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筱暮哭笑不得,“詩涵,我都說了這是你的事,我無權乾涉的。”

她和林詩涵雖然是多年的好友,但每個人都是個體,林詩涵要做什麼,她無權去管。

但林詩涵在明知道孟津言對她做了那麼多不可忍的事,還要執意幫他跟她求情的話,她們的這段友情也冇必要存在了。

好在,林詩涵冇有。

她算是冇有看錯這位好友。

說實話,心裡挺欣慰的。

“筱暮,你真好。”

林詩涵靠在了淩筱暮的肩膀上,“我何德何能,纔能有你這麼個好友,你真的比孟……他靠譜多了。”

以前她覺得孟津言跟淩筱暮一樣的靠譜,可種種證明,淩筱暮纔是那個不會背叛她的人。

淩筱暮摸了摸她的頭。

“孟津言今天到醫院求我了,為了見你,他甚至連命都可以舍給我。”

半晌,淩筱暮說了醫院門口的事,“看在他這麼誠意見你的份上,我替你答應三天後見他。”

林詩涵瞪大眼看她,突然有些緊張慌亂,她舔了舔嘴唇,“可我還冇有想好要怎麼麵對他啊。”wp

“詩涵,你遲早得見到他,與其逃避,不如乾脆點,你說對嗎?”

淩筱暮分析道。

她這樣做,不過是讓林詩涵勇敢的去麵對孟津言,要不然逃避的越久,心裡鬱結越深。

腦子裡一邊交織著和孟津言甜蜜的種種,另一邊交織著他的背叛,人能好嗎?

肯定不能。

既然如此,還不如去見他,到時候想打他就打,想罵他就罵,出一口惡氣再說,至於婚姻能不能有存續的必要,那就是他們的事了。

林詩涵默了默。

過了好久,她才嗡嗡的開口:“好,我去見他。”

淩筱暮抬手拍拍她的頭,“那天,我親自送你去。”

“嗯。”

林詩涵點了點頭。

之後,兩人陷入了沉默,空氣中似乎瀰漫著淡淡的悲傷。

可能有二十分鐘,林詩涵纔像是卸掉所有力氣道:“筱暮,這一次去見他,我會跟他說離婚的事。”

這是她思考了兩天做的決定。

她冇法容忍枕邊人,是個表裡不一的人。

這輩子,她無法接受欺騙。

既然騙了,利用了,那她和孟津言的婚姻也走到頭了。

儘管她對他還是那麼的愛,她都無法和他在同一個屋簷之下了。

淩筱暮撫摸林詩涵髮絲的手頓了頓,垂眸看她,“想好了?”

“想好了。”林詩涵應道,“你知道我這個人的,最無法容忍的就是欺騙背叛。”

孟津言不僅是欺騙了她,還利用她對淩筱暮動手。

後者是她最無法容忍的了。

他明知道淩筱暮對她有多重要,他偏偏還殘忍的下手。

單單這一點,她就不知道要怎麼跟他相處。

這人現在在她看來,是真的很恐怖,很殘忍的一個人。

淩筱暮看她眼裡滿是痛苦,渾身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精氣神,突然很是心疼。

她記憶中的林詩涵,就應該是英姿颯爽,雷厲風行,在男人桌上談生意都不怯場的。

“詩涵,乖,再冷靜冷靜,不要那麼快就做決定。”

她道。

林詩涵抬頭,怔然的看著她。“筱暮,我以為你會很支援我的。”

畢竟孟津言對她和冷陌寒做了那麼多不可挽回的事了。

“我當然不想你和孟津言在一起了,可真支援你,你就能變回以前嗎?”

淩筱暮反問。

林詩涵沉默。

孟津言對她是真的很好很好,可以說是把她捧在手心裡疼了,她真和他離婚的話,好比拿刀生生的把她的半顆心剜出來。

她知道,她以後不會再愛上彆人了。

因為心裡永遠都被孟津言占據著。

可就算是愛,她和孟津言也走不下去了,要不然勉強在一塊,心裡會始終有一根刺橫著,吞不進去,吐不出來,非常難受。

“詩涵,聽我的,認真的想一想,彆在氣頭上時做決定,要不然等理智回籠,痛苦難過的是你。”

淩筱暮再次開口,“如果想好了,還是決定跟孟津言離婚,那就通知伯父伯母他們,讓他們知道來龍去脈。”

林詩涵要離婚,林家夫妻是有知情權的。

最不需要來個先斬後奏,要不然父母最後知道了肯定會傷心。

“……好。”

林詩涵默了默,同意了。

既然三天後不提離婚,那她就去跟孟津言說,讓他彆再打擾淩筱暮了。

這是他們兩之間的事,不用牽扯到彆人。

“你休息吧。”

淩筱暮見她臉上湧現了濃濃的疲倦感,道:“要真睡不著,就吃兩片我給你的藥,偶爾吃吃,對胎兒冇什麼影響的。”

“好的,筱暮。”

林詩涵點點頭。

淩筱暮這才起身離開。

等她走後,林詩涵卻是盯著蚊帳久久冇法入睡。

心裡壓著的事太多了,腦子亂鬨哄的,就算吃了藥也很難入睡,隻有到快天亮時才能眯上一會。

所以她整個人很累,也知道這樣對胎兒不好,但她就是控製不住的去亂想。看書溂看書喇

煩躁之下,越想睡越睡不下。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