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詩涵手捂著肚子,轉頭看向了門口。

“筱暮,我肚子好疼,它好像……流血了。”

她帶著哭音道。

她能感受下麵有點那個,不知道是不是流血了,要真是的話,那孩子豈不是……

孟津言聞之臉色大變,慌亂下竟忘了自己是醫生,正打算公主抱起林詩涵去醫院,被疾跑進來的淩筱暮一把推開。

“詩涵,彆怕,有我在,不會讓你出事的。”

淩筱暮一邊給林詩涵診脈,一邊安撫。

診完脈,她確定林詩涵有流產的征兆,趕緊的把準備的藥給她吃。

“吃了它,我們現在就去醫院。”

她道。

林詩涵二話不說的就吃,孟津言趕緊的把水給她端來,她就著水吃下。

等吃完藥,淩筱暮公主抱起了她,正想往外走,被孟津言攔住了。

“我來抱。”

孟津言沉聲道。

他的老婆,不假手於他人。

淩筱暮看著他,似嘲非嘲道:“孟津言,你覺得詩涵現在想跟你有身體上的接觸嗎?”

孟津言的身體一僵,下意識的看向了林詩涵,卻見她把臉埋進了淩筱暮的咯吱窩裡,一副不願意多看他的樣子。

他心裡一傷,僵硬的讓開了。

冇有什麼,比老婆戒備害怕自己還要難受。

淩筱暮可不管他心情如何,抱著林詩涵徑自的往外走。

冷陌寒有安排彆的保鏢來接她,她徑自的把林詩涵抱上車,讓司機去附近的醫院。

等車開走,孟津言才失魂落魄的跑了出來,上車後,讓周俊跟上淩筱暮的車。

周俊雖然有一肚子的疑惑,但不敢耽擱的跟上。

到了醫院,林詩涵就被安排進了高級病房,護士給她掛點滴。

淩筱暮讓保鏢守在門口,不許孟津言踏進病房半步。

冇多久,外麵傳來了爭執聲。

躺在病床上的林詩涵皺了皺眉。

淩筱暮替她掖了掖被子,溫聲道:“你安心待著,我去外麵打發他。”

林詩涵點了點頭。

就在淩筱暮轉身就走之際,她叫住了她。

“怎麼了,還有事?”

淩筱暮轉頭問道。

林詩涵抿了抿嘴唇,訥訥道:“你們彆打起來。”xyi

說到底,她還是挺擔心他們為了她,一言不合的就打起來。

淩筱暮莞爾,“放心吧,不會的,我是個遵紀守法的好人。”

“……”

林詩涵隱隱的抽動了下嘴角。

淩筱暮要是想教訓人,可從來都是遊走在法律的外圍。

“乖乖休息,彆擔心這擔心那。”

淩筱暮伸手捏了捏林詩涵的臉,叮囑道。

林詩涵點了下頭。

她這才轉身就走,不過等揹著林詩涵的那一刻,她臉上的溫和淨收,一片冷凝。

打開門出了外麵,就見孟津言猶如一頭困獸般瞪著守在門口的保鏢,怒聲道:“你們再不讓開,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真要打起來,這幾名保鏢真不是他的對手。

“孟津言,如果你不想讓詩涵好好休養的話,你繼續鬨吧。”

淩筱暮雙手環胸,冷聲道。

聞言,孟津言就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樣,逞凶鬥狠的表情收的乾乾淨淨。xyixyi

“嫂子,我老婆怎麼樣了?”

他態度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疾步上前,軟聲問道。

淩筱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她被你氣的流血,你說呢?”

流血兩字再次刺激孟津言,他瞳孔瞬間變得通紅,說什麼都要進去看林詩涵。

不親眼確定她冇事,他冇法安心。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最快更新

第948章

她出事,折磨的是他免費閱讀ttp:xyi-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