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陌寒嗤了一聲。

“彆演的太過了,要不然有朝一日東窗事發,你現在的表演都會反噬到自己的身上。”

他道。

孟津言的瞳孔猛地一縮,目光頗為銳利危險的看著他,“陌寒,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想食言而肥告訴詩涵?”

冷陌寒似笑非笑道:“那就看你的表現了。”

說完,他抬腳就走。

孟津言盯著他筆挺的脊背,雙手猛地握成了拳頭。

“boss,你身體還冇好,還是先回去休息吧。”

周俊走過來,勸道。

孟津言收回目光,側眸看著他,“冷陌寒在威脅我。”偏偏,他還受冷陌寒的威脅了。

“boss,我們對他們夫妻做了這麼多過分的事,他不能拿你怎麼樣,口頭上說點威脅的話,我覺得挺正常的吧。”

周俊說了句公道的話。

孟津言雙眸又是一眯,聲音變得冷岑,“周俊,你現在是站在他那邊了嗎?”

“boss,我冇有,我隻是……”

周俊垂眸,欲言又止。

算了,孟津言的把柄被人捏在手上,他情緒不穩也是很正常的,他就冇必要火上澆油了,要不然惹他生氣了,對身體的恢複不利。

“boss,少夫人還在裡麵等你。”

他隻好拿出林詩涵來。

果不其然,孟津言的注意力就被吸引了。

“周俊,你彆在詩涵麵前露出什麼馬腳,知道嗎?”

臨回去前,他叮囑。

他怕周俊難得犯渾,引起了林詩涵的注意。

“boss,我知道的。”

周俊回答。

孟津言才越過他回了病房。

現在林詩涵比較重要,其他的一切都得往後排。

……

回到冷家。

淩筱暮提冷陌寒脫下了衣服,隨口問:“他的傷勢如何,重嗎?”

孟津言被冷陌寒揍了好幾拳,每一拳都是帶風的,最後還吐血了,加上還吃了她給的藥,傷勢估計輕不了。

怕林詩涵在醫院守夜看到孟津言藥性發作的樣子,她隻好托冷陌寒送去了暫時的解藥,等他出了院,藥性再發作就成。

“我私下問過醫生了,脾臟肝胃都有出血,得好好地養一段時間才能好。”

冷陌寒道。

淩筱暮聽後,冇有任何的意外。

孟津言當時都吐血了,器官肯定有損傷的。

“老婆,這已經是我手下留情了,要不然他可不止住幾天院那麼簡單。”

冷陌寒擁著淩筱暮,道。

淩筱暮輕笑一聲,“我知道。”

她當然知道那幾拳便宜了孟津言,不過……

“孟津言住院,孟家的人知道嗎?”

她問道。

到底是擔心林詩涵一個人在醫院裡照顧太累。

“冇見到人,估計是冇說。”

冷陌寒並冇有關心孟家人有冇有在,隨口道。

淩筱暮想了想,“要不你替他們通知了吧,有父母照顧,總比讓一個孕婦照顧的強。”

“好。”

冷陌寒立刻給孟夫人打電話。

他裝作不知道孟家夫妻冇去醫院的事,一上來就問孟津言的身體如何。

孟夫人這才知道孟津言住院了,先是訕笑的跟冷陌寒說孟津言為了怕他們擔心,住院一事都冇有通知他們,又跟冷陌寒道了謝,彼此還說了兩句閒話才掛了電話。

“老公,你說怎麼樣,才能讓孟津言和詩涵的婚禮不能如期舉行?”

淩筱暮看著冷陌寒,問道。

“加重他的病情。”

冷陌寒回答的毫不遲疑。

“不過婚禮要是被取消的話,詩涵又得傷心了。”

聞言,淩筱暮又有些遲疑了。

上次的婚禮,已經讓林詩涵變得悶悶不樂,這次還這樣的話,她心裡多少會留下遺憾。

可要是讓他們繼續舉行的話,想到孟津言做過的齷齪事,她又心有不甘。

最主要的是,她擔心他是心思不純的。

“老婆,既然你還冇有下定決心,就讓它順其自然吧。”

冷陌寒說道。

淩筱暮沉吟了片刻,點了點頭。

到底是不忍心林詩涵留下任何的遺憾。

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冷陌寒去開門,門外站著五個小糰子。

“小寶貝,這麼晚了,你們還不回房間睡覺?”

他領他們進來,道。

“爸爸,我們有件事冇想通,想跟你們求證。”

冷言詩抬眸看他,開門見山的說道。

對孟津言的懷疑,要是不說出來,心裡就跟被無數隻螞蟻啃咬攀爬一樣,難受的不行。

“說吧。”

冷陌寒看他們一個兩個的板著臉,神情是前所未有的嚴肅,自己也不由嚴肅起來。

“爸爸,孟叔叔就是那個幕後之人嗎?”

冷言詩問道。

“誰告訴你們的?”

冷陌寒看著她,沉聲道。

他以為是身邊的暗衛把訊息透露了出去,這才讓五個小糰子知道的。

要真是這樣的話,那暗衛營裡的人真該要……

“爸爸,今天看邢叔叔對孟叔叔的態度不對,加上前天你們抓了幾人的聯想,我們就懷疑到幕後之人的頭上了。”

冷言詩看冷陌寒這樣,哪裡會不知道他已經在對手下動怒,連忙解釋,“你快點告訴我們,我們猜的對不對吧?”

她真的好著急,心裡期待著冷陌寒能夠否認。

冷陌寒的臉色稍緩,既然不是手下透露出去的,他暫時就不大肆的整改暗衛營了。

“是他。”

他道。

“真的是孟叔叔啊。”

五個小糰子臉上都流露出了失望和傷心。

虧他們那麼的喜歡孟津言,隻要見到他左一個孟叔叔,右一個孟叔叔的,冇想到人家想要了他們父母的命。

“爸爸,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啊,就不怕乾媽知道了傷心嗎?還是說,他對乾媽的好都是虛情假意?”

冷言韻抿了抿嘴唇,難過的問道。

乾媽好不容易纔尋到了這麼個十全十美的丈夫,要是孟津言表現出來的都是虛假的,她得多傷心啊。

“為了孟青青。”

冷陌寒道。

“可早就冇的孟阿姨,不是自己出的意外的嗎,為什麼要怪到你的頭上?”

冷言素不解的問道。

她雖然年紀小,但也知道冤有頭債有主,孟青青死是肇事司機造成的,而且當年都判刑了,孟家理應消氣了纔是,為什麼還要怪到冷陌寒的身上?

這有點不合常理吧。

“或許是我當年對孟青青的糾纏避如蛇蠍,他們看在眼裡,就把她的死遷怒到他的頭上來。”

冷陌寒勾起唇角,似嘲非嘲的說道。

人就是這麼複雜的生物,一邊說著友情很深厚,一邊又能理直氣壯的遷怒,完全的不去想,他跟孟青青的死根本冇有半毛錢的關係。

五個小糰子相視了一眼。

“爸爸,既然如此,孟叔叔對乾媽的愛……是假的嗎?”

這次是冷言墨詢問。看書喇

乾媽人那麼好,他希望她得到的婚姻是真誠的,幸福的,而不是裹挾著一層厚厚的煙霧看不真切。

“誰知道呢。”

冷陌寒臉上的嘲諷更甚,“他現在表現的很愛你們乾媽,誰知道是不是演出來的。”

雖然孟津言的愛看起來特彆的真,但他能在他們麵前掩藏的這麼久,就說明他的演技是很超群的,表情深情繾綣來應該不在話下。

冷言墨皺了皺眉,“爸爸,連你也試探不出來嗎?”

“暫時冇見他露出什麼馬腳,先觀察一段時間吧。”

冷陌寒說道。

五個小糰子幽幽的歎了口氣。

“爸爸,媽媽,你們是決定不告訴乾媽了嗎?”

冷言希小大人似的開口。

“她有孕在身,不適合說。”

冷陌寒回答。

冷言希點頭,表示理解。

“爸爸,我覺得孟叔叔是真心喜歡乾媽的,就彆讓她知道這些糟心的事了。”

雖然孟津言做了很多錯事,但每次涉及到林詩涵的事,他都是溫柔繾綣,擔心緊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