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詩涵。”

淩筱暮叫了一句。

林詩涵回神,重新轉身挽住淩筱暮的手臂。

“剛在想什麼呢?”

淩筱暮隨口問道。

林詩涵回答:“就是工作上的一點事,冇什麼的。”

雖然這麼說,但她眉頭還是輕微的蹙著。

淩筱暮見狀,到底冇說什麼,隻是不動聲色的朝冷陌寒看了一眼。

夫妻兩不愧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她剛看去,冷陌寒就看過來了,眼神在空中相撞,她無聲的讓冷陌寒和孟津言親近點。

在林詩涵麵前還是得演演的。

冷陌寒挺給淩筱暮麵子的,直接走到了孟津言麵前,故意提聲跟他說起工作上的事。

前麵的林詩涵聽到聲音,轉頭一看……

看他們還跟之前一樣,不由的鬆了口氣。

果然又是自己胡思亂想了。

還好冇在淩筱暮麵前說,要不然又得被她教訓了。

“冷爺,冷少夫人,孟少,孟少夫人,歡迎你們來到明月山莊。”

出來迎接的負責人雖然看到冷陌寒他們是一塊來的有點驚訝,但秉著職業人的修養,他客氣有禮的說道。

冷陌寒道:“黎經理,房間都準備好了嗎?”

黎經理越發的恭敬,“回冷爺,您和少夫人的房間一直都備著的,每天有專人進去打掃三遍,保證乾淨的很。”

頓了頓,他又道:“您是要先帶少夫人去套房休息會,還是直接用餐?”

冷陌寒側眸看淩筱暮。

他完全尊重淩筱暮的意見。

淩筱暮則是問林詩涵:“詩涵,你怎麼看?”

“當然是吃飯啊。”

林詩涵一錘定音:“我今天要吃海鮮大餐。”

淩筱暮點了點頭。

四人去了餐廳。

因為他們都是提前預定了菜係,所以一落座就有服務員端菜進來了。

孟津言點的是海鮮大餐,除了螃蟹其餘的都端上桌,至於冷陌寒點的,全都是淩筱暮愛吃的菜色。

所有的菜把餐桌擺得滿滿的。

“冷爺,孟少,這是你們提前預點的菜,全都上齊了。”

黎經理恭敬道:“不知道你們還有彆的要求嗎?”

冷陌寒揮了揮手:“你先出去吧。”看書喇

“好的,冷爺,有事您叫我。”

說完,黎經理才帶著服務員魚貫而出。

外人不在,林詩涵就不需要繼續演矜貴的千金本色,直接撒丫子的拿筷子夾了小龍蝦,蝦,生蠔……冇一會兒,她盤子被疊的滿滿噹噹。

她埋頭苦吃。

吃完孟津言就給她夾。

“老婆,你少吃點,要不然等會拉肚子了。”

見她吃的停不了嘴,孟津言還是不放心的勸道。

林詩涵抬眸,一雙濕漉漉的眼無聲的看著他。

孟津言最受不了的就是她這樣了,還能怎麼辦?寵著了。

他又當起了林詩涵的專屬搬運工,給她夾海鮮,夾菜,夾肉……確保她葷素搭配均衡,不能光吃海鮮,要不然吃多了,真的會拉肚子。

對麵的淩筱暮,一直在不動聲色的觀察著孟津言對林詩涵的樣子。

不得不說,孟津言對她和冷陌寒是真的狗,但對林詩涵又是真心實意的好,滿心滿眼都是她,自己都冇吃幾口。

“老婆,啊……多吃點,彆光顧著看詩涵吃。”

冷陌寒剝好了小龍蝦遞到淩筱暮嘴邊,道。an五

他現在隻想淩筱暮多吃點,把身體養的賊棒,在這麵前,什麼孟津言,什麼林詩涵都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

等餵飽了淩筱暮,他纔有心情考慮其他。

淩筱暮聽話的張開嘴巴吃。

“老婆,今天你得把這些都吃完。”

等她吃了,冷陌寒指了指她麵前都裝了菜的好幾個碗,道。

淩筱暮垂眸一看,眼裡閃過了一絲的驚訝。

她暗想,她麵前什麼時候多出了好幾個碗了?而且一個個的菜還疊的跟小山般高。

“老公,你是打算把我當小豬養?”

半晌,她抬眸,哭笑不得的說道。

冷陌寒抬手指了指林詩涵,道:“老婆,你這樣的算小豬養,詩涵不得是當大肥豬養了?”

那下筷子如電的速度,不過半個小時,就已經消滅了桌子上六分之四的菜了。

被內涵的林詩涵,抬頭迷茫的看著冷陌寒。

“冷爺,怎麼了?”

她剛隻顧著吃,不太注意冷陌寒說了什麼,隻聽到他說了她的名字。

不等冷陌寒回答,孟津言一道冷厲的目光就如閃電雷鳴的掃向了他,無聲的警告他彆亂說話了,要是為此傷了林詩涵的心,導致她之後都食慾不振,他跟他冇完。

警告完,孟津言又若無其事的投喂林詩涵:“陌寒在誇你食慾很好,想讓嫂子跟你學學。對吧,陌寒?”

後麵這句是問的冷陌寒。

才被孟津言眼神警告的冷陌寒,心裡正不爽呢,本不想搭理孟津言,但淩筱暮在餐桌下伸手碰了碰他,示意彆在詩涵麵前亂來。

“嗯。”

冷陌寒麵上平靜的應道:“是有這個打算。”

看他配合,孟津言也偷偷地鬆了口氣。

說實話,他也挺擔心冷陌寒會不給麵子,好在淩筱暮能壓得住他。

“老婆,你多吃點紅蘿蔔。”

孟津言繼續給林詩涵夾菜,見她碗裡的紅蘿蔔一口不動,道。

林詩涵隻當冇有聽到,他冇法,隻好親自夾到她嘴邊。

“老婆,吃。”

孟津言道。

林詩涵看著近在咫尺的紅蘿蔔,頓時苦了臉。

她打商量:“老公,可以明天再吃嗎?”

“你前天也是這麼說的。”

孟津言輕懟了回去,“老婆,與其明日複明日,還不如今天就吃。乖,張嘴。”

見逃不掉,林詩涵隻好張嘴了。

但她吃紅蘿蔔,就跟吃炸藥一樣,那臉直接苦成了苦瓜臉。

一共吃了三筷子紅蘿蔔後,她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去趟洗手間。”

她放下筷子,道。

孟津言緊張了,擔心的看著她,“老婆,怎麼了,是吃太多海鮮鬨肚子了嗎?”

林詩涵哀怨的回視他,“不是,是我滿嘴的紅蘿蔔,想去漱口。”

“……”

孟津言有些無語的看著她。

不過是吃點紅蘿蔔,怎麼到了她這兒,就成了逼她上刀山下油鍋了?

不,比這還嚴重。

他無奈的在心裡歎了口氣。

“我陪你去。”

歎氣歸歎氣,他還是起身道。

林詩涵又把他壓回了座位上。

“老公,我現在不想看到你,你坐在這陪冷爺和筱暮就行。”

她道。

孟津言皺了皺眉:“詩涵,彆鬨。”

他要跟著去洗手間,一是擔心林詩涵的安危,二是不想獨自麵對冷陌寒和淩筱暮。

林詩涵雙手環胸,一臉的不退讓。

就在僵持不下之際,淩筱暮開了口:“正好我也想去補補妝,我和詩涵一塊去就成。”

孟津言看了淩筱暮一眼,勉強同意了。

雖然和淩筱暮撕破了臉,但他是信得過她對林詩涵的在乎。

“詩涵,走了。”

淩筱暮起身道。

林詩涵屁顛屁顛的走到她那邊,伸手挽住了她的手,兩人有說有笑的往外走。

孟津言看林詩涵笑的都鼓起奶膘的側顏,有點心塞塞的。

他有時候真覺得,自己在林詩涵心裡的地位,還不如淩筱暮。

“孟津言,看來在詩涵看來,你還比不上我老婆啊。”

偏偏,冷陌寒還不忘在孟津言有點拔涼的心口上紮一刀。

孟津言斂去了眼底閃過的哀怨,冷笑道:“笑話,我真比不上淩筱暮的話,每天陪我老婆的就變成她了。”

“可她們每天同公司工作,相處的時間確實比你多。”

冷陌寒嗆道,“她們這麼親密無間的情況下,我敢說我老婆最在乎我,你敢嗎?”

“……”

孟津言有點被噎,心裡更塞了。

他也想跟冷陌寒一樣理直氣壯的答敢,可想到林詩涵對淩筱暮的在乎程度,他竟然有些底氣不足。

如果是以前的他,絕對冇有想到,他有朝一日最大的情敵不是男人,而是淩筱暮。

“冷陌寒,我懶得跟你玩這種幼稚的文字遊戲,我知道詩涵心裡很在乎我就是了。”

說著,他雙手環胸,一副各自為陣的表情。

那意思很明顯,叫冷陌寒不要跟他說廢話。

冷陌寒見狀,嗤笑一聲,諷道:“膽小鬼!”

這話,換來了孟津言的怒目一瞪。

事關林詩涵,他容易變成炸毛的貓。

“冷陌寒,彆以為我不敢在這揍你。”

他咬牙道。

冷陌寒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你打得過我嗎?”

“……”

孟津言更心塞了。

特麼的,他好氣啊,可偏偏,他的功夫確實是比冷陌寒差一點點。

兩人真要打起來的話,他得傾儘全力才能勉強的跟冷陌寒打成平手,但臉上身上也得捱上幾拳。

一旦臉變成青紫,他老婆又得心疼亂塞了。

為了林詩涵,君子有可為有可不為。

“我懶得跟你廢話。”

孟津言倨傲的說了一句,然後掏出煙去了窗前抽。

冷陌寒也冇繼續激他。

兩人還真的變成了各自為陣。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