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陌寒下車後,目光突然朝某輛車掃過來,嚇得車裡的素衣和老五趕緊的躲起來。

等過了好幾分鐘,他們纔敢偷偷露頭,可再往車外看,哪裡還有冷陌寒的身影啊。

“老五,他是不是發現我們了?”

素擰緊了眉頭,有些不安的問道。

要真發現的話,他們得做好隨時跑路的準備啊,要不然跟冷陌寒的人硬碰硬的話,隻有輸的份。

她名下是招攬了不少人,可跟冷陌寒這樣的頂級貴公子比起來,還是差了好大一截。xyi

“應該冇有。”

老五目光四顧了一番,得出結論。

真發現的話,他們車的周圍不可能這麼的安靜。

他想,冷陌寒剛剛那一眼,應該是隨便看過來的。

素衣輕吐了口氣。

不過想到自己在冷陌寒麵前這麼的慫,她又氣不打一處來。

“就算被髮現了我也冇什麼好怕的,大不了跟他硬碰硬,他以為自己是誰啊,就一眼還能讓我嚇破膽了?”

為了挽尊,素衣冷哼一聲不屑道。

老五看了她一眼,表情有點一言難儘。

他很想說,真不怕的話,他們就不用像老鼠一樣躲在陰溝溝裡盤算怎麼對付冷陌寒了。

甚至,還用上了假死這招。

假死,不就是為了把自己完全的摘出來嗎?

“老五,你這是什麼表情,長他人誌氣滅自己的威風嗎?”

素衣故意把氣撒在了老五的身上。

“老大,我冇有,我隻是在想彆的事。”

老五低頭哄。

素衣冷哼一聲,算是順著台階下,“以後跟我說話,彆走神。”

老五點了點頭。

進了公司裡的冷陌寒,可不知道自己的剛剛那一眼,引來了什麼樣的風波。

“冷爺。”

他上了頂樓,秘書部的員工紛紛跟他打招呼,還道:“淩總在辦公室裡忙著呢。”

冷陌寒輕點了下頭,揮手讓大家忙去,他徑自的進了辦公室裡。

“老婆,快七點了,該去吃飯了。”

聞言,淩筱暮從電腦前抬起頭,緊繃的唇角在見到冷陌寒的那一刻上揚,露出了淺淺的笑意,眼裡就像是突然鑲嵌了細碎的星光,特彆的好看。

冷陌寒見了,喉結微動,信步過去,直接低頭吻住了她的唇。xyi

一天不見,他想的很。

淩筱暮生完孩子還冇有三個月,他隻能靠接吻來解解饞。

對,他給淩筱暮定的期限是九十天,這樣身體能更好的恢複。

一吻畢,他才戀戀不捨的鬆開她,額頭貼在了她的額頭上,感受著她溫暖的熱度隔著皮膚傳來。

“去吃飯,嗯?”

冷陌寒啞著聲道。

他怕繼續待在辦公室裡,身體的熱會更多。

淩筱暮冇有意見。

兩人離開公司時,她把有人要設局偷襲她栽贓孟津言的事說了。

冷陌寒聽了,冷哼道:“這一個個跳梁小醜還挺多的,非要鬨得我們不安生才稱心如意。”

可他是誰,能讓那些跳蚤如願嗎?

自然是不能的。

上了車,他打電話吩咐邢弦多帶些人去守株待兔,這次,他說什麼都要活捉了人,好好審訊一番,看是哪個龜孫子總想著要他老婆的命。

至於孟津言,他就算要對付,也是光明正大的來,不屑使用這種不入流的手段。

他堂堂冷爺,瞧不上,對,就是瞧不上。xyi

淩筱暮握住了冷陌寒的手,輕笑一聲,“老公,彆氣,要不然氣壞了身體,就如那些藏在陰溝溝裡老鼠的意了。”

冷陌寒側頭看她一眼,倏然緊擰的眉頭鬆了些,微勾了勾唇角,“好,聽你的。”

他不氣,他會捏扁那些見不得光的老鼠。

他們開車離開了公司,留一些人在暗處盯著。

倒要看看,有冇有哪個膽大包天的龜孫子偷偷跟蹤他們。

不過還真彆說,素衣和老五挺小心翼翼的,這次,他們冇有跟上去,在有好幾輛車開出去後,他們也開車離開,不過是跟冷陌寒的車相反的。

“老五,怎麼不跟上他們了?”

車上,素衣凝眸道。

她還想看淩筱暮被襲擊的畫麵,不跟上去,怎麼看?

“老大,淩筱暮和冷陌寒兩人挺小心謹慎的,我們三天兩頭跟太多次的話,就算再小心遲早都會被他們發現,所以我覺得還是過幾天再跟的好,反正在他們回經之地還有我們的人守著,丟不了的。”

老五找了個藉口。

他其實是覺得偷給淩筱暮發簡訊,以她的謹慎心態,一出公司肯定會有彆的動作,所以還是小心點為好,要不然落入她算計好的圈套裡,反而得不償失了。

素衣擰了擰眸,黑眸不悅又帶著審視的打量著老五。

“老五,我怎麼覺得你最近有越俎代庖的嫌疑,你是不是想取代我當老大?”

她眯眼,開門見山的問道。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最快更新

第94章

你是不是想取代我成老大?免費閱讀ttp:xyi-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