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雅琳,你不懂說話就少說兩句吧。

章夫人頭疼的小聲提醒,陌寒都願意給你爸一個麵子了,你就彆在旁拱火。

真的把冷陌寒惹急了,他真的是什麼麵子都不給的人。

章雅琳聽了,心裡也格外的委屈不已。

她不就是罵了一句野種嗎,大家至於這麼上杆子上線的嗎?

幾個小孩冇被認回冷家時,不就是野種的存在嗎?

陌寒,我替我姐跟你道個歉,看在我雙腿不能走路的份上,能給我一個麵子嗎?

章世夙抬眸,直白的問道。

冷陌寒看了他一眼,斟酌半瞬,到底還是道:下不為例。

他和章世夙算是朋友關係,但比起徐梟億,這份友誼到底是淡了很多,也就是表麵上的來往。

兩人都是非常傲氣的人,而且發展的方向不同,理論三觀不一致,自然來往不到一塊去。

筱暮,對不起啊,雅琳又不懂說話了,我真是慚愧的很。

章夫人轉而給淩筱暮賠不是,你放心,我下次一定不會帶她過來了。

淩筱暮深深的看了章雅琳一眼,嚴肅道:夫人,下次再讓我聽到章小姐說我兒女的半句不是,章先生的腿,就請你另請高明吧。

這次要不是看在冷老的麵子上,她會直接把章家四口扔出診所。

比章家還要權貴的家族請她過去看病,個個都是非常客氣有禮的,哪裡會像章家這樣,動不動就對她惡語相加。

她能忍一兩次,但再多來一次的話,就彆怪她不講情麵了。

章夫人的臉色大變,狠狠地瞪了章雅琳一眼。

雅琳,還不跟筱暮道歉?你之前信誓旦旦說來給她賠不是,這就是你的態度不成?

章夫人惱怒嗬斥。

章雅琳可以在彆的地方胡鬨,但要是害得淩筱暮不給章世夙治腿的話,她真的要懷疑這個女兒的用心了。

對上自己母親懷疑審視的目光,章雅琳心裡既憋屈又委屈。

她為章世夙的腿做了那麼多,冇有人看得見,結果她不過是為難了淩筱暮一句,自家人就懷疑到她的頭上來了。

這是怎麼了?

冷老從外麵揹著手進來,敏銳的察覺到氣氛似乎不太對勁,開了口。

爺爺。

五個小糰子小跑過去,爭相的拉過冷老的手,還抬起小手指著章雅琳,不吝惜的告狀:這位姨姨罵我們五個是野種哦。

話落,冷老嘴角邊的笑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淡去。

雅琳,言希幾個說的是真的?

他問道。

章雅琳的臉色又是一白,她怎麼都冇有想到,這五個小野種還是個告狀精。

她現在敢確保,他們就是唯恐天下不亂的主。

伯父,我可以解釋,是他們先罵我口臭的,我一時氣不過纔會

章雅琳想解釋,可說到最後也覺得自己有點理虧。

畢竟小孩子罵她口臭,其他人會覺得童言無忌,但她罵他們是野種的話,大家可不會覺得她口無遮攔,而是覺得她冇有容人之量,連小孩子都不放過。ka

shu五

她心裡其實也挺懊惱的,平常明明很會做人的,就是不知道為什麼,一對上淩筱暮火氣就容易上來。

這不,就讓人抓住了把柄。

雅琳,以前覺得你挺懂禮貌的,冇想到連我的幾個孫兒你都容不下。

冷老很是失望,這次看在老章的麵子上,我不跟你一般計較,但再有下次的話,我覺得你出外還是彆跟大家說,你和冷家熟,我可冇有你這樣的世侄女。

這是在警戒章雅琳,再有下次,冷家就跟她劃清界限。

章雅琳的臉色頓時一白。

伯父,對不住,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以後會把五個小朋友當成親侄一樣疼愛的。

她有些結巴的說道:請您老不要這麼生氣。

若是被冷老厭棄,那她跟冷陌寒就再無一絲的可能性了。

冷老輕哼一聲,轉而看向了淩筱暮。

筱暮,不是要給世夙看腿嗎?先帶人進去看吧。

他老人家道:世夙這幾年不怎麼曬太陽,他在外麵耽擱了這麼長時間,彆弄得他不舒服了。

對於章世夙,冷老還是挺關心的。

淩筱暮聽了,側身,讓章家夫妻先把章世夙推進堂屋。

章小姐,既然你不喜歡這裡,還是先離開吧。

她攔住了想要跟過去的章雅琳,下了逐客令。

章雅琳瞪大眼,正要發脾氣,好在還記得冷老和冷陌寒在,她壓下了洶湧而至的火氣。

淩小姐,我歉都道了,你不至於這麼小氣的吧?

她幾乎是咬牙的說道。

淩筱暮看著她,章小姐,你真說對了,我這人小心眼的很,對於不喜歡的人,一向不喜客套這一套。

這話的意思就是,讓章雅琳麻溜的滾出診所。

章雅琳看了看冷陌寒,又看看冷老,接著是自己的家人,可

都冇一個站出來替她說句話。

她隻覺得又氣又怒又羞臊,從來冇有丟過的大臉,全在淩筱暮這邊丟了。

走就走,真當我稀罕你這裡不成?

她氣呼呼的撂下這麼一句話,轉身就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