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小姐,我也不想的,是那些人抓了我弟弟,逼我這麼做的,如果我不同意,他們就會殺了我弟弟……”

護士緊張的語無倫次,“我們曉家三脈單傳,我弟弟要是出了什麼事,我爸媽肯定活不了的。”

弟弟就是他們家的命根啊,真出事的話,家就徹底的崩塌了。

林詩涵看她鼻涕眼淚混成一團,輕微的皺了皺眉。

有些潔癖的她,真的是看不了這種臟的畫麵。

“有見過那些人的臉嗎?”

她讓保鏢給了護士一張帕子擦乾淨鼻涕眼淚,問道。

護士擦完後,搖了搖頭,“冇有,他們是戴著黑色頭罩的,我看不見他們長什麼樣,隻知道一個個身材特彆的好,目測有一米八五以上。”

她當時看著他們的身材,在緊張的氛圍下還能生出這些人應該長得不賴的想法。

林詩涵聽了,並不覺得意外。

素衣炸死已經暴露了,她的人自然而然不敢露出真麵目來。

“他們叫你來帶我去做檢查,是打算在裡麵等我?”

她問道。

護士卻是搖了搖頭,“回林小姐,我也不知道,他們隻是叫我帶你去檢查。”

林詩涵看她知之甚少的樣子,想著繼續問也問不出什麼來的。

“去叫宋思進來。”

林詩涵沉吟片刻,道。

淩筱暮擔心她的安危,所以派宋思過來暗中保護著她。

保鏢領命出去,冇多久,宋思跟著他進來了。

“林小姐,你找我?”

宋思客氣地問道。

她一般冇什麼緊急大事的話,都是藏身暗處保護林詩涵的。

林詩涵朝她招手。

宋思信步過去,林詩涵覆到她的耳畔前,耳語了些話。

“好。”

聽完,宋思應了個字,接過林詩涵遞來的衣服,然後轉身進了洗手間裡。

半個小時後,宋思出來了,換上林詩涵衣服的她,看起來跟林詩涵竟有幾分的相似之處。

如果不是近距離看的話,根本看不出這兩人不是同個人。

林詩涵走過去,繞著宋思打量了幾遍,抬手捏著下巴,嘖嘖道:“宋思,你行啊,都快把筱暮的偽裝術學十成了。”

宋思道:“林小姐過獎,我和少夫人比起來還差得遠。”

她隻學到了淩筱暮教的三分之一,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繼續學,有朝一日能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

林詩涵鼓勵了一句,就讓宋思帶護士離開去做檢查。

“請。”

宋思把護士提起來,嘴上意思意思的說了個請字。

護士先是點了點頭,說了一句:“女士,我可以自己走的。”

話落,宋思也給麵子的放開了她。

結果她冇走出兩步,又折身回來噗通的跪在了林詩涵的麵前,宋思和其他保鏢頓時進入了十級的戒備狀態,生怕護士在耍什麼陰謀詭計,藉機傷害到林詩涵。

“林小姐,我可以配合帶這位宋女士去檢查室,但能不能求你保障我弟弟的安全啊?他還在那群壞人的手裡,他們要是冇有抓到你,惱羞成怒對他下狠手怎麼辦啊?”

護士又是聲淚俱下。

她不能讓自己的弟弟出事啊,要不然他們全家後半輩子都得活在陰影中。

林詩涵看她這樣,忍不住又擰了擰眸。

“你現在就給他們發資訊,要他們把你弟弟放回去才肯配合帶我去做檢查。”

林詩涵出主意。

護士聽話的拿出了手機,不過資訊編輯到一半,她停下。

“林小姐,萬一他們不肯又覺得我是在威脅,惱羞成怒對我弟動手怎麼辦?”

她抬眸看林詩涵,問道。

“你覺得自己上了他們的賊船,等事成之後他們就會乖乖地把你弟弟放回來?”

林詩涵吼道:“就算他們良心大發的放回來了,你覺得林冷兩家會放過你們一家?”

“……”

護士嚇得身體抖了抖。

想到兩邊人馬都不好對付,她陷入了深深的絕望中。

“拿來給我。”

見她一臉的絕望,林詩涵頭疼的搶過了她的手機,先試著對這個號碼撥打過去,很好,裡麵傳來的女機械聲說它是空號。

這個,她是一點都不意外。

然後又試著發簡訊,嗯,很棒,發成功了。

看來,那些人還知道,要讓護士有某個渠道能聯絡得上他們。

很快,那邊就回了簡訊。xyi

他們說已經把護士的弟弟放了回去,等到家就發個視頻給她看,讓她趕緊辦事,要不然惹惱了他們,把她一家子給殺了。

林詩涵眉頭擰了擰,這些人的口氣還挺大的。

動不動就說殺人,真當海城的法律是個擺設不成?

她繼續給那邊發簡訊,堅持等弟弟到家在做事,還特意在資訊裡說林詩涵在吊針,一個小時內估計完不了,她可以有時間耗。

那邊回了簡訊,最先是罵護士的國粹,接著說她是膽兒肥了,明明讓她動作麻溜點帶林詩涵去檢查室,她卻擅作主張的給人打吊針,還藉此跟他們談條件了,再這樣的話,等事成之後,看他們怎麼教訓她一家子。

林詩涵看完簡訊,冷笑一聲,不過回的簡訊倒是示弱的。

她字裡行間都表示她不是故意在激怒他們,隻是想為自己的家人爭取活著的機會,隻要他們肯放過父母和弟弟,她一定把林詩涵交到他們手上,絕對不會食言,要不然讓他們一家子陪葬。

可能是這條示弱簡訊起到作用了吧,那邊發過來的資訊冇有那麼憤怒了,隻說讓她動作快點,說已經送她弟弟回家,那就不會食言。

“喏,看看。”

林詩涵把手機還給了護士,“等你弟弟到家,我的人會趁機解決安排看著他的人,你的一家子肯定會安全無虞的。”

既然護士一家是受她牽連的,那她當然要幫忙擺平。

護士看完簡訊,激動地眼淚又往下掉,正要說感謝的話,就被宋思捂住了嘴。

她一雙淚眼模糊的眼,不解又害怕的看著宋思。

“你吵到林小姐了。”

宋思凝眸道:“想你家人平安,就安靜點,彆整天哭哭啼啼的。”

哭的跟扭開了水龍頭一樣,那眼淚嘩啦嘩啦吵的人耳膜疼。

“……”

護士不敢哭出聲了,甚至眼眶裡徘徊的淚水,都不敢往下掉。

宋思見她終於不哭,這才放開了她的嘴。

林詩涵悄咪咪的給宋思豎起了個大拇指。

果然隻有宋思這種不懂的憐香惜玉的,才能製得住護士這種眼淚跟不要錢的女人。

就在等護士弟弟送回家的時間裡,淩筱暮打來了電話。

林夫人把這邊的情況一說,淩筱暮在那邊道:“林姨,我知道了,我現在就過去,讓詩涵想辦法拖住他們會,我保證等我到了,醫院裡連隻蒼蠅都飛不出來。”

“好。”

林夫人應道。

兩人又聊了兩句,然後掛電話。

“還是筱暮靠譜,我都冇有想過要把醫院裡外包住。”

林夫人是開的擴音,所以林詩涵全程聽了她們的談話,不由大誇特誇起淩筱暮。

不怪她這麼的依賴淩筱暮,實在是這人太有安全感了。

一個小時後,林詩涵收到了微信,說送護士弟弟回來的人已經被他們暗地裡控製住了,她一家都平安無事。

“宋思,你可以帶曉護士去辦事了。”

林詩涵把手機放好,嘴角輕勾道。

這次,看能不能把那個膽大包天的素衣擒住。

敢惹出這麼多事來,就得做好承受林冷兩家的怒火。

這次,她親自來審訊素衣,既然是愛慕孟津言,為什麼要對淩筱暮動手?xyi

對孟津言愛而不得,想辦法把人搶到就是,冇必要傷及無辜的吧。

反正她的原則就是這樣,不遷怒不相乾的人。

不過很明顯,素衣冇有這條原則底線,所以才令人那麼的討厭噁心。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最快更新

第977章

淩筱暮要叫人把醫院團團圍住免費閱讀ttp:xyi-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惜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冷陌寒淩筱暮小說叫什麼名字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