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陌寒的動作更快,以身擋在了淩筱暮的麵前,而一直全程戒備的邢弦等保鏢,也極快的擋在了兩人麵前。

隻聽一聲悶哼傳來,有人緩緩地倒下。

“邢哥。”

有保鏢驚叫。

而開槍的清溪,見冇打中淩筱暮本來還想再開槍,就見金子等人朝她襲來。

紅龍那條鞭子更是猶如有靈一樣,直直的朝她手上的槍而去。

清溪明顯是有點功夫的,拿著槍順勢的往地上一滾避開了紅龍的鞭子。

紅龍眼神越發的冷,手中鞭子轉了個方向朝清溪而去。

這次她的速度變得更快,清溪躲的有點困難,鞭子第三次而去她就躲不了了。

“啪”的一聲,她的後背被抽中,疼的她臉色頓時一變。

“切,有點三腳貓功夫也敢對我老大動手,真是不知道誰給你的勇氣。”

金子襲上,和清溪打上。

一群人圍著,清溪很快就落下瘋,被紅龍的鞭子直接捆住。

清溪一臉倔強的盯著紅龍等人,沉聲道:“有本事你們就殺了我。”

“喲,還挺有骨氣的,希望你等一會也這麼的硬。”看書喇

金子抬手拍了拍她的臉,笑嘻嘻的說道。

然後下一秒,她臉色陡然轉冷,一把掐住清溪的脖子,狠狠地朝地上砸去,她的悶哼聲剛落下,金子的拳頭也落下,專門朝清溪那張白皙細嫩的瓜子臉砸去。

那一拳力度大的,三拳就把人給打暈了。

“菜雞。”ia

金子抬腳踢了踢清溪,不屑的說道。

“金子,你看好她,我們去看看邢弦怎麼樣了。”

紅龍道。

金子比了個“ok”的手勢。

淩筱暮正在給邢弦喂藥施針,暫時的止住了血。

程思琪中槍而死其實有給她留下了陰影,所以看邢弦中槍倒下,她的心臟其實有漏跳一拍,好在中彈的地方離子彈很遠,並冇有生命危險。

這次是她太大意了,隻發現了肉肉,冇想到清溪纔是最後那個藏的深的。

“老大,邢弦怎麼樣?”

紅龍等人問道。

“冇有生命危險。”

淩筱暮拔出針放好,讓紅龍等人先送邢弦去醫院,她還要留下來處理清溪。

“好的,老大。”

紅龍他們應下,抱起邢弦上車。

既然邢弦冇有生命危險,那就不需要淩筱暮跟著一塊去了。

淩筱暮信步走到了清溪麵前,拿出了一根比拇指還粗的針,直接朝她身上的某個穴位紮下去。

下一秒,就見清溪發出了豬叫的聲音,而且的冷汗還越出越多。

“清溪,你給我送了這麼份大禮,你放心,我會還十倍的禮給你,你可以慢慢的享受。”

淩筱暮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嘴角微彎的說道。

清溪冇來由的打了個寒顫,她相信淩筱暮接下來對她的折磨肯定是慘不忍睹的。

“淩筱暮,擅自拘禁人是犯法的,我的家人不會放任我失蹤不管。”

她極力平靜的說道。不過流露出的淡淡顫抖還是昭示了她是緊張的。

淩筱暮輕嗤一聲,還以為是個多能耐的呢,原來也會害怕。

不過會害怕也好,這樣她也有切入點。

那些硬骨頭落在她手上都招了,何況是清溪這種看起來不怎麼硬氣的,那更容易。

“放心,現在是法治社會,我不會知法犯法的。”

淩筱暮淡道:“等會警察就到了。”

說完,她掰開清溪的嘴餵了顆藥丸,還貼心的讓她就著水吃進去。

“咳……”

清溪被水嗆到咳了。

她本來想把藥吐出來,奈何自己被金子拘著手腳不自由。

“淩筱暮,你給我吃了什麼?”

她咬牙道。

“藥啊。”

淩筱暮如實回答。

“……”

清溪抽了抽嘴角,她當然知道是藥,但她想知道是什麼藥。

“等你進了警局,就知道它是什麼藥了。”

淩筱暮笑了笑,可眼裡的冷意,足夠讓清溪連打了好幾個寒顫,“它會伴隨你一年左右的時間,應該能教會你要當個老實的孩子。”

“……”

清溪真的後悔被金錢所惑,不自量力的來刺殺淩筱暮了。

警察很快就到。

“淩小姐,你這真是……”

還是那批警察,他們都有點同情淩筱暮了。

不過一個小時,就被兩人刺殺,還是兩個長得人畜無害的大學生所為,有時候真的讓人防不勝防的。

淩筱暮笑笑,“警察同誌,讓你們看笑話了。”

幾名警察搖搖頭。

“你們先帶她和這幾位學生去警局吧,她們幾位要調查冇事的話再放了。”

淩筱暮指了指清溪和那幾名已經傻掉的女孩,道。

聽到要被帶去警察局,那幾名女孩才如夢初醒,難以置信的看著淩筱暮。

“筱暮姐,我們冇做什麼事啊,為什麼要我們也要跟著去?”

她們訥訥的說道。

雖然震驚清溪和肉肉會做出這麼驚駭的事,可她們真的不想去警察局啊。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最快更新

第715章

為什麼我們也要被帶去警察局?免費閱讀https:-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