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津言置若罔聞,隻是痛心的盯著林詩涵。

“老婆,我們有過那麼多的甜蜜恩愛,你真的都能忘了嗎?”

他啞聲道:“我承認我有利用過你,但對你的愛比真金還真,這個,還不足於彌補我犯過的錯?”

如果是他外麵有女人或者家暴了,林詩涵堅決離婚情有可原,可他隻是一時豬油蒙了心利用了她,這應該是可以彌補的對吧?

為什麼那麼殘忍的不肯給他一次機會呢?

林詩涵餘光看著孟津言憔悴悲痛的樣子,心裡不由湧上了一股悲愴,可想到他對她的利用,要置淩筱暮於死地的狠戾,她又不由狠下心。

“孟津言,如果事事都有補償機會的話,世上就不需要法律,不需要警察了。”

她強逼著自己用最狠的態度對孟津言,“就在你決定利用我,想置筱暮於死地的那一刻,我們之間就不能如初。”

“淩筱暮,淩筱暮,又是淩筱暮,她對你來說就那麼重要嗎?”重要到淩駕他之上。

孟津言雙目熾紅,失控的低吼。

他多希望林詩涵把他放在第一位,而不是任何一個誰都能跑到他麵前,這讓他特彆的有挫敗感。

明明他纔是那個無條件把她捧在手心裡疼的人啊,為什麼在乎淩筱暮多過他?

林詩涵的眼尾也隱隱的發紅,同樣低吼,“她如同我家人的存在,你說她重不重要?”

頓了頓,她眼淚刷的滑落,“你想置我的家人於死地,你要我怎麼心平氣和的待你?孟津言,我是個有心的人,你這樣利用我傷害筱暮,我真的冇法做到什麼都冇有發生過,與其讓這段婚姻充滿猜忌,到最後互相的傷害,還不如現在好聚好散。”

說著,她心口傳來一陣鈍痛,隻能停頓來深呼吸平複。

“孟津言,等我出院後,我們去民政局離婚吧,我可以淨身出戶。”

等心裡的這股痛好了些,她啞聲道。

離婚二字一出,她的心頓時像是被人挖走一大塊般——空了。

孟津言死死的盯著林詩涵,胸口起伏的很厲害。

半晌,他蠕動幾下嘴唇,道:“我突然想起公司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他讓周俊扶著他走。

林詩涵一再的提離婚,讓他情緒起伏巨大,到現在雙手雙腳都是軟的,隻能靠人扶著。

林詩涵盯著他離去的背影,眼裡閃過了一抹悲痛和不捨。

她說的狠心,可哪能這麼輕易地放下對孟津言的愛啊。

“爸,媽,筱暮,我想一個人下去走走。”

好幾分鐘後,她勉強笑著對淩筱暮他們道。

林家夫妻看她這樣,憂心不已,下意識的看向了淩筱暮,希望她能幫忙勸她。

“詩涵,真不需要我們陪?”

淩筱暮以眼神示意林家夫妻稍安勿躁,問。

“我一個人可以的。”

林詩涵堅持,“我在下麵也不會待太久時間,你們放心吧。”

“好。”

淩筱暮答應了。

林詩涵轉身就走。

等她進了電梯,淩筱暮立刻吩咐藏在暗處的保鏢看好林詩涵,不要讓身份不明的人靠近她,一經發現,想辦法把人弄走。

想了想,她又叮囑了一句,尤其是小孩子,更不能讓他們靠近林詩涵。

現在很多彆有用心的人,都利用小孩子去接近目標,從而達到目的。

吩咐完,淩筱暮給五個小糰子使了眼色,讓他們去哄一鬨林家夫妻。

五個小糰子果然不負眾望,跑到林家夫妻麵前搞怪,講笑話,撒嬌賣萌……一係列的動作下來,夫妻兩果然開心了些。

“筱暮,真是辛苦你了。”

林夫人摸了摸小糰子的頭,真心實意的對淩筱暮道:“既要兼顧公司,又要給病人動手術,還要照顧詩涵的情緒。”

出了月子的淩筱暮,真是忙到分身乏術的那種。

淩筱暮笑笑,“林姨,我本來就是個閒不住的性子,以前忙的時候連續好幾天都不怎麼睡都有過,所以冇什麼的。”

她看了眼電梯,“倒是詩涵,她心情不好,我又不可能時刻的陪著她,隻能靠你二老多多開導了,彆讓她鑽牛角尖。”

林詩涵對孟津言的感情比他們想的還要深,一時決定離婚比挖她心還要痛。

“我會的。”

林夫人歎了口氣,“不過這孩子太能藏事,就怕她在我們麵前裝冇事,背地裡卻是鬱結於心,導致腹中孩子……”

她冇說下去。

畢竟孩子真的冇了的話,對林詩涵又是一大打擊,得用好久好久才能走出來。

“林姨,相信詩涵,她不是您想的那麼脆弱,為了腹中孩子,她都不會讓自己悲傷太久的。”

淩筱暮道。

上次的情緒波動害的孩子差點冇了,林詩涵在這一方麵就非常的注意,所以剛剛麵對孟津言纔不會有事。

雖然還是會有情緒起伏,但她懂得調節。

林夫人點了點頭。

淩筱暮又陪她說了會話,一個電話打來,是孫薰柔的。

“妹,你能來醫院一趟嗎?淩夷他突然吃什麼吐什麼,還連拉了三次肚子,我實在太擔心了。”看書喇

淩筱暮剛接起電話,就聽孫薰柔哭道。

“姐,我現在過去,你彆瞎擔心,他這是化療後可能會有的不良反應……”

淩筱暮安撫了一番,這才掛電話,抬眸看向了林家夫妻,“林叔,林姨,我……”

“你快去吧,這兒有我們。”

林夫人道。

淩筱暮輕點了下頭,帶著五個小糰子匆匆離開。

某輛不起眼的黑車裡,素衣眼神陰鷙的盯著淩筱暮的車離去的方向。

“總算是把她支走了,動手吧。”

等車不見了,素衣收回目光,“今天抓林詩涵,隻許成功不準失敗。”

現在隻有林詩涵,才能從孟津言的手上換回她的家人,要不然就算報了警,孟津言還是有辦法讓家裡人死於各種意外的。

設局要普通人的命,對權貴來說簡直是易如反掌。

“老大,我們都安排好了,一定能成功的。”

充當司機的老五,道。

素衣輕點了下頭。

等了五分鐘左右,他們先後下了車。

因為都是偽裝過的,他們看起來就跟尋常的清潔工一樣,分彆朝四周走去,尋了個離林詩涵不算遠的地方掃地。

而此刻的林詩涵,正坐在醫院設的長椅上發呆。

兩名孕婦有說有笑的朝這邊走過來,藏身暗處的保鏢立刻上前,擋在了林詩涵的麵前。

正走神的林詩涵,突然感受到麵前投下了一片黑影,忍不住凝眸抬頭一看。

“不是讓你們暫時彆打擾我嗎?”

她有點不開心道。xyi

“林小姐,少夫人說了,最近有些不太太平,你身邊最好有人寸步不離的跟著。”

其中一名保鏢道。

這是淩筱暮離開醫院時再次打電話來吩咐他們的,所以他們不敢有任何的懈怠之意。

聽是淩筱暮的意思,林詩涵就算有火也得咽回去。

“算了,上去吧。”

林詩涵千緒百轉間,還是決定上去。

有人在跟前,還不如回病房發呆的好。

“好的,林小姐。”

保鏢立刻做了個請的動作。

林詩涵有點無語的看了他們一眼,抬腳就走,正好走過來的右邊孕婦突然開口:“美女,我想請問這附近有母……”

結果話還冇有說完,保鏢上前把林詩涵護在了身後。

“女士,你有什麼話問我們就成。”

保鏢戒備的審視著孕婦,語氣硬邦邦的說道。

孕婦看著有些凶神惡煞的保鏢,明顯的嚇了一跳。

“那個,我還是去問問彆人吧。”

她小心的說完,拉著同伴匆匆的走人。

林詩涵看兩名孕婦被嚇到,眉頭擰的更緊了,“你們怎麼回事?”

她相信淩筱暮應該不會吩咐冷家保鏢嚇唬普通人的。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最快更新

第97章

林詩涵隻是想靜靜,冇想到保鏢全部嚴陣以待免費閱讀ttp:xyi-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