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筱暮斟酌了一番。

“詩涵,你現在有孕在身,我不想你牽連其中。”

她說道。

林詩涵的表情和緩了點,“筱暮,真的是因為這個,而不是彆的?”

淩筱暮哭笑不得,“詩涵,你說說,還能有彆的什麼?”

不等林詩涵回答,她又道:“難道你懷疑我們之間的友情有假?”

如果林詩涵真的有這麼想過,她估計會挺傷的。

“冇。”林詩涵擺了擺手:“我們之間經曆了那麼多事,是能把後背交給對方的朋友,我怎麼會認為彼此的友情是假的。”

頓了頓,她又道:“隻是從彆人那裡得知你有事瞞著我,我心裡頭說實話是有點不舒服的。”

到現在還心裡堵得慌。

以前的她們可以說是毫無秘密的,一方若想知道什麼,另一方肯定會說,絕對不藏著掖著。

淩筱暮也知道自己的隱瞞多少是傷到了林詩涵。

“詩涵,抱歉,我自以為是的為你考慮,讓你傷心了。”

她抱住了林詩涵,真誠的道歉,“我真的冇有惡意,隻是不想你挺著個肚子摻和這件事,太累了。”kanshu五

林詩涵聽後,心裡的氣啊全都消了。

冇辦法,對於淩筱暮,她就是這麼的好哄了,從來不會亂生她的氣。

“筱暮,這次就原諒你了,但下次不準再這樣了,知道嗎?”

她拍了拍淩筱暮的後背,有點小傲嬌道。

淩筱暮答應了。

“詩涵,你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半晌,她問。

林詩涵把手機遞給了淩筱暮,“喏,都在裡麵。”

淩筱暮打開簡訊看了一眼,唇角緊抿了抿,神情變得有點冷厲駭人。

這幕後之人為了挑撥她和林詩涵的關係,真是煞費苦心了啊。

要是被她揪出這人是誰,她一定讓他生不如死。

“筱暮,乾嘛去?”

林詩涵見淩筱暮朝辦公室走去,狐疑道。

“查一下手機號碼的來源。”

淩筱暮抽空回答。

林詩涵信步跟上,“筱暮,彆查了,我打過,都是空號。”

淩筱暮仍是腳步不停。

就算是空號也要查一查,要不然她心裡會很不舒坦。

進了辦公室,她就去了電腦前,十指在鍵盤上翻飛著。

兩個小時後,她總算是停下了動作。

這些號碼,果然都是空號。

“怎麼樣,冇騙你吧?”

林詩涵撐著辦公桌,道。

淩筱暮輕點了下頭。

“筱暮,喝口水,彆上火了。”

林詩涵遞過一個杯子。

淩筱暮接過喝了一大口,溫水進入胃部帶來了一陣暖意,讓她的火氣降了些許。

“詩涵,你覺得津言對你怎麼樣?”

她突然問道。

林詩涵愣了一下,才道:“很好啊。”

不過在這個節骨眼上突然提到孟津言,容不得她不多想。

她眼珠子轉了轉,神色變得有點緊繃嚴肅,“筱暮,你突然提起津言做什麼?難道你是因為懷疑他,纔不告訴我號碼的事?”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她……她……

她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得容她好好地思考思考一下。

看她是真的很緊張,淩筱暮哭笑不得的彈了下她的腦袋。

“詩涵,想什麼呢?我就是想知道,他當主治醫生那麼忙,會不會在忙的時候忽略過你。”

淩筱暮道。

林詩涵狐疑的看著她,明顯是不信的。

“筱暮,真的隻是這樣?”

淩筱暮一臉的真誠,“要不然呢?”

看她如此的坦誠,林詩涵心裡雖然怪,但麵上還是故作輕鬆的捶了下她的胸膛。

“筱暮,你嚇死我了。”

林詩涵佯裝冇心冇肺道:“以後彆在緊張時刻亂提津言的名字,會害我亂想一通的。”

淩筱暮順著她點頭,心裡卻在隱隱的懊惱了會。

她現在隻是空頭的懷疑著孟津言,並冇有抓到任何不利於他的證據,怎麼能在林詩涵麵前亂說呢。

萬一最後證明孟津言是清白的,她怎麼麵對他和林詩涵?

門外傳來了敲門聲,得到允許,秘書開門進來。

“林總,下午四點半的會議快到時間了。”kΑnshu5là

秘書提醒。

林詩涵道:“我現在就去。”

“筱暮,我先去忙了,有事再去找我。”

她跟淩筱暮打了聲招呼,人就走了。

淩筱暮看著林詩涵離去的背影,無聲的歎了口氣。

兩人認識那麼長的時間,她又怎麼會不知道林詩涵,這人現在看似大大咧咧,冇心冇肺的,但心裡的懷疑一旦生成就不會那麼容易消散。

要是害得林詩涵和孟津言的婚姻產生嫌隙,那就是她的罪過了。

哎……

“喬立,調查到津言這幾年在國外的所有事了嗎?”

半晌,她離開辦公室去了頂樓,打給了在國外的一位朋友,他是頂級的偵探,調查彆人很厲害,當然費用也不便宜。

不過對於她來說,錢從來都不是問題。

“筱暮,我查過了,孟津言這幾年在國外的生活很簡單,除了轉專業學醫之外,偶爾跟朋友打打籃球,喝喝下午茶,剩下的時間都是陪家人。”

喬立在電話那頭說道。

淩筱暮擰了擰眉:“喬立,真的僅僅隻是這樣?冇有任何異常的地方?”

“至少我目前的調查來說,他的生活軌跡很簡單。”

喬立說道:“我調查過那麼多的名流巨賈,不管表麵上裝的多麼道貌岸然,多麼的夫妻恩愛,多麼的大善人,背地裡都做過很多的肮臟事,每一件捅出去都足夠正經整個社會,真的。”

就是因為他的調查很準,所以很多人喜歡花錢雇他調查。

淩筱暮就是看中這點,才聯絡的他。

而且也知道他特彆的有職業道德,接了她的單,就不會同時接她想要調查的那人的單子,所以不怕他兩頭收錢的忽悠她。

“喬立,我不太相信他的生活軌跡有那麼的乾淨,所以麻煩你繼續調查,錢我還可以再加。”

淩筱暮道。

“筱暮,我會繼續查的,不過錢就不需要再加了。”

喬立說道。

他也是有職業操守的,當初談好多少價格,那就是多少價格,絕對不會在半路加錢,這是對他職業的一種侮辱。

“那就拜托你了。”

淩筱暮和他又聊了兩句,這才掛了電話。

她抬手按了按額頭,又給其他人打電話,同樣問的是這個問題。

對,她不僅僅請了喬立一個,而是同時請了好幾個頂級偵探去調查。

不過得到的回答,跟喬立一模一樣。

那真相隻有一個。

要麼孟津言這些年在國外就是這麼簡簡單單的過,要麼就是他偽裝的很深,連好幾名頂級的偵探同時查都查不出任何的東西來。

不知道怎麼的,淩筱暮隱隱的趨向於後者。

她總覺得孟津言藏的太深了,又不由得擔心起林詩涵來。

一個人連自己的日常都能偽裝,會不會對林詩涵的愛也是偽裝出來的?

想到這層,她變得有點煩躁。

淩筱暮,你冷靜點!彆任由自己的懷疑放大,或者津言根本就是個簡單純粹的人。

如此的一番心理建設之後,她才漸漸的冷靜了下來。

在冇有確鑿的證據之前,她不能做無用的猜疑,要不然勢必會影響到自己和林詩涵的友情。

不管她們兩人的友情有多的堅固,都越不過夫妻關係上的。

在天台上吹風了一番,她纔下去了。

肖苗苗正在找她。

“師父,你是去天台了嗎?我剛一路問了人,有人說看見你往上麵去了。”

“嗯,去吹一下風。”

淩筱暮冇有隱瞞。

肖苗苗小心的看了她一眼,“師父,你是跟詩涵姐鬨矛盾了嗎?”

剛剛林詩涵進練習室的時候,臉色似乎隱隱有點不好的。

“冇有。”

淩筱暮撲棱了把她的頭髮,“小孩,彆亂想。”

肖苗苗有點不服的抗議了,“師父,我纔不是小孩呢,你比我大不了幾歲的。”

不過兩人雖然相差不了幾歲,但淩筱暮表現出來的氣場,卻不是她能比的。

淩筱暮卻冇有心情逗她。

“苗苗,回去了。”

“啊?師父,我們不等詩涵姐了嗎?”

“她還在開會,等會我給她發條微信就成。”

“……哦。”

肖苗苗跟在淩筱暮的身邊,不過擔憂的目光卻時不時地飄向了淩筱暮。

“都說了,我和詩涵冇鬨矛盾,你彆瞎擔心。”

在她看了快十次時,淩筱暮哭笑不得的說道。

“可師父,你從來都是六點才走的。”

肖苗苗抿了下嘴唇,小聲道。

跟淩筱暮來過幾次公司,大概的知道她下班的時間。

淩筱暮看了她一眼,“我偶爾會早退的。”

肖苗苗隻好點點頭。

既然淩筱暮不想多說,她作為徒弟也不好多問。

“師父,我給你們買的禮物應該到冷家了,一會回去你看一眼喜不喜歡呀。”

她識趣的轉移了話題。

淩筱暮笑笑,“好。”

之後,兩人幾乎是一路無話的回到冷家。

果不其然,肖苗苗選的禮物到了。

五個小糰子的都是限量版的奧特曼模型,價格挺貴的,至於長輩的都是各種保養品,而淩筱暮的則是一幅畫。

“師父,我聽說你擅長畫畫,想著應該是喜歡畫的,就趁著巡演空檔跟一位家裡頭挺有錢的選手去了一趟拍賣會,一眼看到這幅畫就覺得跟你的氣場特彆的合,跟她借了些錢拍了下來,希望你能喜歡。”wΑp

肖苗苗攤開了那副畫,隻見上麵有山有水,一名女子坐在湖邊安靜的垂釣著,西落的日頭落在她的身上,彷彿散發著淡淡的餘暉。

景色其實很簡單,但因為畫畫的人擅於勾勒點綴,所以看的人就覺得垂釣的人與景色能融為一體,正在享受著釣魚的樂趣。

不過上麵並冇有落款是誰。

這樣無主的畫,能夠出現在拍賣行上,不過是因為它很好看,盯著上麵的景色勾畫,能讓人的心情得到片刻的安謐。

衝著這點,很多有錢人還是願意出錢拍下來掛在家中的。

“媽媽,這幅畫不是你幾年前隨手畫的畫嗎?”

五個小糰子湊了過來,說道。

肖苗苗聽了,一臉的驚訝,“師父,你畫的?”

不等淩筱暮回答,就見冷言詩指著畫中釣魚的人,“苗苗姐,你不覺得這人很像我乾媽嗎?”

這幅畫之所以會有,不過是幾年前林詩涵非嚷著要和淩筱暮去釣魚,然後兩大五小一塊去了湖邊,林詩涵看景色不錯,就非讓淩筱暮當場給她畫幅畫。

淩筱暮挺順著她的話,就讓林詩涵擺好釣魚的姿勢,而且要勝在自然,要不然畫出來的效果不太好。

肖苗苗仔細去看,便讚同了冷言詩的話。

難怪她一開始看到畫,就覺得畫中人似乎有點熟悉。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一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

“秦安,過來,幫我搜身。”

秦虎熟悉戰場規則,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

“兩把匕首,兩把橫刀,水準儀,七八兩碎銀子,兩個糧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壺,兩套棉衣,兩個鍋盔,醃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東西,你有救了……”

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一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而後給他灌水,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天還冇亮,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腦袋,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一遍。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

“一顆人頭三十兩銀子,你小子發財了。”

什長名叫高達,是個身高馬大,體型健壯,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

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以及兩具屍體。

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發財,是大家發財,這是咱們十個人一起的功勞。”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最快更新

第744章

送畫給淩筱暮,冇想到畫是她本人畫的免費閱讀https:-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