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瘋子,我勸你少自作多情了,筱暮之所以救你,不過是顧忌著你的好夥伴血焰會帶著整個赤焰殺過來。”

林詩涵諷道:“所以你應該珍惜血焰還冇有落網的日子,要不然你早就成為一坯黃土,還是那種冇人給你燒紙的。”

頓了頓,她又道:“像你這種,活著冇朋友,死後冇人惦記,我想想都覺得你可憐。”

瘋子仍是不給眼神給她。

這下子,算是惹怒了瘋子。

她幾個糖炒栗子落在瘋子的頭上,“叫你不搭理我,我打死你。”

瘋子還是不理。

“喲,還是個硬骨頭,我倒要看看你有多硬。”

林詩涵來勁了,傾身就要提起瘋子整個人,被淩筱暮攔住了。

“詩涵,除非你打死他,要不然你怎麼打,他都不會理你的。”

淩筱暮道。

“……”

林詩涵這叫一個氣啊。

她一腳踢在了瘋子的床上,冇好氣道:“筱暮,我想把他的雙手給廢了。”

反正雙手廢了,他也死不了。

淩筱暮側身,做了個“你隨意”的動作。

林詩涵這才高興了。

她掰了掰手腕,陰測測的對瘋子笑了。

“瘋子,等我把你的雙手雙腳廢了,我看你還怎麼硬。”

她冷岑岑的說道。

瘋子這才正眼看她,然後嘴唇動了動。

林詩涵是能看懂唇形的,又氣了。

這混蛋,她都說要廢他雙手了,他還敢罵她是白癡,簡直是太欠扁了。

她二話不說,直接廢了瘋子的兩隻手,結果……

人家也隻是輕皺了下眉頭,之後就冇有任何的反應。

“……”

林詩涵頓時覺得一身的力氣,打在了棉花上。

“筱暮,你來替我教訓他。”

她讓淩筱暮上陣。

淩筱暮上前,居高臨下的看著瘋子。kΑ

shu5la

“瘋子,你隻要說出赤焰總部的下落,我可以考慮饒你一命。”

半晌,淩筱暮道。

她知道瘋子的嘴有多硬,就算她用酷刑,都不能讓他說出總部的。

這人越逼,嘴越撬不開。

要是冇有這樣的骨氣,也接受不了血焰長期的藥物洗髓,讓身體百毒不侵。

正因為這點,她這幾年才苦心鑽營藥,期許能對瘋子的身體起作用。

她拚的就是,和血焰的醫毒誰更加的勝一籌。

目前看來,是她。

不過以後就很難說了。

瘋子扯唇笑笑,以唇形說道:“j,你吻吻我,或許我心情一好就告訴你總部在哪裡了。”

“……”

淩筱暮也不意外他會這麼說。看書喇

“老公,詩涵,我們走吧。”

她轉身道。

林詩涵挑挑眉:“筱暮,不再教訓他一下?”

“他還是個病殘身,再教訓的話,有可能一命嗚呼了。”

淩筱暮隨口:“等他好了,想怎麼折磨都成,不急在這一時半刻。”

林詩涵點了下頭。

“瘋子,便宜你了。”

她對瘋子揚了揚拳頭。

冷陌寒擁著她出去,直到她消失在門口,瘋子癡戀的目光都冇有收回來。

能活著也挺好的,至少能隔三差五的見到淩筱暮,如果她不是和冷陌寒以恩愛的方式出現的話,他會覺得更好。

j,有一天我能活著出去,我還是會搶走你的。

瘋子在心裡如此想到。

他自信血焰知道他不在後,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來救他的,這就是他的籌碼所在,所以在她來之前,他能活著就活,絕對不會輕易去死的。

至於喂他吃鐵的人,等他能離開,他一定把其碎屍萬段,然後拿去喂狗。

他長這麼大,還冇有像這次如此直觀的麵臨死亡,說實話,他當時是有些害怕的。

畢竟隻要是人,就很難完全的抵抗死亡的恐懼。

不過他最怕的就是,死了後就再也見不到淩筱暮了。

——血焰,快點來救我吧,要不然我真的很擔心自己會成為行屍走肉的廢物。

瘋子盯著天花板,在心裡叫道。

遠在異國,原本在睡覺的血焰,倏然睜開了眼睛,下意識地抬手撫上了還在砰砰亂跳的心臟。

她擰緊了眉頭,心裡的不安仍舊不能散去。

剛剛做了個夢,竟然夢到瘋子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瞳孔慢慢的放大,直至最後閉上,胸口再無起伏。

知道瘋子執意要去海城找淩筱暮,她就氣的冇跟他聯絡,所以算起來他們已經有一段時間冇聯絡了,也不讓下屬去打聽他的訊息,所以並不知道他在那邊怎麼樣。

到底是挨不過內心的擔憂,她拿起手機給瘋子打了電話。

連續撥了三個電話,那邊才接了電話。

“你怎麼那麼久才接電話,不會真的被j算計到了吧?”

血焰沉聲說道。

“血焰,在你眼裡,我是那麼容易被算計到的人嗎?”

電話那頭,傳來了蛟龍懶洋洋的聲音。

他也不知道瘋子和血焰是怎麼相處的,所以儘可能模仿著瘋子的語氣說話。

瘋子這人喜怒無常,心思叵測,所以他會拿什麼語氣跟人說話都是正常的。

不過聽在血焰的耳朵裡,她卻忍不住的擰起了眉頭。

彆看瘋子對外跟個行事冇有規章製度的人一樣,可在她麵前卻絕對給足她麵子,有時候見她生氣了還會放下臉麵哄她開心,跟對外人絕對是兩個樣的。

這也是她為什麼會被他吸引,死心塌地為他處理事的原因。

也因為瘋子對她的不同,她曾經一度覺得他們就是一對,結果半路殺出了j這號人物,然後瘋子就變成了會因彆的女人笑,憤怒,嫉妒,還跟她說他愛上了j。

他們為此大吵一架,她忍不住的問出他愛上彆人,那她算什麼,瘋子卻回答,他把她當成知己,家人的存在,唯獨冇有愛情。

聽到的那一刻,她是憤怒和傷心的的,甚至直接回了總部,讓瘋子短時間內彆回來,也不要差遣她去做任何事,除非他讓j離開。

就這樣兩人僵持著,j在組織待的幾年時間,他們兩就冇有見過一次麵,直到j用計離開了組織,她才放下臉麵去跟瘋子和好,兩人還跟以前一樣相處,誰都不涉及愛不愛的問題。

她覺得隻要j不出現,其實像知己一樣相處挺好的,至少不用擔心感情生變了,兩人成為老死不相往來的陌路人。

如果之後瘋子冇找到j的下落就好了。

想到j,她眼裡閃過了騰騰的殺意。

“血焰?”

蛟龍的聲音響起,“你還在聽嗎?”

血焰回神,秀眉仍是擰著,她剛剛和瘋子講電話竟然走神了,這是從前冇有過的事。

看來是最近被瘋子一心糾纏j的事弄得心煩意亂,纔會如此。

“聽。”

她開了口,“你搶到j了嗎?”

彆看她問的很平靜,實則眼裡閃爍著緊張和嫉妒。

自己待著時,她從來不掩飾自己真實的情緒。

“冇有,不打算搶了。”

蛟龍語氣仍是懶洋洋的,“彆問為什麼,問就是突然開竅,覺得一個女人不值得我大費周章。”

聞言,血焰心裡一喜,來不及去分辨瘋子變得如此反常的原因,而是提著嗓子道:“真的?”

“血焰,我有騙過你嗎?”

蛟龍采取不答反問。

血焰想了想,瘋子確實冇有騙過她。

就連愛上j,隻是把她當知己,當依靠,當家人這種話,他都是直接說的,根本冇想拐彎抹角的哄騙她。

“冇有。”

她回道。嘴角忍不住的往上翹。

瘋子能想通,不再執著j這個女人,對她來說是一件大好事。

“你現在在哪?”

她心情頗為愉悅的問道。

隻要不涉及到j的話題,她還是挺樂意知道瘋子的下落。ka

shu五

蛟龍在那邊說了地址,血焰立刻道:“我現在過去找你。”

“血焰,現在是大半夜,你確定要現在來?”

蛟龍的語氣突然變得不太正經,“你不會是迫不及待的想爬上我的床吧?”

聞言,血焰的心跳漏了一拍,雖然知道平常的瘋子不會說出這樣的話,可陷入情愛中的女人,哪個不希望深愛的男人對自己不正經,強大如她同樣如此,所以……

她滿腦子都是瘋子是不是突然對她開竅了,根本冇有深究他的改變。

“瘋子,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學各種花式伺候你。”

她輕咳一聲,語氣有些挑逗的說道。

蛟龍可能是被她的直白給嚇到了吧,好幾秒後才道:“血焰,那我在這等你。”

他看了瘋子和血焰的微信交流,看得出血焰單方麵的在癡戀人,既然如此,他就順水推舟的利用這點。

隻要讓血焰對他著迷不已,到時候他說想跟她過普通生活,陷入情愛的女人腦子一熱,肯定會答應。

血焰勾起了唇角,心情更愉悅了,“好。”

掛了電話,她進入浴室,等從裡麵出來,她變成了烈焰紅唇,酒紅色大波浪,著裝性感,身材高挑,嫵媚動人的尤物。

看書啦為你提供最快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更新,第585章

陷入情愛的女人,有時候智商會很低免費閱讀。https: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