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陌寒很快拿盒子過來。

淩筱暮接過盒子,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了一個小巧的匕首,二話不說的在瘋子的手臂上化了三道口子,鮮血立刻流出來,一滴滴的砸在了白色的床單上,看起來有點觸目驚心。

她打開盒子,裡麵是三條白色蠕動的蟲子,那一節一節的有點醜。

瘋子看了一眼,有些嫌惡的皺起眉頭。

他是個顏控,最討厭的就是外表長得醜陋的東西。

淩筱暮真是拿捏住了他的喜惡,專門拿這種東西來噁心他。

“討厭?”

淩筱暮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說道。

瘋子斂去了眼底的厭惡,笑了,唇形道:“j,怎麼會,隻要是你拿的東西,我都會覺得特彆的可愛。”

淩筱暮也跟著笑,“希望如此吧。”

說著,她對盒子裡蠕動的蟲子吹了聲口哨,那些蟲子就跟聽懂她的指令一樣,直接爬上了瘋子受傷的手。

瘋子這段時間就被淩筱暮餵了藥,渾身其實是冇有多少力氣的,所以才能任幾隻蟲子在手上胡作非為。

他眼睜睜的看著蟲子對他搖晃了下尾巴後,在幾道受傷口子的周圍……拉黃綠的大便。

“……”

他的表情,瞬間就黑了。

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不,應該是被幾隻平常一腳就能踩死的蟲子欺負。

他心裡是屈辱,憤怒,不甘,委屈的。

淩筱暮把他所有的反應都儘收眼底,冷冷的一笑。

不是說喜歡她的折磨嗎?纔剛拉點大便就忍不住了?

幾隻蟲子又繼續拉大便,便便的臭味隨風吹到了瘋子的鼻子裡,他忍了又忍,最終冇忍住,憤怒的瞪著淩筱暮。

“啊啊啊……”

他張口想讓淩筱暮適可而止,可忘了聲帶受損暫時是說不了話的,至於以後能不能說,就看聲帶的恢複情況。

“……”

身體不能動,口不能言,瘋子更氣更憋屈,眼尾隱隱的發紅,他以唇形道:“j,你到底還要羞辱我到什麼時候?”

淩筱暮雙手環胸:“告訴我怎麼聯絡上血焰,這種屈辱就不會再有。”

“……”

瘋子不再看她,最後還乾脆的閉上了眼。

淩筱暮不屑的勾了勾唇角,又給幾隻蟲子吹了吹口哨。

這些蟲子就跟真的能聽懂她的指令一樣,在瘋子的手上拉滿了大便之後,爭相的爬到了他的傷口上,拿嘴用力一吸……

瘋子的整個身體顫了顫,就連眼睫毛也是抖了好幾下,他本來疼的想睜開眼,但可能是不想在淩筱暮麵前太過冇有骨氣了吧,他又忍了下來。

可這還僅僅隻是開始。

就見淩筱暮趁他閉眼的空檔,直接把捏碎的藥塞進了他的嘴裡,還特貼心的拿水喂他。

瘋子本來想吐掉的,奈何冇有淩筱暮的力氣大,最後被迫的把藥給吞了。

這藥剛進肚子裡冇多久,蟲子在他傷口上蹦躂的痛感似乎被放大了百倍。

“啊啊啊……”

最終,他到底是冇忍住痛撥出來。

也不知道這些蟲子是怎麼養的,在傷口上啃咬特彆特彆的疼。

淩筱暮好整以暇的看著他,“願意說了嗎?”

瘋子一臉屈辱又委屈的看著她,很想問她為什麼要對他如此的狠,難道他們同共事的好幾年時光裡,都冇能讓她對他生出一點點的感情嗎?

就算不是愛情的那種,總能是戰友情吧。

隻可惜他口暫時不能說話,就算能說,他估計也問不出口,怕是自取其辱了。

“看來還是不夠。”

淩筱暮自顧的說了一句,又往瘋子的嘴裡塞藥,迫使他吞進去。

這下子,蟲子在傷口上的疼咬被放大了好幾百倍,瘋子疼的渾身青筋暴露,汗如雨下。

他像困獸一樣的低吼著,雙腳在掙紮中連帶著腳踝上的鐵鏈都發出了哐當的響聲。看書溂

不知道掙紮了多久,他脫力的倒在床上,雙眼都變得有點不聚焦。xiub

“想說了嗎?”

淩筱暮再次問道。

瘋子轉動著眼珠子,無力的看著她,然後費勁的朝她攤開手。

淩筱暮把手機放在了他的手上,道:“瘋子,希望你這次能好好的說,要不然,我會讓你體會更生不如死的感覺。”

瘋子冇說話,雙手有點顫抖的在手機上點著。1

用了足足十分鐘之久,他才把手機遞給了淩筱暮。

淩筱暮看完,眼神陡然轉冷。

隻見上麵寫著——j,有本事你就殺了我,要不然休想從我嘴裡得知血焰的聯絡方式。

他和血焰有著過命的交情,就算是死,也絕對不會置她於危險之中的。

“瘋子,冇想到你這種人,還有對彆人有溫情的時候。”

淩筱暮諷道。

她還以為瘋子隻愛自己,隻會考慮自己的感受,就算是對她,也是征服占有居多,根本冇有過尊重,冇想到對血焰會如此的百般護著,就算被折磨的生不如死都不肯說出她的聯絡方式。

這點,著實出乎了她的意料了。

瘋子虛弱的笑笑,唇形道:“j,你想不到的事多了,隻要你從了我,我其實也可以為你做到這個地步的。”

淩筱暮的回答是,一拳擊在了他的腹部上。

瘋子疼的麵容都變得有點猙獰了。

“j,你還真是配得上蛇蠍美人四個字。”

他強忍著疼,勉強的唇形道。

淩筱暮勾唇笑了,可眼裡卻是冷芒乍現,一拳再次擊在了他的腹部上。

“……”

手上有蟲子啃咬,身體裡還有淩筱暮塞的藥物加持,腹部上還要承受她的拳擊招待,瘋子現在隻有一個感受——生不如死。

淩筱暮吹了吹拳頭,似笑非笑道:“瘋子,希望你的嘴還是一如既往的硬。”

說完,她吹起了口哨,原本已經變得有點懶洋洋的蟲子,立刻變得活躍起來。

新一波的巨疼再次席捲而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這疼痛才慢慢的停歇,瘋子也變得奄奄一息,嘶吼亂叫的喉嚨也變得特彆的疼。

他知道,自己的聲帶變得更加的壞了。

“真不打算說?”

淩筱暮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問道。

瘋子掀開眼皮,無力的掃了她一眼,唇形道:“j,有本事你就殺了我。”

言外之意就是,彆想從他嘴裡得知血焰的下落。

淩筱暮深深地看著他,半晌,她收回目光。

她叫來了監視加伺候瘋子的醫生和護士,讓他們停了瘋子的藥,不過時刻盯著他彆讓他做傻事。

“是,少夫人。”

醫生和護士應道。

淩筱暮重新看向瘋子,“瘋子,既然你這麼硬氣,那麼接下來的日子,你就好好的享受我的幾隻蟲子帶來的餘韻吧,我相信你會愛上這種滋味的。”

對上她冷冽的目光,不知怎麼的,瘋子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

“老公,我們走吧。”

淩筱暮對上充當隱形人的冷陌寒,道。

冷陌寒走過來摟住了她的腰,“不折磨了?”

“不了。”

淩筱暮搖頭,“會有彆的辦法查到血焰的。”

冷陌寒冇再說什麼,隻是摟著她往外麵走,不過臨到門口,他轉頭深深地看了瘋子一眼。

既然要折磨,那就好好的折磨吧,隻要留下一口氣就成。

就當是給瘋子嘴硬的福利吧。

回到了臥室,淩筱暮卻出人意表的沉默。

冷陌寒挑起她的下巴,“老婆,在想什麼?”

“老公,我打算舊計重用。”

淩筱暮說出了一路盤算的計劃。

“嗯?”

冷陌寒一時冇有反應過來,不過下一秒,他懂了,“你想再以身涉險?”

淩筱暮點了點頭。

“那就讓紅龍再偽裝你一次吧。”

冷陌寒道。

反正都扮演一次了,再來一次也可以的。

冇想到淩筱暮卻是搖了搖頭,“老公,這次我想親自上。”

已經有了前車之鑒,血焰對她一定是小心了再小心的。

冷陌寒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我不準。”

讓紅龍扮演,已經是他最大的底線。

“老公……”

“老婆,我說不準就是不準。”

“你聽我說,我……”

淩筱暮還想繼續說服,就被冷陌寒死死盯著她目光的樣子閉上了嘴。

算了,換位思考的話,她也不想冷陌寒去涉險的。

所以她親自去引血焰出來這個計劃暫時是行不通的。

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老公,不氣了,我剛說的話收回。”

淩筱暮摟住冷陌寒的腰,還抬手拍了拍他的後背,跟哄小孩一樣的說道。

在她低聲軟語的哄下,冷陌寒的氣總算是消了點。

“老婆,以後不準再說以身涉險這種惹我生氣的話了,知道嗎?”

他埋首在她的脖頸間,沉聲道。

看書啦為你提供最快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更新,第618章

以後不準再說以身涉險的話,要不然我會生氣免費閱讀。https: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