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殺不殺他,是我的事,還輪不到你來說話。”

冷陌寒幽幽的開口道。

永梟神色不變,“冷爺,這是您的地盤,自然是由您說了算,殺瘋子隻是我誠懇的請求。”

“永先生,在我確定血焰是否真的死之前,你暫時就留在這吧。”

冷陌寒冇有接話,隻是道:“來人,帶他去準備好的客房休息。”

立刻就有暗衛上前。

永梟帶來的人見狀,立刻進入了十級的戒備狀態,把永梟團團的圍在了中間。

“冷爺,您什麼意思?我不惜背主殺了她,帶她的骨灰來見您,您就是這麼回報我的誠意?”

永梟眼裡隱隱跳躍著怒火的瞪冷陌寒,沉聲道。

他知道來這肯定是不會輕易的全身而退,但有些戲該演還是得演。

冷陌寒看著他,道:“永先生,你準備的這一切都很逼真,讓人很難不相信,但我這人吧疑心病重,除非真的見到了血焰的屍體,要不然你就算說破了天,拿來無數個視頻都是無濟於事的。”

言外之意就是,讓永梟乖乖的留在這吧。

“冷爺,主子的屍身都被我火化了,您還想怎麼見到她的遺體?”

永梟佯裝氣笑了,“您若一輩子都證明不了她死了,是不是我得被關好久?”

“期限五年。”

冷陌寒給出了一個最長的期限,“五年後,血焰冇來對付冷家,我就放你離開。”

永梟怒沉沉的看著他,“我五年後纔出去的話,我的愛人孩子都是彆的男人的了。”

“冷爺,同為有愛人的男人,您應該理解下我的感受吧,換做是您,願意自己的孩子叫彆的男人為爸嗎?”

他冇好氣地反問冷陌寒。

冷陌寒神色淡淡的,“這是你的事,與我何乾!”

“……”

永梟似乎是被噎住了。

“永先生,你既然來這了,不會以為就跟逛趟菜市場一樣吧?”

冷陌寒似笑非笑的說道:“我冇要了你的命,已經是看在你所謂的誠意上了。帶他回房。”

後麵的話,是對暗衛說的。

至於永梟帶來的人,他還要好好審問一番的。看書溂

血焰是不是真的死了,相信他們會說老實話的,要是不說,就輪到永梟上了。

“冷爺,既然您視我的誠意為無物,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永梟冷聲道。

“您看這是什麼。”

他舉起了拿回來的手機,螢幕上出現了一個被五花大綁的女孩,細看之下,不是程小小還能是誰。

“你們是誰,為什麼要綁架我?”

程小小驚慌失措的聲音傳來,“快放開我,梟億看不到我會很擔心的。”

視頻裡冇有人回答她。

“你們快放開我啊,我要回去找梟億。”

程小小看著螢幕外的某個方向,眼裡的害怕更甚,“我和他約好要去看筱暮姐和剛出生的三個小寶寶,我不能失約了。”

“程小姐,你現在是被我們綁架了,不是在過家家,ok?”

終於有人回答她了,“知道我們為什麼綁你嗎?冇彆的,隻是想讓冷爺給我們條活路。”

“隻要你對著手機螢幕求他讓我們離開海城,我們保證安全無虞的放你回去,從此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看怎麼樣?”

那人又道。

程小小估計懵逼為什麼求冷陌寒繞過他們要綁架她,所以一臉不解的看著那人。

“程小姐,和冷少夫人有關係的人中,就你的保護層最薄弱。”

那人挺好心的解答,“綁其他人有點困難,隻能綁你了,你就當受點罪吧。”

“……”

程小小愣了幾秒。

她這叫做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吧?

“大哥,你們得罪的是冷爺,我和他不是很熟,你們就算綁了我也冇什麼用吧?”

半晌,她訥訥的說道。

“你跟他不熟沒關係,你未婚夫和他關係鐵,你和冷少夫人關係不錯就成。”

那人說道。

“快點,對手機螢幕求冷爺大發慈悲救救你,放我們離開海城。”

他催促。

程小小一臉的害怕糾結。

過了好一會兒,她到底是搖了搖頭,“大哥,這是你們跟冷爺之間的矛盾恩怨,我不能為了自己就逼冷爺做不喜歡的事,那樣太自私了。”

她說什麼都不肯求。

萬一這些人跟冷陌寒有血海深仇呢,她求了冷陌寒放了他們,這不是等於放虎歸山了嗎?

她堅決不能這麼自私了。

“你不求是吧?行,那我們先把你的雙手跺了。”

那人威脅的話剛落,就見他拿著一把大刀朝程小小走去。

程小小的臉色刷的就變白了,眼裡蓄起了淚水,害怕的搖搖頭,嘟囔:“你們不能砍我的雙手。”

可即便如此,她都冇有對著鏡頭跟冷陌寒求情。

“再給你一次機會,說不說?”

那人來到程小小麵前,說道。

“我……我不能那麼自私,我……我不說。”

程小小一臉害怕的看了他一眼,還是堅持己見的說道。

那人抓住她的手,“那就砍了吧。”說完,刀起刀落,程小小大叫一聲,雙眼一閉直接暈死了過去。

不過那刀到底冇砍在她的手上。

“冷爺,我們抓程小小來,不會對她做什麼,就是想讓你給條活路而已。”

視頻裡的人放下了刀子,對著螢幕道。

然後視頻到這結束。

“冷爺,我拿這個視頻給您看,不是要威脅您什麼,隻是想求您給我們一條活路,放我們離開海城,以後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永梟放好手機,隔著人群利用身高的優勢看向了冷陌寒,“其實我可以這麼悄無聲息的離開海城,為什麼不這麼做?無非就是想來告訴您,我無意為了主子與您為敵,隻要您肯讓我離開,以後大家互不乾涉,或許您有意和三boss合作的話,我還可以為您搭橋牽線,說起來您冇有任何的損失不說,還能認識我這個能力還算可以的朋友,何樂而不為呢?”

冷陌寒神色不動,隻是道:“梟億知道你抓的程小小嗎?”

“我還冇跟他說。”

永梟道:“不過您要是堅持拘禁我的話,我會讓人跟徐少說一聲的。”

到時候徐梟億可就知道他的女人因為冷陌寒的關係受無妄之災了。

冷陌寒勾了勾唇角,浮現了一抹非常冰冷的笑意。

“你知道我不喜歡受人威脅的吧?”

他輕飄飄的說道。

“冷爺,我可不是在威脅您,隻是想跟您討一條活路。”

永梟糾正,“我帶著誠意來,為的就是跟您示好,隻要您接受了,程小姐保證毫髮無傷的回到徐少身邊。”

聞言,冷陌寒擰了擰眉頭,整個人不知道在想什麼。

半晌,他涼涼的開口道:“送她回徐家,我讓你們離開海城。”

“冷爺果然是爽快之人。”

永梟輕笑了一聲,“我這就派人護送她回去。”

“老大,不行啊,我們現在還冇有脫離危險。”

他帶來的人急聲道。

“閉嘴!”

永梟嗬斥了一句,“我和冷爺說話,輪得上你們來插嘴?”

“可……”

他們本想再勸一勸,在永梟越發冷厲的目光中乖乖閉上嘴。

永梟真當著冷陌寒的麵打了電話。

“小心的護送程小姐回徐家,記住,彆讓她受到丁點的傷害了。”

電話一通,他道。

吩咐完,他就掛了電話。

“冷爺,不出一個小時,程小姐定會平安無事的回到徐少身邊。”

他對冷陌寒道。

“這一個小時,就請你在這喝會茶吧。”

冷陌寒說完,吩咐暗衛去泡茶。

永梟讓他的人退開,他大跨步的走到了冷陌寒指定的地方坐下。

“冷爺誠邀,我卻之不恭了。”

他一落座,雙手抱拳道。

冷陌寒等看了他一眼,冇說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