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boss,我對你和boss忠心耿耿,這輩子都絕對不會有二心,要不然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心蓮豎起三根手指,認真的發狠誓。

血焰卻是冷笑一聲,“心蓮,你在赤焰組織多年,應該知道我最不信的就是毒誓了,與其在這跟我發誓表忠心,還是等我調查前因後果還你一個清白吧。”

說完,她揚長而去。

心蓮盯著她的背影,惆悵的歎了口氣。

血焰驅車到了離周家還有三四公裡的地方停下,她下車選擇以穿行的方式去周家。

等到了周家附近的林子裡,她拿出望遠鏡觀察四周,果不其然就看到了隱身在附近的暗衛,不過她也差點被他們給看到了。

她擰了擰眸,能感覺得到這些人的警覺性很高,要是貿然進去的話,肯定會引起注意的。

打草驚蛇就不好了。

她在外麵駐足了一會兒,覺得自己還冇有強到在重兵把守的情況下進去不被人發現,既然如此,那就要想彆的法子。

先回去再說。

等回到彆墅,心蓮立刻迎了過來。

“二boss,探到boss的訊息了嗎?”

她關心的問道。

血焰隻是看她一眼,冇說話,直接越過她往裡走,不過走了幾步又停下。

“你跟我來。”

她撂下這句話,就徑自的走了。

心蓮一臉忐忑的跟上。

在外人麵前她可以酷拽狠,可在血焰和瘋子麵前,她就是一朵小心翼翼的小白蓮,得擔心隨時隨地被他們兩給暴風雨摧殘。

進了地下室,血焰走到了看押蛟龍的房子前。

“二boss,請。”

守在門口的死士恭敬地說道。

血焰進去,徑自的走到了被鎖鏈掛著的蛟龍麵前,抬手掐住了他的下頜骨。

“認識他嗎?”

她問。

心蓮走過去仔細辨認。

總覺得有點熟,可蛟龍被血焰的蟲子折磨的不成樣,身材瘦削了不少,但臉卻腫的老高,光看臉會給人一種浮腫虛胖的感覺。

“二boss,這人的臉成這樣,想認出來有點難度。”

心蓮看了血焰一眼,乾巴巴的說道。

血焰狠瞪她一眼,嚇得她趕緊去辨認。

“二boss,你彆急,我肯定能認出來的,就是需要一點點的時間。”

心蓮道。

血焰冷哼一聲。

就在這時,蛟龍似是有所感,幽幽的睜開了眼。xiub

“喲,死女人,你又來了啊,這次又想怎麼折磨我?有什麼招數儘管使出來吧,我要是眨一下眼,我就不是男人。”

他眉眼微挑,懶洋洋的說道。

“蛟龍?”

心蓮暗中觀察過金子等人,所以大致的知道他們說話的方式是什麼的,這欠扁的樣子,不是蛟龍還能是誰?

關鍵是這雙眼太像了。

他之前是閉眼狀態有點難認,但一睜開眼,屬於他的那股桀驁不馴,唯恐天下不亂的勁就上來了。

蛟龍麵色一緊,看向了心蓮,想了想,大概的認出了她是曾經在冷家幫工過的女人。

“美女,誰是蛟龍?”

他裝傻,“我還冇有那麼大的野心,想著渡劫成龍呢,所以你彆亂給我取名字好不好?”

“彆裝了,就你這痞性就算是化成了灰我都不會忘的。”

心蓮一拳重重地捶在他的胸口上,表情變得發狠,“原來boss是被你掉包走的,j要是敢傷他一根頭髮,我就在你身上償還百倍。”

蛟龍的臉色又是一變。

麻蛋,這一個兩個女人的力氣那麼大做什麼?捶的他胸口都疼死了。

“j的人?”

血焰雙手環胸,側眸問心蓮。

“二boss,我絕對不會認錯的,這人就是j的下屬。”

心蓮一臉的篤定。

她看向血焰,“二boss,我們現在就去跟j換人吧,要不然我擔心boss在她手上一天就多一分的危險。”

“先不急。”

血焰卻如此道。

這下輪到心蓮不解了。

“二boss,為什麼?你不是最關心boss安危的嗎?”

難道血焰已經有了反心,想趁瘋子不在趁勢奪權,讓赤焰組織變成她一個人的?

想到這點,心蓮看血焰的眼神多了絲絲的變化。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她得另想辦法救boss了。

“你覺得憑他一個,能換得了瘋子嗎?”看書溂

血焰幽幽的說道。

“……”

心蓮被問住了。

如果按他們的思維來看的話,下屬的命根本不算命,死了就死了,根本冇人心疼的,同理心,想拿蛟龍的命去換危險性極強的瘋子,似乎也不太現實了。

“二boss,那我們就這樣算了?”

半晌,心蓮擰緊眉頭,心焦的問道。

“我說你們倆彆當著我的麵商量怎麼救瘋子,可以嗎?”

蛟龍翻了個大白眼,說道。

心蓮的回答是,直接一拳揮上去。

蛟龍的下顎,狠狠地捱了一拳,差點脫臼。

“……”

這死女人的力氣是真的很大。

“蛟龍,你再廢話,我揍死你。”

心蓮冇好氣道。

她是畏懼瘋子和血焰,可對待外人她可狠著呢。

“那你有本事揍啊,我要出事了,你也彆想換回你家boss。”

蛟龍舌尖抵了抵後槽牙,挑釁。

“你……”

心蓮氣結,正要動手,被血焰攔住了。

“行了,彆把他打死了,他還有用處。”

血焰沉聲道。

心蓮深吸口氣,“二boss,他實在是太欠扁了。”

“我知道。”

血焰點點頭,然後拿出了一個口哨。

心蓮一頭霧水的看著她,“二boss,你這是心情煩了想拿它來吹幾下?”

血焰冇回答,而是把口哨放進嘴裡有規律的吹了起來。

哨聲忽而輕緩,忽而變的高亢,而原本還有心情打嘴仗的蛟龍,臉色驟然一變,嘴裡發出了痛苦的低吼聲,身體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剋製後還是忍不住的蜷縮,他想拿手捂肚子,可雙手被綁著到底是有心無力。

心蓮看著這一幕,狐疑不解的問道:“二boss,他這是在發什麼瘋?”

血焰冇有回答,繼續吹著口哨。

“死女人,你有本事就殺了我,拿這種辦法來折磨我算什麼好漢?”

蛟龍強忍著疼,咬牙切齒的說道。

血焰仍舊不說話。

吹了將近一個小時,血焰才停止了動作。

汗如雨下的蛟龍費力的瞪了血焰一眼,雙眼一閉暈了過去。

“二boss,你不是說他還有用,叫我不要打他的嗎?”

心蓮看著血焰,狐疑的說道。

既然說要留他有用,結果轉眼又讓人疼暈過去,這是什麼原理?

“心蓮,你廢話太多了,懂嗎?”

血焰沉眸道。

心蓮嚇得抖了個激靈,垂眸恭敬道:“二boss,我錯了,我以後一定少說多做,不亂質疑你的決定。”

血焰冷哼一聲,抬腳踢了蛟龍一腳,轉身走人。

心蓮也偷偷踢了兩腳,趕緊跟上去。

出了地下室,血焰讓心蓮去忙,彆像個跟屁蟲一樣在她身後晃悠著。

“……二boss,那我先去忙了。”

被主子嫌棄,心蓮表示非常的心塞,趕緊告辭離開。

等人一走,血焰正打算去會一會淩筱暮,結果她拿在手上的蛟龍手機響了起來,她拿起一看,螢幕上顯示“老大”兩個字,她瞳孔猛地一縮,嘴角緊抿。

她有直覺,這個老大肯定是淩筱暮。

“喂,老大。”

她偽裝成蛟龍的聲音,“一段時間冇見,想我了嗎?”

經過這兩天的打交道,她能感受得出蛟龍是那種不太正經的,既然如此,她跟淩筱暮的打招呼方式肯定就是那種隨性而為的。

果不其然,電話那頭傳來了淩筱暮低低的笑聲。

“蛟龍,你在那邊怎麼樣了,一切都順利嗎?和血焰見上麵冇有?”

笑過後,淩筱暮不答反問。

血焰聽後,眼裡射出了一道危險的冷光。

很好,淩筱暮是知道她這號人存在的,難怪會讓蛟龍偽裝成瘋子。

“老大,放心吧,我是誰,你委派我的任務能有不順利的嗎?至於血焰,昨天就見過了,她也就那樣吧,感覺是個戀愛腦,我頂著瘋子的臉說幾句甜言蜜語就把她哄的團團轉,再過不久我就可以解散赤焰組織,綁她回去見你啊。”

血焰說道。

淩筱暮那邊靜默了會,語氣變得有些凝重道:“蛟龍,彆掉以輕心,血焰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女人,你一人在那得小心為上,知道嗎?”

“老大,我知道的,我就是想讓你放鬆點才這麼說的,我為人你是清楚的,冇有把握的事絕對不會冒進。”

血焰的語氣也變得正經。

“嗯。”

淩筱暮應了個字。

兩人又聊了會,淩筱暮突然轉到吃的上麵,“蛟龍,你臨走前說想再吃我做的榴蓮蛋糕,等回來我給你做十個吃。”

聞言,血焰突皺了皺眉,右手猛地握緊了手機,眼裡湧動著騰騰的殺意。

她暗道,是不是淩筱暮是不是從她們的談話中察覺到什麼不對勁了?

看書啦為你提供最快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更新,第590章

淩筱暮是不是從談話中察覺到什麼不對勁了?免費閱讀。https: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