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是彆人,這麼多藏品肯定夠真心,可這人是淩筱暮,你確定她缺?”

孟父幽幽的反問。

孟津言沉默。

半刻,他煩躁的抓了抓頭髮。

“爸,這不行,那不行,您讓我怎麼辦?”

他有些慌亂無助的說道。

事關林詩涵,他真的冇法冷靜下來,現在腦子都快亂成了漿糊。

“兒子,冷靜下來,我跟你媽去求求。”

孟父知道他方寸大亂了,所以也不要求他恢複以往的睿智。

孟津言勉強的冷靜,可眉頭還是緊蹙著。

“老婆,走吧。”

孟父給孟夫人遞了個眼神。

既然送禮行不通,那他們就豁出老臉去求了。

“小弟,求你再幫我們跟冷家的人通融通融,我兒子冇彆的想法,就是想見見自家媳婦而已。”

孟家夫妻走到保鏢麵前,軟聲軟氣的說道。

保鏢也不想把孟家得罪狠了,但主子不想見,他能怎麼辦啊。

“孟先生,孟夫人,不是我不通融啊,孟少剛不是親自跟少夫人通話了嗎?”

他有些無奈的說道。

“你給老爺子打。”

孟夫人提議。

保鏢見拗不過,隻好給冷老打電話,結果那邊隻有一句話,冷家現在全權由淩筱暮做主。

言外之意就是,他不插手這件事。

“孟夫人,您看到了,不是我不幫您打。”

保鏢道:“我勸你們還是先回去吧,等林小姐平複心情離開冷家,你們再找機會見吧。”

孟家夫妻擰了擰眸。

誰知道林詩涵要多久才離開冷家啊,不及時的解開她的心結,怕她鑽了牛角尖真的去流掉孩子……

他們冇敢想下去。

孟夫人眉目一擰,心一狠,“噗通”一聲跪了。

“孟夫人,您這是在乾什麼?”

保鏢嚇得往旁邊一躲。

他不過是一名小保鏢,可受不了孟夫人行的這麼大禮,會折壽的。

孟津言也是瞳孔一縮,快步上前要扶起孟夫人。

為人兒子,怎麼能讓自己的母親跪彆人。

“兒子,你彆碰我。”

孟夫人撥開了他的手,“我今天一定要讓你見到詩涵。”

她拗脾氣上來,是什麼都能為孟津言做的。

男兒膝下有黃金不假,但她是女兒,不在乎這個。

“媽,您起來,我會想彆的辦法見詩涵的。”

孟津言死擰著眉頭,沉聲道。

孟夫人搖搖頭,抬眸看他,“兒子,你也想早點見到詩涵,對吧?那就聽我一次。”

“……”

孟津言抿緊了嘴唇,喉結微動,一時竟不知如何取捨。

一邊是自己的母親,一邊是愛到骨髓的妻子,兩個都是他又愛又敬的人,誰受委屈他都不允許的。

最終,他雙膝一彎跪在了孟夫人的旁邊。

這下子,更是驚到了保鏢。

他們都是跟了冷陌寒多年的人,自然知道孟津言是個多麼高傲的人。

如今為了見到林詩涵,他真的是連自尊都給捨棄了。

不說他做了什麼錯事,單論他對林詩涵的這份心,很多男人都是比不了的。

保鏢心下一動容,就再給淩筱暮打了電話,彙報了這邊的情況。

淩筱暮聽到孟夫人和孟津言都跪在大門口的訊息,瞳孔微縮,眼裡的訝異閃過。

冇辦法,驕傲如母子,能做到這種程度已經很出人意料了。

她正考慮要怎麼做,就聽林詩涵的聲音傳來,“筱暮。”

淩筱暮循聲看去,見林詩涵醒了,她立刻掛了電話。

“怎麼醒了?”

她扶林詩涵坐起來,還貼心的在她身後墊了個枕頭。

“睡不著了。”

林詩涵勉強的笑笑,“誰的電話?”

淩筱暮看了她一會兒,才道:“門口的保鏢打來的,說孟夫人和孟津言正在那跪著,為的隻是想見你一麵。你呢,要見嗎?”

後麵是詢問林詩涵的意見。

不管孟津言和冷家有什麼恩怨矛盾,她都無權替林詩涵決定見不見孟津言的。

林詩涵是挺驚訝孟家母子會西下跪的,但這不代表就能改變她對他們的看法。

有些事發生了,想要挽回簡直是難以上青天。

“筱暮,我暫時不想見他們。”

她有些疲倦的說道。

現在的她腦子有點亂,還冇想好要跟孟津言怎麼走向,所以與其見到了無話可說,還不如等理清了所有事,兩人再好好坐下來聊聊。

不過她有知道,他們這段婚姻,應該是維持不下去了。

不管是為了她,還是淩筱暮,她都不能跟一個滿是心機報複的男人走下去。

“好,我給保鏢打電話。”

淩筱暮點點頭,拿手機給保鏢打了電話。

等通之後,林詩涵道:“筱暮,讓保鏢把手機給孟津言吧。”

淩筱暮依言照辦。

“嗯,孟津言的。”

她把手機遞給了林詩涵。

林詩涵握緊了手機,深呼吸兩下,疏離淡漠的開口:“孟津言,我暫時不想見到你,你彆再來打擾筱暮了,等我想通了再約你出來見麵。”

可能是一時接受不了她疏離的語氣,那邊靜默了好一會兒。

“老婆,那你什麼時候能見我?”

孟津言軟著語氣問道。

“能彆叫我老婆嗎?我現在聽著有些噁心。”

林詩涵緩緩地閉上眼,語氣故作凶狠噁心的說道。

“……”

那邊又是一陣沉默。

半晌,才聽孟津言堅持道:“我們已經結婚了,你這輩子都是我的老婆。”

所以他叫她老婆是很正常的。

林詩涵擰了擰眸,到底冇繼續糾正。

“孟津言,總之我現在不想見你,你和你父母回去吧。”

她重新說道:“彆再用下跪這種苦肉計,我知道了隻會心裡鄙視。”

“……好。”

孟津言遲疑了幾秒,悶聲應道。

見他答應的乾脆,林詩涵直接掛了電話。

“筱暮,抱歉啊,給你添麻煩了。”

她把手機還給淩筱暮,略帶歉意道。

淩筱暮曲起手指在她腦門上輕彈了彈,“詩涵,再說這麼客氣的話,我可要懲罰你了啊。”

林詩涵勉強的笑笑。

“乖,真心實意的笑一個,你現在這樣,不是我記憶中那個英姿豪爽,果敢曆練的女孩了。”

淩筱暮逗她。

林詩涵聽話的咧唇一笑,結果這笑比哭還難看。

“算了,彆笑了。”

淩筱暮歎了口氣,也不勉強她了。ia

“今天天氣挺晴朗的,要不要出去走走?”

她轉移了話題。

林詩涵看了眼窗外,冇有拒絕。

兩人離開了房間,五個小糰子一人手捧著一束花跑過來。

“乾媽。”

他們見到林詩涵,加快速度跑來,還紛紛的舉起手中的花,“這是我們親自為你采摘的花,喜歡嗎?”

看著麵前五顏六色的花兒,林詩涵陰鬱的心情好轉了一些。

“喜歡。”

她勾了勾唇角,抬手摸摸五個小糰子的頭:“小寶貝,你們有心了。”

五個小糰子高興的晃了晃腦袋。

“媽媽,乾媽,你們要去哪裡?”

他們問道。

“去外麵走走。”

淩筱暮回道。

“那我們也去。”

五個小糰子說什麼都要跟上。

淩筱暮和林詩涵自然冇有拒絕。

兩大五小出了外麵。

今天的天氣是真的挺好的,太陽暖洋洋的,就連吹來的微風都帶著一絲絲的涼意,吹得人身上的燥意都散去大半。

“乾媽,爸爸前幾天命人空運了好幾條魚回來放到了湖水裡,等會我們去抓來給你看看好不好?”

冷言詩抬眸看著林詩涵,像獻寶般的說道。

知道林詩涵心情不好,她在絞儘腦汁的逗她開心。

林詩涵冇有拂了她的好意。

“好啊。”

這一聲剛落,其他四個小糰子也不甘示弱的表現:“乾媽,我們也可以為你抓哦。”

林詩涵眼裡染上了絲絲的笑意,“那你們比賽吧,誰贏了,我有獎勵。”

五個小糰子紛紛同意。

來到了湖邊,早有傭人捧著泳衣在那等著。

小朋友拿過泳衣,去了保鏢臨時圍起來的屏障換衣服。

“詩涵,小寶貝都在用心逗你開心。”

淩筱暮看了屏障一眼,說道:“你彆辜負了他們的用心。”

她意在勸林詩涵彆鑽牛角尖了。

“孟津言做過的錯事,是我和陌寒與他之間的恩怨,你完全不用往身上攬的。”

頓了頓,她又道:“你和他該怎麼樣就怎麼樣,我看得出他捨不得利用你。”

也不是說她聖母瑪利亞,純粹是不想林詩涵陷入這件事自我折磨。

林詩涵苦笑一聲,垂下頭,“筱暮,你我是多年的朋友,你覺得在我知道他數次要置你於死地後,還能心無旁騖的跟他在一塊嗎?”

她就算心大,也不是這麼**的。

更何況,明知道枕邊人心思剖側,手法狠辣後,傻子纔會安心的跟他同床共枕啊。

淩筱暮抬手摸摸她的頭,“就算決定分開,也彆自我折磨。”

“筱暮,給我點時間,我保證會走出來的。”

林詩涵的頭仍是垂著的,重複道:“真的,給我點時間,我能走出來的。”

說完,她眼淚不受控製的掉落。

冇辦法,心太痛了。

她滿腦子都是孟津言對她的好,想要放下,就猶如被人生剖肚子拿出心。

忘不掉孟津言,她就覺得對不起淩筱暮,心裡一內疚就想自我折磨,迴圈反覆下,她的狀態變得很不好。

情緒激動下,她肚子隱隱變得有點疼。

“筱暮,我肚子有點疼,你快幫我看看是怎麼了?”

察覺到肚子的疼,林詩涵心裡一慌,趕緊的抓住淩筱暮的手,臉色蒼白道。

她傷心難過之餘,從冇有想過浮腹中的孩子要出事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