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視頻裡,血焰真的被送進了火化爐裡,大火在燃燒著她的身體,然後裡麵的閘門一關……

將近一個小時後,一個長相普普通通的男人捧著一個骨灰盒出來。

“老大,這是二boss的骨灰。”

男人說道。

永梟接過,右手沉重的撫摸著盒子,眼裡閃爍著濃濃的悲痛,“主子,彆怪我,是你執意要拉上我們所有人去救瘋子,我才忍不住對你痛下殺手的。”

“老大,二boss的骨灰都拿到了,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

還是那名暗衛,他上前躬身問道。

“聯絡冷爺的人,把我們的來意說了,看他願不願意見我們。”

永梟說道。

“是。”

暗衛領命而去。

……

視頻就在這時戛然而止。

等冷陌寒看完,永梟道:“冷爺,不知道我這份誠意夠嗎?”

“一般死士都不會背主,你為什麼反其道而行?”

冷陌寒把手機交給了邢弦,問道。

“冷爺,死士在冇有任何牽掛時,是可以誓死效忠主子,但當他有了牽掛,他就做不到這般的無私了。”

永梟看了眼冷陌寒,意有所指的說道。

冷陌寒挑了挑眉,“怎麼說?”

“我愛上了三boss的女兒,她叫蓮馨,是一個非常可愛漂亮的女孩,在她快要十八歲時和她談戀愛,成年那天把自己交給了我,有一次我們冇有做任何措施她懷上了,我聽到這個訊息雖然有所顧忌,但同時是開心的,本來打算帶著她私奔,不想被三boss發現了她有孕一事,命人把她看起來不說,還拿她和肚子裡的孩子威脅我站在他那邊,替他拿下赤焰組織。”

永梟擰了擰眸,道:“我本來不想背主,但他每天都拿自己女兒悲傷哭泣的視頻給我看,讓我好好考慮,不要因為一個從來不把我放在眼裡的主子失了愛人孩子……我想到馨兒才二十歲,本來應該過著無憂無慮的千金生活,卻因為我的原因活在擔驚受怕中,糾結了好久,到底是答應了選擇站在三boss那邊。”

“冷爺也有妻兒,應該明白為愛人願意付出一切的感覺吧。”

講了他和蓮馨的愛情故事後,他不忘激起冷陌寒的同理心。

冷陌寒卻根本不上鉤,而是淡淡的,“你編的愛恨情仇的感情故事挺精彩,但怎麼證明它是真的?”

冇有任何證據的話,它就隻是個故事,任何一個稍微有點文筆的作家都能編的出來。

“兄弟,能先把手機還我嗎?”

永梟不回答冷陌寒的問題,而是對邢弦說道。

邢弦把手機還回給了永梟。

他拿著手機,低頭操作一番,登錄了另外一個微信號,打開自己的朋友圈,全都是他一個長相可愛漂亮的女孩子的合影,每條都是他們的照片和肉麻至極的說說。

“馨兒到底年輕,喜歡我曬朋友圈表達對她的愛,我拗不過她就照辦了,不過因為我和她身份的微妙性,隻能偷偷在新的微信號上曬,就我和她能看到,但她看我這麼嚴肅還順著她,也挺心滿意足的。”

提到蓮馨,隔著麵具都能感受得到他表情變得柔和,眼裡的寵溺彷彿能溢位來。kΑnshú伍.ξà

冷陌寒看了他一眼,就把手機交給邢弦,讓他去查這朋友圈裡的東西是不是真的。

現在的造假技術太多了,得經過多方的查證才能確定。

“冷爺,如果確定都是真的,可以放我們離開吧?”

永梟道:“我已經為了愛人背棄曾經的承諾殺死了主子,我不想馨兒和肚子裡的孩子再也見不到我。”

頓了頓,他又道:“還有,跟您有仇的是瘋子和主子兩人,我對您是冇有任何惡意的,甚至為了表達誠意還能拿主子的骨灰來給您處置,希望您彆跟我這樣的小人物計較。”

冷陌寒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不答反說,“血焰給你救回去那麼長時間,為什麼到現在才殺了她來表誠意?”

聞言,永梟苦笑一聲。

“冷爺,她再怎麼說都是我的主子,我要背叛她也得經過一番掙紮的吧。”

他說道:“還有,一開始她的傷勢是非常重的,我請了很多上好的醫生才救回了她的命,本來想著等她活過來了,就勸她到某個小城市隱姓埋名的生活,赤焰組織交給三boss來管,瘋子也彆救,以後當個普通人挺好的,結果她不聽……最後隻能丟了命。早知如此,我就不費這個功夫救她了。”

說著,他攤攤手,表示非常的無奈。

冷陌寒又看他一眼。

“為什麼不想救瘋子,他不是你的主子?”

“我隻是主子的死士,不歸瘋子管,不過是看在主子的麵子上才叫他一聲boss。”

永梟回答,“說實話,他根本差遣不動我,想要我辦事,都是讓主子來說的。”

頓了頓,他又道:“冷爺,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替我殺了他,讓他下去陪伴主子吧,主子也算是為了他才丟的性命。”

冷陌寒冇說話,隻是不動聲色的審視著他。

可能是想從他的臉上看說的話是不是真的吧。

不過他能說出讓他殺了瘋子這種話,就代表他今天的這一出絕對不是血焰指使的。

血焰對瘋子的在乎,絕對不想他死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