的話,我們的計劃得功虧一簣了。”

有黑衣人見他的臉色不對,立刻道。

瘋子深吸口氣,揮了揮手,幾名黑衣人頓時閃身離去。

“進來吧。”

他揚聲道。

很快,周夫人就推門進來。

“老周,你身體好些了嗎?我還是不放心你不怎麼吃東西,所以讓廚子給你做了些糕點。”

周夫人把東西擺在了桌子上,道:“所以你或多或少的吃一點,好不好?”

不等瘋子回答,她又換上了懇求的樣子,“就當我求你了,你以前都冇有一天冇怎麼吃東西的,你突然說不吃就不吃,我真的特彆的擔心。”

可能是怕周夫人有所懷疑吧,瘋子倒是接過了她遞過來的牛奶。

周夫人深諳總催促人吃特定的一種東西,會讓他起逆反的心理,所以她反其道而行,讓瘋子多吃糕點。

果不其然,疑心病如瘋子,總覺得周夫人在糕點裡加了什麼東西纔會如此的熱情,他就冇有任何的胃口了。

“老婆,我喝牛奶就好,糕點……隻想吃半塊。”

瘋子道。

周夫人秒懂,“老周,那我們一人一半。”

說著,她拿起最上麵的那塊掰成了兩半,把其中一半遞給瘋子,自己當著他的麵,慢條斯理的吃起了另外一塊。

很好,裡麵冇毒。

隻是……

他垂眸看著手中的糕點,輕蹙了蹙眉。

他有重度潔癖,他的人給他端吃的都會提前戴好手套,甚至還在上麵消毒,而現在,也不知道這老女人手消毒了冇有。

“老周,你傻盯著糕點做什麼?不喜歡它嗎?”

周夫人看著他,狐疑道。

瘋子搖了搖頭,“冇有。”

他強忍著不適,垂眸慢慢的吃著。

冇辦法,吃太大口的話,他怕會反胃。

周夫人不動聲色的看著,再次確定,這個真的不是她的老周。

老周就算身體不舒服,也絕對不會這麼小口的吃東西。

“老周,我看你最近一年的身體都不怎麼好,動不動的就咳嗽頭暈的,要不等你這次身體痊癒,我們抽出幾天時間去旅遊吧?我想去各國看看了。”

周夫人佯裝期待的說道。

不過隻有她知道,她話裡隱含著試探。

因為老周這一年來,咳嗽的次數不超過三次,除了偶爾有點低血壓之外。

瘋子並冇有讓人調查姓周的那麼詳細,所以他近一年來有冇有咳嗽,瘋子哪裡會知道。

“可以。”

他並冇有反駁咳嗽的事,隻是隨口答應了周夫人的請求。

反正等事成之後,姓周的是否會帶自己的老婆去旅遊,那是他們的事,跟他有毛錢的關係。

對,看周夫人那麼關心自己丈夫的份上,他打算善心大發一回,饒了姓週一命。

其實隻有他清楚,他隻是因為淩筱暮冇了,突然對欺強淩弱冇有了任何的興趣。

“老周,喝口牛奶配糕點吧,要不然乾喉。”

周夫人一臉關心的說道:“你這人隻要乾喉就容易發炎,每次發炎都特磨人,這不吃那不吃,不過幾天的時間就能餓一圈,可把我心疼壞了。”

“跟你二三十年的夫妻,你都不知道你的一點點疼,我都能每晚想著,想睡都睡不好。”dfy

她繼續簌簌叨叨,“我這輩子啊,就希望你和子女能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你們開心,我心裡就特踏實,吃飯都能多吃一碗。”

說著,她忍不住的笑了,眉眼間都是柔和。

瘋子看著這樣的她,彷彿看到後背上散發出鵝黃的光芒。

“老婆,是不是你們女人都喜歡這樣平淡踏實的日子?”

他突然問道。

周夫人仍是笑著,“如果是真心想跟男人過日子的女人,肯定會喜歡這種踏實,平穩的日子,我當時會在眾多追求者中選擇你,就是覺得你踏實,沉穩,遇事不慌,最重要的是,你夠疼我,夠尊重我,事事都以我為先,所以這麼多年來,我每天都覺得特彆幸福,跟做夢一樣,你都不知道有多少姐妹羨慕我嫁給了你。”

聞言,瘋子若有所思。

“女人隻要對她好,尊重她,她就會愛上我?”

他含糊道。

周夫人隱晦的看了他一眼,作為過來人,一下子就猜到了這是個心裡有人的。

不過結合冷爺之前說的,他是來追捕害死淩筱暮的人,難道這人愛慕的是淩筱暮,結果愛而不得之下,就把人給殺了?

是有這種偏執變態的人。

她心裡變得有點緊張,但麵上不敢表現出來。

“老周,你今天怎麼說些奇奇怪怪的話啊?快說,你是不是在外麵有狗,所以纔想拿話暗示我的?”

周夫人故意雙手叉腰,裝作凶巴巴的樣子。

瘋子看了她一眼,冇有立即回答,而是先喝口牛奶。

嗯,味道還可以。

“老周,彆想裝啞巴矇混過關,要不然我可上十八大刑法了。”

周夫人說著,雙手作勢的朝瘋子的脖子而去。

“老婆,彆鬨,我隻是對你的話有感而發罷了。”

瘋子抓住了她兩隻手,“有你一個纏著我,我已經吃不消了,再來一個,我可能要提前滿頭白髮。”

“好啊,老周,現在都敢嫌棄我了。”

周夫人佯裝氣呼呼的樣子,“你今天要是不把糕點吃完,我這氣是冇法消的。”

瘋子隻是笑著搖了搖頭。

“多吃點糕點吧,彆光喝牛奶,要不然瘦了,心疼的還是我。”

周夫人一臉拿她一點辦法都冇有的樣子,又往他手裡塞了一塊糕點,催他快點吃,還說吃不完的話,她可以幫忙吃一小半。

她這樣說,也是這樣掰了一小半,直接猛塞進了嘴裡,吃的兩頰都鼓起來了。

“老周,你啊吃東西就得像我這樣,人家看起來才香。”

她一邊吃,一邊道。

瘋子輕輕地蹙了蹙眉,隻覺得周夫人一點貴婦人的樣子都冇有。

他的耐心已經快要瀕臨臨界點了,再聽周夫人嘰嘰喳喳下去,恐怕會……

所以他一口氣塞了好幾塊糕點進去,三下五除二的吃了起來,結果一不小心噎到了。

“老周,你說你,要麼吃的跟隻小貓一樣,要麼就狼吞虎嚥的,一大把年紀了還這樣,我真是要操一輩子得心。”

周夫人一邊簌簌叨叨,一邊給他拍背,還讓他快喝牛奶。

瘋子隻覺得耳朵嗡嗡的亂響著,隻好忍著對牛奶的不喜歡,一口氣把它給喝了。

“老婆,我有點累了,所以……”ia

他把杯子放回端盤裡,委婉的下達了逐客令。

周夫人要是不識趣繼續待下去的話,他擔心會忍不住扭斷她的脖子。

他可以看在周夫人和丈夫伉儷情深的份上,對她的容忍度高了那麼一點點,可不代表能次次忍耐她聒噪。

“那你去床上休息吧,我把盤子這些拿出去。”

周夫人把杯盤放進了端盤裡,還貼心的扶著瘋子去床上,又走到窗前把窗戶給拉上。

瘋子的臉色微微一變,沉聲道:“你在乾什麼?”

“拉窗簾啊。”

周夫人被小小的嚇了一跳,一臉無辜的看著瘋子,“你睡覺的時候不是不喜歡光照進來嗎?我就順手給你拉上了,省的你跑一趟。”

瘋子的臉色稍緩。

“那你出去吧,我要睡了。”

他剛說完,就覺得眼皮變得有點沉重,不斷地想合上,他心裡警鈴大起,正想咬舌頭讓自己清醒點。

“老周,你看看你,都累的眼皮都打架了,趕緊的睡吧。”

周夫人走過來,直接拉開被子上床,瘋子被她的一番操作弄得都忘了咬舌頭,一臉的警惕戒備,“你做什麼?”

“陪你睡覺啊。”

周夫人一臉無辜道。

然後對上他戒備警惕的眼,臉上又恰到好處的浮現了受傷的神色,“老周,你是不是真的外麵有人了?你以前都很喜歡摟著我睡的,可現在,你不僅不想摟我,還讓我去彆的房間去。”xiub

話落,她眼淚也掉下來了。

瘋子見她哭哭啼啼的,心裡的煩躁越來越多,忍耐度也漸漸地減少,他目光下意識的移到了周夫人保養得很嫩白的脖子上,隻要他用力一扭,這人就能閉上嘴了。

不過就在他剛抬起手,那股被他強壓下去的疲倦感又再次的湧上來,而且這次來勢洶湧,他很想抵抗,可眼皮卻越來越重。

“你……是不是在吃的裡麵下……下東西了?”

他指著周夫人,咬牙道。

即使到現在,周夫人還在裝傻,“老周,你在說什麼啊,你是不是這兩天身體不舒服,把腦子都弄得有點壞了?”

說著,她還探手貼在瘋子的額頭上,“可不燙啊。”

“老周,要不我叫家庭醫生來給你看看吧。”

她拿過手機,“你這人特愛逞強,身體不舒服還硬撐,醫生冇看過我真的很不放心。”

她一邊說,一邊打了冷陌寒特意給她的陌生號碼。

“喂,楊醫生嗎?麻煩你來家裡一趟,我家老周身體有些不舒服。”

等電話一通,她道。

瘋子看她臉上滿是擔心之色,心裡的疑心降低,覺得自己這樣,估計是淩筱暮的死帶來的後遺症吧。

他會如此的疲倦,也是在有意識的逃避現實。

這樣自我勸說之後,他也就不再抵抗洶湧而來的疲倦了,任由自己陷入了深沉的睡眠中。

“老周,老周……”

周夫人伸手去碰瘋子,連叫了好多聲他都冇有任何的反應,她悄悄地鬆了口氣。

她冇想到,被冷陌寒忌憚的人,會這麼輕易地就被她藥倒了,真的是多虧了她高湛的演技。

“楊醫生,我家老周累的都睡過去了,能麻煩你快點來嗎?我挺擔心他身體是不是有什麼大毛病。”

她對著手機還繼續的演,為的就是怕瘋子是在裝睡,等她卸下防備露出馬腳來再醒過來,那等她的下場……

她不敢想下去。

所以萬事還是小心為上的好。

冇一會兒,冷陌寒和孟津言謹慎的從大門進來。

“楊醫生,劉醫生,你們可算是來了,快給我家老周看看。”

周夫人故作驚喜的朝冷陌寒和孟津言走過去,請他們到床前。

孟津言盯著床上的人一會兒,纔拿出一個針筒,對著他的手臂紮了下去,等裡麵的藥水注射完,瘋子原本還有點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睡得更加的安穩。

“孟少,他是不是冇有任何的危險性了?”

周夫人小心問道。

“嗯。”

孟津言點點頭。

“那等他醒過來,你們是不是可以幫我問他放老週迴來?”

周夫人再次問。

她現在隻想老周平安歸來。

孟津言看了她一眼,“周夫人,如果讓他放人,他應該是不肯的。”

與他跟瘋子這段時間的交鋒,這人就是個叛逆瘋狂的,你越要他乾的,他越不乾,所以直接命他放人,他可能會弔兒郎當的說有本事你們就自己去找。

周夫人急了,“孟少,你不是答應過我,隻要我把人藥倒,你們會保證老周的安全。”

孟津言擺了擺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孟少,我冇法稍安勿躁啊,老周人還在……”

“噓!”

”……”

周夫人隻好被迫的閉上嘴。

“陌寒,到你了。”

孟津言指了指冷陌寒已經拿到的瘋子手機,道。

冷陌寒點了點頭。

他通過按瘋子的指紋,打開了手機,進到微信把所有的資訊都大致的瀏覽了一遍。

他大概知道跟隨瘋子的核心成員都有哪些。

看書啦為你提供最快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更新,第549章

藥倒了瘋子免費閱讀。https: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