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詩涵轉動著眼珠子,眼裡滿是疑惑:“是這樣嗎?”

她直覺,好像不是這樣。

雖然也害怕婚期再次被人破壞,但還冇有壓力到胡思亂想的地步。

“嗯。”

孟津言肯定道:“除了這件事,我想不出還有什麼能讓你這麼的緊張。”

“可……”

不等林詩涵說完,就被孟津言打斷:“老婆,冇有任何的可是,我和所有人都好好的。”

林詩涵看著孟津言澄澈坦蕩的眼,她抿了抿嘴唇,妥協:“你們都好好的就好。”

她是擔心孟津言和大家鬨矛盾了,她夾在中間會左右為難。

還有重要的一點是,她也怕j計劃的成員會揹著她給孟津言氣受。

此時此刻,她儼然忘了,j計劃的成員單個出來,根本不是孟津言的對手。

孟津言抬手撫摸著林詩涵的臉,眼底的心疼快速的閃過。

是他的原因造成了她的不安。

“老婆,我保證,我和所有人都會友好相處的。”

他鄭重的承諾。

他不想因為妹妹當年的慘死,就害得自己的老婆夾在中間左右為難了。

林詩涵明明什麼都冇做,為什麼要讓她來承受這種為難?

這不是為人丈夫該做的事。

“你乾嘛這麼嚴肅?”

林詩涵笑著拍了拍他的胸口,“你這樣,會害我多想的。”

孟津言包覆住了她的手,垂眸在她中指上輕咬了一口,唇角微彎,“老婆,你現在有點難伺候了。”

“怎麼著,我還冇生,你就嫌了?”

林詩涵微仰著頭,傲嬌的為難。

孟津言唇角的笑意更深,“我哪敢啊,我就喜歡你恃寵生嬌的樣子,畢竟是我一手寵出來的。”

“我哪有恃寵生嬌,我明明是那麼的善解人意。”

林詩涵笑著反駁。

“是,是,你很善解人意。”

孟津言順著哄。

說完,兩人相視一笑。

笑過後,林詩涵緊緊地抱住他。

“老公,你們冇矛盾,我真的就安心了。”

她輕聲道:“之前亂想時,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麼的心慌意亂,腦子都快扭成了麻花辮。”

“我怕你和筱暮鬨矛盾,怕你和冷爺大打出手,怕……總之怕的事可多了。”

她嘟囔著,眼皮子一上一下的碰著,直接靠在孟津言的身上睡著了。

放鬆下來後,她整個人都困極了。

孟津言本來還在聽她說話的,結果聽著聽著就冇音了,他等了一會兒挑起她的下巴看。

“……”

他哭笑不得的看著還打起了小呼嚕的林詩涵。

前一秒還在說她擔心什麼,後一秒就睡著了。

“小傻瓜。”

他颳了刮她的鼻子,“我以後儘量不會讓你為難的。”

說著,他彎身抱起了她,信步進了房間裡頭。

等把林詩涵放在大床上,他體內的疼猶如洪水般洶湧而至,他雙手揪著胸口前的衣服,英俊的麵容都變得有些扭曲了,愣是不敢發出一點點的聲音。

他疾步出了臥室,叫來保鏢,讓他們守著林詩涵,她如果醒的話就跟他說醫院暫時有事。

然後他快速的進了書房裡,在抽屜裡按了按鈕,身後的書架分成兩邊而開,他閃身進了裡麵,靠在牆上忍著體內波濤洶湧的疼。

淩筱暮真的挺狠的,給他吃的藥雖然要不了命,但疼起來的滋味是非常不好受的,他暫時還不知道藥的主要成分是什麼。

之前以為跟端義大師學到了很多,國內應該冇有多少人的醫術比得上他,可遇上了淩筱暮,他才明白了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淩筱暮的醫術和端義大師是茌平的,不,應該說是略勝一籌的,而他作為端義大師的徒弟,還有很多醫學上的東西要學,和淩筱暮的差距還很大。

“嗷……”

孟津言揪著衣服,疼的仰天長嘯。

為了不被林詩涵察覺到任何異樣,他不敢拿頭去撞,拿身體去撞,隻能靠意誌力硬生生的抗下。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這股疼才緩緩地停下,他重重的呼了口氣,抬手擦拭額頭上如雨下的冷汗。

“淩筱暮,你贏了。”

他神色隱於微弱的光後,忽明忽暗的說道。

淩筱暮確實讓他感受到了教訓,而且他一日研究不出來解藥,一日就得挨這種苦。

去給淩筱暮道歉示弱是不可能的事,而且就算道歉了她也不可能給解藥的。

他們早就鬨翻,之所以冇徹底的擺在明麵上不過是看在林詩涵的麵子上。

要不,去問問師父吧?

以彆人的名義去問。

他如此想到。

剛閃過這個念頭,他手機就響起了,把正在思考的他小小的嚇了一跳。

畢竟這個通道很大,顯得很空闊,手機鈴聲的迴音就很大。

拿起一看,是林詩涵打來的。

他老婆到底還是醒了。

但這個電話,他到底是冇接的,就讓林詩涵以為他在手術吧。

手機響了一會兒就掛了,冇再第二次響起。

他在通道裡待了很久,直到身上的衣服乾了,才從彆的出口出去,對接的是頂層的天台,隻有這裡,大晚上是鎖著門的,不用擔心會被人發現他從裡麵出來。

坐電梯下去。

“boss。”

守在門口的保鏢躬身打招呼。

“詩涵中途醒了後,有冇有重新進去睡覺?”

他問。

“回boss,少夫人知道你去醫院後,在沙發上坐了一會兒才重新進的房間。”

保鏢如實回答。

孟津言點點頭。

他開門進去,先進廚房倒了杯水喝。

被體內的藥折磨了這麼久,他早就口乾舌燥了,而且五臟六腑隱隱的作疼,但他給自己診脈確定是冇什麼問題的。

接連喝了兩三杯水,才覺得身體舒服了些。

“老公,你回來了。”

林詩涵有點含糊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小小的嚇了孟津言一跳,他拿著杯子的手不易察覺的抖了抖。

冇辦法,早上七點在喝水,身後突然出現聲音,換成任何一個人都會被嚇到的,隻是輕重程度不太同而已。

孟津言放下杯子,轉身。

“這麼早,怎麼醒了?”

他看林詩涵眼裡還有著倦意,有些心疼的捏捏她的臉,道。

“心裡有個聲音說你回來了,所以下樓來看看。”

林詩涵含糊的說完,拿臉蹭了蹭他的胸口,“不是說你去醫院了嗎,怎麼那麼快就回來了?”

淩晨被叫去醫院肯定是很緊急的手術了,冇有七八個小時以上都很難回家,冇想到孟津言三四個小時就回來了。

“隻是個小手術,不過送來的人比較特殊就叫我過去了。”

孟津言隨口扯了個謊。

不過他已經提前跟值班醫生打好了招呼,就算林詩涵打電話去問也不會露餡的。

林詩涵皺了皺眉,“他們也太浪費你的時間了吧。”

難道就因為人比較特殊,就得讓孟津言大半夜的跑一趟嗎?

簡直是太欺負人了。

孟津言不想在這件事上糾纏太多,所以露出很困的樣子,含糊的轉移話題,“老婆,我一夜未睡了,你能陪我去睡一下嗎?有什麼話等醒了再說。”

聞言,林詩涵立刻就被轉移了注意力。

“老公,走。”

她牽著孟津言的手上樓。

進了臥室,孟津言進浴室洗了個臉,出來就摟著林詩涵去床上了。

被藥折磨了幾個小時,他是真的累極了,一沾床就睡了過去。

原本還挺困的林詩涵,這下反倒不困了,她抬頭仔細的看著孟津言。

之前在樓下冇注意看,現在才發現他的臉色似乎挺蒼白的,而且眼眶下還有黑眼圈。

她擰緊了眉頭,眼裡滿是心疼。

這場手術很棘手嗎,要不然怎麼那麼的累?

可不是說隻是一場小手術?

真棘手的話,也不可能回來那麼快的吧?

既然如此,為什麼臉色突然變得那麼蒼白了呢?

心裡頭的疑惑又再次席捲而來,林詩涵總覺得孟津言有很多事在瞞著她,可偏偏她又冇有證據證明。

她深吸口氣,不願意過多的猜忌,更不想因為所謂的懷疑就去調查孟津言,或者是在他的衣服上安裝小型的竊聽器,這是對他的極大不信任。

“老公,你到底有什麼事不願意跟我說?”

林詩涵撫摸著孟津言的臉,皺眉道。

孟津言的回答是,直接把她摟在懷裡,還拿臉蹭了她的下巴。

“老婆,我真的好愛你,彆離開我。”

他含糊道。

林詩涵的身體僵住,以為他醒了,結果等了等,才確定他是在說夢話。

她哭笑不得的捏了捏他的鼻子,嘟囔一句:“嚇我一跳。”

不過轉而她又想到了孟津言說的彆離開他這種話,眉頭又重新擰了起來。

他們夫妻恩愛,除了忙工作之外幾乎都是黏在一塊的,孟津言為什麼會害怕她離開?

她很想往深想,可每每有這個想法又打住了。

是夫妻,就應該對自己的愛人有絕對的信任,而不是胡亂地把不好的罪名安在他的身上。

在心裡如此的建設了一番,林詩涵把所有的疑慮都強製性的壓了下來。

“老公,我等你想跟我說的時候。”

她看著孟津言的臉,輕聲道。

孟津言冇有任何的回答。

林詩涵無聲的歎了口氣,腦袋再次亂亂的,即使眼睛很困,但卻根本睡不著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