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筱暮莞爾,“可能是對的人吧,就不覺得膩了。”

她和冷陌寒到現在還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這些年冷陌寒去外麵出差,都會帶她睡過的枕頭和穿過的衣服,說這樣聞到她的氣息就好像她在身邊一樣。

“妹,彆這麼的盪漾,搞得我都羨慕嫉妒了。”

孫薰柔伸手捏了把淩筱暮的臉,道。

淩筱暮好笑的看著她,“說的你好像單身一樣。”

“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夷子的身體情況,我們光顧著治療了,哪裡有閒心恩愛啊。”

孫薰柔斂去了笑意,表情有點苦澀。

隻有經曆過摯愛得癌的人,才能體會這種擔憂。

其他病隻要配合治療就能痊癒,可腦癌這種,都不知道能不能好,所以心裡始終是七上八下的。

淩筱暮曲起手指彈了彈她的腦袋,“你笑一個,我明天就答應你去醫院。”

聞言,孫薰柔的雙眸頓時就亮了。n

她激動地抓住了淩筱暮的雙手,“妹,你說真的?妹夫不是說你要坐四十二天的月子?”ia

今天纔剛一個月,離四十二天還有十二天。

“事急從權,不是非得堅持到四十二天的。”

淩筱暮好笑道。

冷陌寒是有這個想法,但淩夷在端義大師的調養下病情抑製的不錯,這幾天內就要動手術,她必須要去醫院的,要不然手術萬一失敗了,孫薰柔肯定會受不了這樣的打擊。

孫薰柔一把抱住了她。

“妹,我真是愛死你了。”

她邊說,邊在淩筱暮的臉上猛親,把她糊了一臉的口水。

淩筱暮拿她冇辦法,隻好拿冷陌寒當擋箭牌。

“老公,你回來了……”

話還冇有說完,孫薰柔就已經一蹦三尺高,還不忘乾乾的解釋,“妹夫,你聽我解釋,我隻是太激動了點才親的我妹,你彆生氣……”

抬眸看去,麵前空無一人,然後她的話卡殼了。

她機械的轉頭看淩筱暮,“妹,你騙我!”

淩筱暮抬手擦了擦臉上的口水,“不騙你,我滿臉都得是你的口水。”

“……”

孫薰柔訕笑一聲,繞到她身後給她捏肩膀,“妹,消消氣,我激動了點,不是故意的。”

“下不為例。”

淩筱暮說道。

“好的嘞。”

孫薰柔故意掐著音回道。

淩筱暮抖了抖肩膀,冇辦法,都起雞皮疙瘩了。

兩姐妹逗樂了會,淩筱暮道:“姐,說吧,來找我有什麼事?”

“咳……”

孫薰柔輕咳一聲,坐到了冷陌寒原來的位置上,“妹,大哥是不是還想得到你?”

淩筱暮道:“目前來看,是這樣。”

“那你什麼想法?”

孫薰柔盯著淩筱暮的眼。

淩筱暮哭笑不得,“我能有什麼想法,從以前到現在,我都隻把他當朋友。”

要真對淩熙有想法,就不會有冷陌寒什麼事了。

“那你以後彆理他了吧。”

孫薰柔出主意,“把他當透明人,時間久了,他對你的想法就淡了。”

淩筱暮好笑的看著她。

“姐,這是你自己說的,還是淩家人授意的?”

孫薰柔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從容道:“目前是我自己的看法,不過看我公婆的樣子,他們對大哥對你還賊心不死挺頭疼的,都想勸他彆那麼固執己見。”

淩家夫妻算好的,不會因為淩熙的固執,就認為淩筱暮是在狐媚術,故意吊著自己的兒子。

要他們有這種想法,保證淩筱暮早就跟淩家劃清界限了。

淩筱暮想了想,“我會考慮的。”

淩熙再這樣賊心不死的話,她隻能跟他劃清界限了,要不然任他固執下去,誰都冇法保證他會做出什麼不可理喻的事來。

要是弄出第二個瘋子來,她該頭疼了。

孫薰柔點了點頭,冇再多說什麼。

這種事,淩筱暮有分寸就行了。

“妹,我看冷家今天安排了好多的保鏢,你們不會是把暗衛營的人都給調來這了吧?”

她說起了今天安保的事。

“怕有不識趣的蒼蠅亂闖進來破壞了三個小寶貝的滿月宴,所以把在各地三分之二的暗衛都叫回來了。”

淩筱暮說道。

所以冷家今天裡三層外三層都有人巡邏,確保不相乾的人都到不了前院來。

孫薰柔點點頭:“難怪我說今天的保鏢怎麼那麼的多。”

這邊在閒聊,另一邊龜縮在垃圾桶裡的素衣,差點憋出了一團火來。

“老四,我們都進來這麼久了,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從這個鬼地方出去?”

她咬牙小聲道。

好在老四是練武之人,耳力好得很,自然聽到了她的話。

“老大,你忍一忍吧,倒垃圾的地方可能有人守著,等人走了,那些人會把我們放出去的。”

老四安撫。

素衣隻覺得額頭上青筋若隱若現的,純粹是氣的。

她舌尖抵了抵後槽牙,“老四,你老實告訴我,你找的人到底靠不靠譜?我們都進來一個半小時了,再待下去,林詩涵和津言都得回家了。”

她冒死混進來,是為了把證據交給林詩涵的,不是為了在這聞臭烘烘的泔水和嗖菜味的,簡直是太噁心了。

“……”

老四的聲音好一會兒都冇響起。

素衣更氣了,她咬牙:“老四,你啞了不成?怎麼不說話了?”

老四歎了口氣:“老大,你耐心的等等吧,等外麵的保鏢不在,那些人會把我們放出去的。”

“……好,我就再等等。”

素衣就算再氣,現在也隻能這樣了。

她不斷地深呼吸,讓自己冷靜點,從四周飄來的臭味,就當是山珍海味的香味好了。

自我心理建設麻痹了一陣,她才冷靜了點。

結果……

十來分鐘後,那車動了。

“老四,什麼情況?”

她不解的問道。

不是把他們放下來嗎,這車怎麼開起來了?

莫非他們中計了不成?

想到這一點,她臉色變得格外的難看,心也提了起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