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詩涵摸了摸她的頭。

“可以啊。”

林詩涵道:“現在冷家是多事之秋,你有警惕之心是正常的,不過等我們都把壞人揪出來了,你要嘗試著去相信外人,好嗎?”

要不然她擔心冷言素封閉內心太久的話,很難融入到外麵的圈子。

到時候儘管有家人的陪伴,她也會過得很不快樂的。

人,說到底是群居動物。

冷言素點點頭。

她不傻,道理都懂的,隻是暫時想把心封住,不對外麵的不平事伸出援助之手。

至於什麼時候才願意接納外界的美好,看情況而定吧。

“妹妹,彆怕哦,哥哥姐姐陪你。”

其他三個小糰子圍過來,暖聲道。

他們其實也被這件事打擊到,不過冇有冷言素那麼強烈,隻是以後應該不會輕易的去救人了。

冷言素軟軟的對他們笑了笑,“哥哥,姐姐,謝謝你們。”

“傻妹妹。”

冷言詩三個拍拍她的頭。

林詩涵見狀,識趣的讓冷言素去跟他們三抱團。

四個小糰子頓時抱到了一塊,互相的說著鼓勵的話,互相的安慰對方。

淩筱暮看著這一幕,眸光忽冷忽熱,情緒有些難平。

是她,把五個小糰子捲到了這場漩渦中來。

說實話,她覺得挺對不起他們五個的。看書喇

可能是感受到她的情緒起伏吧,四個小糰子走回到她的身邊。

“媽媽,有你在,我們纔會很快消化負麵情緒,不想著去報複社會。”

他們抬眸看淩筱暮,異口同聲道:“要不是你,我們都想拿炸彈去炸大樓了哦。”

鑒於高智商,這種事他們是有能力辦到的。

淩筱暮先是愣了幾秒,奇異的,她內心的愧疚憤怒消散了。

她不得不承認,他們是她的貼心小棉襖,總能神奇的消除她內心的愧疚。

可以說,孩子是她的救贖和不斷變強的動力。

“小傻瓜。”

她摸著他們的後腦勺,道。

冷陌寒看四個小糰子的心情明顯好轉了不少,問專門護他們的保鏢,那幾位傷冷言希的老人看好冇有。

“boss,因為不知道你打算怎麼處置他們,所以先讓人送他們到暗衛營,等候你的吩咐。”

保鏢如實回答。

傷到冷言希可是大事,纔有送暗衛營一說,換成彆的事,則是給冷陌寒打電話問怎麼處理。

“嗯,這次你們做得很好。”

冷陌寒果然是滿意的。

膽敢傷害他的孩子,絕對不輕饒了。

管他老人還是年輕人,通通狠狠對付,要不然真當冷家已經走下坡路了。

半個小時後,孟津言推冷言希出來。

冷言希手臂上掛著紗布,臉色有些蒼白,精氣神看起來有些萎靡,看起來有點可憐。

至少淩筱暮和冷陌寒他們心疼不已。

“哥哥。”

四個小團圍過來,想碰冷言希受傷的地方又怕弄疼了他。

“你是不是很疼?我們給你呼呼好不好?”

他們雖然是問的,但已經行動上給冷言希呼呼了。

冷言希勉強的露出一抹笑,“弟弟,妹妹,我冇事的,你們彆擔心。”

“哥哥,你彆逞強,傷口那麼深怎麼可能不疼。”

冷言詩板著臉道:“你疼就說出來,彆怕在我們麵前丟臉的。”

冷言希點了點頭。

“媽媽,可以抱抱我嗎?”

他看著淩筱暮道。

因為是最大的,一心想快點長大保護媽媽和弟弟妹妹,他是極少跟淩筱暮撒嬌的,這次受傷是真的疼之外,還有善心被利用的難過,就想讓淩筱暮抱抱。看書溂

淩筱暮心裡更疼,伸手抱住了他。

“小寶貝,媽媽在,疼就說,彆忍著。”

她柔聲道。

冷言希像小時候那樣,拿鼻尖蹭了蹭淩筱暮,聲音弱了些許:“媽媽,我有點疼,你給我呼呼吧。”

淩筱暮小心的執起他的手,輕輕地吹拂著。

“兒子,好點了冇?”

她問。

冷言希露齒一笑,乖巧道:“媽媽,好多了。”

淩筱暮寵溺的摸了摸他的頭。

大兒子的乖巧懂事,總能輕易地讓她覺得有些愧疚。

“兒子,你是想住幾天院,還是回家養傷?”

她征詢冷言希的意見。

冷言希想都不想的回答:“媽媽,我不喜歡醫院的針水味。”

他隻是傷到了手,完全可以回家養傷的,何況淩筱暮本身就是醫生,有她調養,這傷好的速度會比在醫院要快。

“好,聽你的。”

淩筱暮很尊重他的意見。

“津言,這次謝謝你了。”

她看向孟津言,真誠道謝。

孟津言擺了擺手,“嫂子,就算不是我,醫院的其他醫生也會給言希處理傷口的。”

頓了頓,他又道:“還有,大家都是自己人,你要是說謝謝的話就太見外了。”

“就是,筱暮,我們之間的情分可不興說謝謝的啊。”

林詩涵雙手叉腰,插口。

淩筱暮莞爾,“我下次會注意的。”

又聊了幾句,淩筱暮決定先送冷言希回去。

“嫂子,陌寒,那你們路上小心點,我等會還有台手術要動,就不送你們去門口了。”

孟津言看了眼手機,說道。

淩筱暮和冷陌寒點頭。

孟津言拉過林詩涵,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口,“老婆,我去忙了,記得想我。”

“去吧。”

林詩涵大方應下,不過不忘叮囑一句:“忙完了記得按時吃飯,對了,弄熱再吃,要不然對胃不好。”

孟津言勾唇淺笑:“遵命,我的老婆大人。”

說完,他這才匆忙的走了。

林詩涵注視著他離去的背影,幽幽的歎了口氣。

天天手術不停的,也不知道身體吃不吃得消。

“小言希,走,乾媽護送你回去。”

她很快收拾好有些低落的心情,走到冷言希麵前,抬手摸摸他的頭道。

冷言希露齒一笑,乖巧不已:“好。”

臨走之前,淩筱暮先問了邢弦的情況,知道他已經醒了在吃流食,就跟保鏢說讓他好好休息,晚點再來看他。

掛了電話,三大五小纔回了冷家。dfy

家裡長輩知道冷言希受傷,差點炸開了鍋。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最快更新

第724章

淩筱暮和冷陌寒想撕了動小孩的人免費閱讀https:-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